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寵物  > 寵物醫健 2018 年 07 月 15 日

阿棍屋老狗的寧養之家

早前網上吹起一股「佛系」熱潮,指甚麼都不用做,只要「緣份到了」就自然會有收穫。

而創辦阿棍屋的Ivy,就不做個「佛系創辦人」,而是事事落手落腳,每日身體力行照顧一眾年老狗狗。不等緣份自然到來,在這個暫托之家,親手展開和延續與狗狗們的緣份。

阿棍屋的一眾狗狗雖然身體虛弱,但有Ivy的愛護。

阿棍屋位於元朗的偏遠地區,而名字「阿棍」,原來是創辦人Ivy從前所養的一隻洛威拿。當時阿棍陪伴Ivy走過人生低潮,後來牠因病離世,愛寵成為她救助狗狗的動力。加上受到同樣愛狗的丈夫支持,成就了今時今日的阿棍屋。與一般狗場不同,阿棍屋主要救助老狗,照顧年老又受病魔折磨的毛孩們,提供暫托之家,活像人類長者的療養院,讓牠們可以在適當照顧中安度餘生,當然亦希望有心人可以領養狗狗,有個真正的家。

Ivy與丈夫都是愛狗之人,狗狗就是膝下兒女,因為愛寵經歷加上佛教理念,令她產生一份使命感,就似被選中的一位,去照顧各位有緣遇上的弱小動物。「既然上天給予我機會去做,就好好把握吧,用我雙手幫助牠們,好像佛教說為眾生解苦難。佛教不支持安樂死,而且生命長短不是由人決定,只要有一線生機都應拯救。而且,可以照顧牠們到終老是我的福氣。」Ivy說。

欄杆上掛有所有狗狗的個人資料。

 

照顧動物的使命感

本來阿棍屋於元朗有個千多呎的小型場地,主要讓情況危急,或流浪貓狗TNR計劃(Trap Neuter Return)的動物休養。可是有需要的動物數量愈來愈多,舊址實在不勝負荷,只好再覓新址,去年就找到現時的新場地。不過,原來尋找場地又是一大難題。「當時上網找過,又走遍整個元朗,都找不到合適的場地。不是因為價錢高昂,就是因為業主不願意租用作為狗場,又或因為附近有村民,擔心衞生和噪音問題。」 Ivy說。幸好,最終讓她找到這個萬多呎,又附有基建的寬敞場地。省下了一筆成本,讓更多老狗可以來到阿棍屋寧養。

寬敞的場地內住了五十隻狗狗,有被人遺棄的,也有從漁農處救回來的,隻隻都有屬於自己的私人空間。Ivy說指,因為每隻狗都有自己的性格,加上如有傳染病會急速散播,未必適合全部安置同一空間。因此了解過狗狗性情後就分隔住宿,可以與狗相處的就放在大範圍內,有特別需要的便居於獨立籠內,在籠中的狗狗就每日三次在場內散步。場內五十隻狗狗包括老弱殘兵和病重的老狗,日常照顧重任,都落在Ivy一人身上。單是清潔、餵食及餵藥等工作已佔她每天一半時間,憑她一臂之力,勉強能完成每日任務,即使有義工幫忙,但也日復日由早上九時多一直工作到深夜三、四時,每日更要在大小場地「兩邊走」,為狗狗疲於奔命。而訪問當日下着瓢潑大雨,幸好無阻各位愛狗義工到來,他們是來自不同年級的中學生,專程由沙田來到位於元朗的阿棍屋。

Ivy每日都親手打理狗場,下圖是狗狗所需的生活用品。

 

 

 

一群愛狗的中學生無懼大雨,訪問當日來到阿棍屋做義工。

 

寧養中的老弱毛孩

這個溫暖的寧養之家,有不少老弱狗狗正在休養身體,記者跟着Ivy走過阿棍屋的不同角落,看看各位老友記的狀況,Ivy邊行邊分享幾個關於狗狗的生命故事,個個來到阿棍屋前都有段心酸經歷,而這些被人類當作垃圾的生命,來到就成為了Ivy的珍寶。

「黑妹患有末期肝癌。有天我到獸醫診所時看到有隻黑狗躺在地上,有兩位女士在牠身旁,我好奇一問,才知道她的病情,前主人正打算將牠人道毀滅。雖然身患癌症,但我看黑妹仍願意進食,所以我請她們把黑妹交給我照顧。雖然我不知道黑妹還有多少日子,但我接回來照顧至今,牠比預期壽命活多一個月了,而且精神狀況良好。」

黑妹患有末期肝癌,但有Ivy照顧,比預期活得更長。

 

在黑妹的不遠處,有隻年紀老邁的洛威拿正躺着,牠名叫洛洛,因為脊椎下塌而下肢癱瘓,需要人手放尿,更患有心肺腫瘤。洛洛早年是隻勇猛的貨倉狗,可惜因為年老失去當日「看門口」的本領,就被倉主狠心棄於倉外,後來輾轉來到阿棍屋。獸醫指現時已經無法令洛洛康復,但Ivy認為洛洛仍然可以在有限的時間過有質素的生活,因她在洛洛眼仔碌碌的雙眼看到生存意志,亦肯進食。日前她為洛洛訂造輪椅,以協助活動。

在Ivy日常工作的辦公室裏,聚集了幾隻小型犬,其中就有患癌、頭頂光禿禿的八歲貴婦狗Bailey。Bailey先前有家長照顧,可是生病後家長把牠交到朋友手上,朋友再把牠帶到阿棍屋。Bailey先前患有胰臟癌,胰臟脹大近兩倍,當時牠不願進食,血小板指數極低,後來切除胰臟一直在阿棍屋休養。可惜三個月前再度拒絕進食,經檢查後發現患上淋巴癌,要一直注射化療針,但因為血小板低所以要靠場內狗狗先輸血,才可接受化療。每個月Bailey就要面對化療、驗血、服藥,再化療的循環,也因此出現屙嘔及脫毛。不過牠雖然瘦弱,訪問當日也中氣十足,在屋內走來走去,更讓義工搓肚子非常享受,沒有半點要放棄治療的模樣。

上圖Bailey因化療令頭頂毛髮脫落,而下圖的洛威拿則下肢癱瘓及有心肺癌。

 

 

 

有別於被遺棄的狗狗,側側除了有Ivy照顧,更有家長疼愛。早前Ivy為一位患病婆婆暫托了側側,牠因為中耳發炎令頭部無法平衡,而變得「頭側側」。側側的家長是位老邁的婆婆,多年來同一屋簷下,這位愛心婆婆平時更會餵流浪貓狗。可是因為病患關係無法行走自如,更要照顧丈夫,所以無法再照顧同樣年老的側側,經村民聯絡後,牠來到阿棍屋生活。這不代表婆婆放棄愛寵,婆婆出院前後每周都有來探望側側,每次更特意準備飯菜。側側的腎臟功能很差,又舉步維艱,所以Ivy為牠配上輪椅活動,又在輪椅加上枕頭讓牠的頭部較舒適,另外也會帶牠接受針灸。「如果婆婆不來,側側更會發脾氣。牠們都說得上是同病相憐。」Ivy感嘆。場內還有其他療養中的老狗,不少也活潑開朗,看見義工們都興奮得走來走去,不帶老人家的老態。

側側的家長定期會到來探望,因為行動不便緣故,牠擦傷了面部。

 

 

 

人與動物 微妙關係

Ivy認為人與動物之間的緣份,就似有紅線牽引着。「曾經有隻名叫Lulu的狗狗,牠的家長是位老伯伯。伯伯要截肢洗腎,後來到了老人院生活,當時我會定期帶Lulu到老人院探望伯伯。後來伯伯走了,出殯當日Lulu突然『胃扭轉』,也一同往生了。」她分享這個故事,也感嘆人與動物之的微妙關係。

Ivy成立阿棍屋,最重要當然是讓老弱狗狗可以安心靜養,更希望有心人可以領養牠們,因此交托毛孩予新家庭之前,要先治好身體。阿棍屋每月的基本醫療費約五至八萬,更未計租金及其他特別支出,例如針灸等特別醫療需要費用,而資金的來源,就靠善心人的捐款。而她自己特別希望幫助體弱動物,也因為自身的患病經歷。曾經經歷病痛的Ivy走過人生谷底,卻因為開始照顧狗狗,反而令身體變得強壯。因此對Ivy而言,一眾毛孩就像老師,她也不時受邀出席機構講座,分享她與動物的故事。

而在阿棍屋照顧老狗的時光,Ivy坦言承受過不少輿論壓力。「有些人會認為,把狗狗放在籠裏不是個好方法,也有人認為我不是所有流浪動物都拯救。首先這裏人力有限,加上狗的身體狀況與性情不一,全部放在一起未必是好事。而且對未接觸過狗或希望領養的人而言,會較方便了解狗狗性情。另外如果動物有傷患,我一定會拯救,可是有時收到的求助個案,只是生活在野外的貓狗,剛巧在求助人面前走過,而有些動物其實習慣生活野外。」她說。因為有參與TNR,Ivy見過不少絕育後休養的狗狗,不斷咬籠和吠叫,根本不適應室內生活,加上牠們長時間逗留的話,很可能失去野外生活的技能,也會失去從前在街外與其他人和動物的「網絡」,所以她最多讓牠們休養兩星期。

透過阿棍屋,Ivy期望可以幫助到社區與獨立義工,亦盼望公眾不要討厭動物。她看着熱心的年輕義工們說道:「我希望可以長江後浪推前浪,感染年輕人一起幫助動物。要是自己都不親手做,如何得到別人認同,再鼓勵人參與其中?」

雖然年紀大,但可見狗狗們都精神奕奕。

 

支持阿棍屋拯救工作

看過各位年老毛孩的故事,如果有意參與義務工作照顧老狗,可以成為義工親身照顧狗狗。另外也可以透過捐款支持,除了日常開支外,阿棍屋近期亦正進行加建工程,提供更完善的容身之所,令更多狗狗受惠。

地址:新界元朗錦田馬鞍崗232號

戶口:中國銀行012-737-1-028938-8(阿棍屋有限公司House of Joy & Mercy Company Limited)
   滙豐507-8-001-350(Tse Y Y)

慈善團體編號:91/15201

捐款100元以上,可發出捐款收據作為扣稅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