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8 年 07 月 06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比利時料理:法國「質」德國「量」

很多人都未必知道,大約兩百年前,荷蘭、比利時、盧森堡曾經屬於同一個國家,後來因為宗教和歷史文化等原因,後兩者才分裂和獨立出來,成了如今三個國家。

有人或會覺得難以想像,如果兩百年前曾經是一家,正如本欄之前寫過,荷蘭食物實在難吃,那麼為何比利時料理卻好吃呢?

部分原因是因為比利時毗鄰法國這個美食之國,所以烹飪技巧亦頗受法國影響。事實上,比利時這個地區在史上曾經幾度轉手,由不同國家統治過,在拿破崙稱霸的時期,更是法國的一部分,到了拿破崙戰敗後,才併入荷蘭,再在一八三○年爆發獨立運動,之後才建國。

有人形容,比利時飲食有德國飲食的「量」,但更重要的是,卻有法國飲食的「質」。比利時更被譽為擁有最密集米芝蓮三星餐廳的國家,並以此為榮,據稱甚至還超越了法國。當然,這大概也得益於歐盟總部設在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試想,在這冠蓋雲集之地,消費力十足,難道好的餐廳和美食還會少嗎?

比利時美食的代表,便是海鮮,尤其是青口,再加上令人無法抗拒的朱古力,還有窩夫(waffles)、炸薯條,和啤酒等。

白酒煮青口被譽為比利時的國食,通常是一鍋青口再加一盤新鮮熱辣的炸薯條一同上桌(見圖1)。當地青口品質優良,入口無渣,以白酒、牛油、忌廉,再加上洋蔥等蔬菜來簡單烹調,已經十分美味,再以炸薯條點鍋底的白酒忌廉青口汁來吃,同樣美味,比起在快餐店以薯條點茄汁來吃,實在高出太多。

 

但是如果以為比利時只有青口吃,那就未免太小看人家了,冰鎮海鮮拼盤是例牌菜(見圖2),還有白酒忌廉龍蝦(見圖3),都令人大快朵頤。其實,這種以白酒、牛油、忌廉、再加上蔬菜煮的料理,正正就是法國北海岸如諾曼第的烹調特色。

 

 

 

但最讓我回味的,還是一碟牛油香草蟶子(見圖4),初嘗時只覺驚艷,三扒兩撥掃光之後,忍不住要再encore多一碟。在香港吃蟶子吃慣了豉椒炒或蒜蓉蒸,今次換上牛油香草,完全是另一番滋味,也更能吃到蟶子的甜美。那碟蟶子是在一間叫Mer du Nord的餐廳吃的,那裏沒有座位,大家只能站着吃,但卻仍然其門如市。

 

很多遊客到布魯塞爾,都會到著名的Bouchers這條遊客海鮮街吃海鮮,但其實這裏跟其他名城的遊客區一樣,食物又貴又不特別好吃。當地人最常去、最地道的海鮮街,其實是聖凱瑟林(Sainte Catherine)教堂附近的Quai aux Briques街,而Mer du Nord就是位於這裏。當我跟酒店的receptionist提到要去Mer du Nord吃海鮮,而非毗鄰酒店的Bouchers街時,她立時對我另眼相看,並豎起姆指。

另一間我想向讀者大力推介的海鮮餐廳是Chez Francois,也是位於Quai aux Briques街。不同Mer du Nord的街坊,這裏是fine dining,無論前菜、主菜、甜品都做得超好吃。圖中的青口、龍蝦、海鮮拼盤,我都是在那裏吃,且更一連光顧了兩晚。

除了到布魯塞爾吃海鮮之外,我那趟比利時之行,也有去水鄉小城根特(Ghent)住了兩晚。根特不是甚麼大都會,更非歐盟總部布魯塞爾那個級數,原本對這裏的飲食也沒有太大的期望,經當地人推介,去了一間貌不驚人的小店晚飯。這裏沒有海鮮,也好,轉一轉胃口,叫了兩個meat dishes,一碟是蘑菇燴豬柳(見圖5),另一碟是紅酒燉肉(見圖6)。食物上桌,一試之下,只覺驚艷,比起香港五星級酒店的水平,有過之而無不及。紅酒燉肉在西歐是十分普遍的一道菜,但這晚點的是紅酒燉牛面頰,十分講究,而正如前述,這裏只不過是一間路邊小店,一個meat dish也不用二十歐元。

 

 

經過這趟旅程後,認識到歐洲的美食國度,除了意大利、法國、西班牙之外,至少還有一個比利時。這裏的料理或許不如前述三國般自成一派,稜角分明,但味道卻肯定一流,讀者下次到歐洲不妨一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