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8 年 07 月 29 日

愈大鑊愈快樂 揭工程界「貪狼」掠水黑幕

西九M+博物館承建商爆出財困欠薪,西九管理局竟然直接向分判商支付工程費,讓工人繼續開工,惹來外界擔憂工程出現監管漏洞,令分判商容易出蠱惑報大數,導致項目大超支、甚至陷入爛尾危機。

有工程界人士向本刊爆料,指部分行家一直習慣在工程展開後,千方百計找借口加大支出,尤其在政府奉行價低者得的投標政策下,很多承建商搶得工程後,經常以原定物料供應短缺、要轉購其他代替品等理由,申請追加工程費,從而賺到盡。

若工程遇到無法預計的因素而導致嚴重延誤,這些工程界「貪狼」更會視之為掘到金礦,總之問題「愈大鑊」他們就「愈快樂」,因為施工期拖得愈長,部分承建商及分判商,便有更多時間和機會掠水,當中以工資、雜費報大數最常見。

翻查本港過去十多年的逾十億元基建工程,有二十多項出現超支;而近年大型基建項目的超支情況更見嚴重,其中預計最快明年通車的屯門赤鱲角路,因改道等原因令工程延誤,承建商向政府索取高達一百二十五億元賠償;至於沙中綫土瓜灣站,則因掘出古蹟需要改動設計,又要額外補貼一百二十億元,幾乎統統都要納稅人找數。

有工程師及立法會議員認為,政府必須檢討現行工程的招標政策,以及加強對工程的監管工作,才能逐步拆解「價低者得」這個超支炸彈。

本港大型基建密集式推出,令建築界人力資源失衡,工資及施工期亦因而受影響。

「近年不少承建商入標競投政府工程時,都會將正常造價調低兩、三成搶標,因為他們知道只要中標,在展開工程後就有大把方法追回,很多時埋單一計,甚至比預期賺得更多。」一名工程界人士向本刊爆料說。

他還透露一些「避輕就重」落標技巧,「承建商寧願在人工或其他支出上報細條數,都會刻意在較特別的建材項目中加大價錢『搵真銀』,例如工程指定用某種冷門反光面鋁窗,承建商知道市面沒有太多比較,便泵大銀碼,將一隻窗由六千元變一萬元;又例如明知窗框需要特定油漆才可上色,裝嵌方法亦與別不同,於是一併報大數。」

預計明年啟用的西九M+博物館,爆出承建商陷財困,無法支付工程費給旗下十六個分判商。

 

轉材料食差價

該工程界人士續說:「另以鋪草皮為例,曾有一項工程,標書寫明只鋪十平方米,但承建商收到消息,該項目日後大有機會增加鋪設面積,於是將草皮價錢大幅提高,最終真的要增鋪至一百平方米,承建商因而賺到笑。」

此外,借故更改建材物料亦是常見掠水手法。他說:「例如標書本來批了用四千元安裝一趟鐵閘,承建商到訂貨時會以供應商冇貨、趕不及起貨、該型號已停產等借口,要求轉用價錢較貴的鐵閘,獲批後便可向政府追加費用;又或轉用價錢比標書更低、但聲稱質量差不多的產品頂替,更可食埋差價,閒閒地掠一百幾十萬元。」

沙中綫灣仔地盤今年一月及五月三度發現戰時炮彈,令地盤要緊急停工。

該工程界人士批評,政府近年密集式推出多項大型基建工程兼急上馬,以致包括地質勘測和檢測潛在危險設施等的前期「可行性研究」(Feasibility Study),因經常要趕交報告而做得不夠仔細,「『可行性研究』功夫不足,會令前期工作出現不少阻滯,繼而嚴重延誤其後工程。諷刺的是,問題愈大鑊,時間拖得愈長,那些被稱為工程界『貪狼』的蠱惑承建商及分判商就愈快樂,因為除了索償之外,還有更多時間及機會掠水。」

土木及結構工程師蘇耀坤說:「任何不在合約上寫明的原因拖慢工程,承建商就可索償,目前大部分向政府申請延誤索償的理據,都是指向前期工夫做得不足。例如早前灣仔沙中綫地盤三度發現戰前炮彈而令地盤停工,便有指是歸咎前期工作做得倉促,未能及早勘探發現及處理所致。」

地盤每次受突發性事件導致停工,承建商都會繼續支薪給工人,但事後均會向工程項目的大業主索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