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8 年 07 月 15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世界盃,吃不完

正要走進銅鑼灣時代廣場City'super,入口處的攤檔有塊綠茵球場模型板,又有「Goal !Goal !Goal !」標語,分明藉世界盃大做生意。攤檔左右兩側是薯片,擺在正中竟然是杯麵!繞攤檔一圈,彷彿速讀了一遍睇波零食發展史。

薯片是傳統睇波送啤酒的恩物,如今真的淪為配角?早年薯片品牌不多,番書仔歸來多選Lay's,少飲洋水的香港仔則至愛珍珍,至於筒裝的鬍鬚佬薯片,可能只有小孩子才喜愛。我不愛吃Lay's,與未讀過番書無關,縱使有廿多種口味,但那種硬卡片式口感非我所好,更何況卡樂B和多個日本本土品牌薯片有半百種口味,不僅味道多變,還在於不斷創新,幾年前的出前一丁拉麵味薯片,堪稱一絕。

有一段日子睇DVD睇波沉迷花生啤酒送電視,但不是在酒吧豪情的剝殼花生,畢竟在家剝花生殼碎屑清理麻煩,每次過澳門總在時香搜羅蒜茸、南乳、芥茉、魚皮花生和腰果回來。不過,愈方便愈大鑊,手的動作根本無停過,一粒接一粒放進嘴巴,結果頂住個胃第二日飯都吃不下。

更難消化是魷魚絲,偏偏最惹味是它,但別以為它軟如絲,柔韌不等如入口便化,牙骹最疲累便是招呼魷魚絲。見過如枕頭般大的袋裝魷魚絲,十個人吃十個月也吃不消。選吃辣味的,是聲線的無形殺手,開始開咪生涯更警惕了。

梁家權攝

魚類零食中最難鯁的是魚乾,日本很多小魚乾零食,很多都製得非常硬,本來牙齒是無堅不摧的武器,但魚乾仔的小魚鰭、魚尾,猶如尖刺利刃,舌頭喉嚨損傷難免。吃零食,何必捱傷痛!

City'super的世界盃零食攤檔中,日式水煮海產罐頭佔的份量也不少,以鯖魚、吞拿魚論,水煮汁煮都不算美味討好。日本製的海產罐頭已較葡萄牙小罐頭更會調味,只是多年吃的經驗累積,只有一種醬漬鰤魽最得我心。

這兩年去葡萄牙好幾次,家中有多罐魷魚和魚罐頭,單是沙甸魚已有五種口味,但始終是茄汁和辣味橄欖油浸的較好吃,而且地捫和泰國牌子好像比葡萄牙的好吃抵吃。至於魷魚和魷魚仔,甚麼口味都贏不過日本。但是,為了清理存貨,世界盃在月中打決賽之前,主力仍要吃葡萄牙罐頭。

買的時候並非眼闊肚窄,而是總抱着嘗新和好奇的良好願望,又覺得罐頭細細多買一些也無妨,結果十多廿罐堆在櫥櫃內,須帶着不情不願的心態逼自己解決它們,真的不抵可憐!可是,前事不忘,卻不是後事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