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專訪 2018 年 07 月 03 日

如願以償 趙麗如

前無綫新聞主播趙麗如(Bonnie),現為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新聞系副系主任。以前站在前線崗位的她,日日衝鋒陷陣搏到盡,但婚後甘願退下火線,做個賢妻良母。

已有兩子一女的她,為了子女更是義無反顧拼到底。當年大女出世,粉臉有兩個五元硬幣大的紅色胎記,每次帶女兒外出都受盡冷嘲熱諷,慶幸女兒接受激光治療四年後,終除去胎記。其後她歡天喜地懷有孖仔,可惜佗B四個半月,卻得知患上高危的「雙胎輸血症」,醫生建議她做人工流產,但她堅決不從,決心打一場硬仗。

她的堅持,成功換來一家五口的齊齊整整,「我嘅人生算係超額完成,可以同兩個仔打呢場硬仗,帶佢哋嘅生命返來。」

 

 

跑在前線

訪問當日,趙麗如在大學的辦公室裏,準備了四、五套衣服供拍照用,做事的態度依然專業,「當年跑新聞乜都要自己做,化妝、髮型,又要帶唔同嘅衫出街,個袋有四、五本黃頁,以防唔夠高。有時一男一女報道,兩個差唔多高度,上鏡會好睇啲。」

趙麗如現在是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新聞系副系主任,這天沿途見到不少學生及裝修工人,她都會主動打招呼。對學生,她好上心,當知道有畢業生翌日要去電視台面試,她特地為其安排錄影室作訓練,「以前做記者好易憎,又無耐性,因為要趕deadline。新聞出街會睇到即時反應,尤其係出咗踢爆醜聞嘅報道,即刻會有人出嚟道歉,我覺得對社會好有貢獻。o依家喺教育機構工作,所謂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教育係有深遠意義,可以影響一代人。」

回想當年跑新聞的日子,趙麗如滔滔不絕,「我真係好鍾意呢份工,自由度大,錢又賺得多,可以同時拎記者同主播兩份糧,因為我跟領導人條線,會識埋領導人嘅智囊團,採訪領導人,好似聯合國大會,見多識廣。我哋又要四圍去,仲有機會去有疫症嘅地區,好似非洲。每次出差打一支防疫針,打完針六個月內唔可以有BB。」直至她希望與任職律師的丈夫,生兒育女,才在迫不得已下,放下十多年的新聞工作。

甚少露面的趙麗如,風采如昔,「我成日話自己係實力派,唔識打扮,自從做咗阿媽之後,成日叫小朋友搽防曬,以前我從來唔帶遮出街,濕少少有乜所謂,我個年代唔知道,都係我家姐教我護膚。」

 

那些年開着電視,準時會見到趙麗如和拍檔李燦榮報道新聞,二人的專業形象,深入民心。

 

趙麗如做記者時,衝鋒陷陣,下着雨都親身上陣作現場報道。圖為97年6月30日,她在港督府外進行回歸直播。

 

愛的胎記

有捨才有得,如今趙麗如的大女已經十一歲,孖仔七歲半大,然而幸福並非必然。她曾經歷苦難,才將三個小天使平安帶來世上。當年大女出世,左眼下的面頰有兩個五元硬幣大的深紅色胎記(砵酒痣),仍在手術牀上的她,聽到醫生說胎記未必會隨時間消失,不無失望,之後她帶着女兒先後看了六位醫生,於女兒四個月大時,開始接受激光手術,她心痛地說:「做咗九次激光,每次陪個女做手術,見到激光一下一下咁打落去佢面仔度,我擔心到差啲當場暈倒。」

花了四年時間,終於為女兒洗清胎記。香港看似文明,但於這四年間,她受盡親友、鄰居及陌生人的歧視和冷言,既被小女孩譏笑污糟,又被親友抨擊其家中風水不好。她帶女兒到遊戲組上課,更被部分家長投訴,指其女兒「嚇親人」要求其調班。雖然她每次都一笑置之,唯一一次,她真的發火了。

「有次推BB車喺超市排隊俾錢,有兩個着得好光鮮嘅女人,指住我個女話胎記咁大,話我一定前世做咗陰騭事,報喺個女身上,抵你死!其中一個女人仲伸手想摸我個女嘅胎記,我好嬲,話要報警至喝停到。」

言語的威力,像刀刃能刺穿人心,亦能溫暖心扉。曾有個衣衫襤褸的剪草工人,特意跟她說:「太太,我來自農村,無乜知識,但鄉下人相信,前世BB都係你個女,希望今世可以再續母女緣,所以喺塊面留個印,希望你認得佢。」令她觸動不已。「個女出世至今,第一次有人咁安慰我,我好感動,喊到成面眼淚。」

一家五口齊齊整整,實在得來不易。趙麗如花了四年時間,為女兒(中)做咗九次激光手術,終於洗清胎記。

 

大女出世時,面上有兩大撻紅色胎記,四個月大便要開始接受手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