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8 年 06 月 30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共享經濟在香港

不少人詬病,香港在多個新經濟的領域,如網購、無現金支付、區塊鏈、共享經濟等,都落後於內地和其他地方。就拿共享經濟為例,Airbnb、Uber 和共享單車等,在外國和內地已是成為以千億計的大生意,但在香港,這些公司到今天還只能藏頭露尾地經營。香港政府極度信奉安全系數,不會第一時間擁抱任何新興事物。而且,要政府規管即是要立法,在今天的政治環境下,任何要經過立法會的事,政府只在迫不得已時才會去做。

不過話得說回來。共享經濟也不是每個範疇都值得擁抱的,因為每個城市都有其獨特性。Airbnb這個民宿平台,意念非常好,家裏反正有地方,與人分享又可以賺些外快,何樂而不為?但在香港這個民居極度稠密的地方,這做法很有問題。我們有一套嚴謹的旅館發牌制度,確保酒店旅館的設備符合建築結構及消防安全等方面的標準。旅館一般也只可以在商業樓宇,或商住樓宇的商業個樓層經營,以免其他民居受到滋擾。但Airbnb把這制度完全顛覆,旅客的安全得不到保障之餘,附近居民要面對每天進進出出的閒雜人等,而對那些花費了成本來遵守法例要求的持牌旅館(包括持牌的「民宿」),亦十分不公。

在Airbnb的香港網站,見到不少放租的「民宿」單位,看照片真的頗吸引。網站還在積極招募中,說一個位於中環的單位,每月可為你帶來多至一萬五千元的額外收入。政府的態度似乎是開一隻眼閉一隻,還未採取有系統的執法行動。不知是否打算這樣容忍下去,要等到發生事故時才有所行動?

這種政策混沌狀態,也見諸共享交通,如Uber和滴滴出行等平台。當局早前抓了幾個Uber的主事人,但之後沒下文,這公司現在繼續高調地營運。在的士服務普遍欠佳的香港,Uber 的出現的確帶來了渴望已久的競爭。這點對消費者是好事,但消費者要知道這種服務基本上是非法的,出了事故的話保險不會賠償。

Uber司機的服務的確好些,但價錢也相對高。我發覺的士行業最近也有自強起來的迹象,我差不多每天都坐的士,所以我的經驗有一定參考價值。現在十程車中約有六至七程,司機的態度算得上合格(以前是二至三程);有五程司機會對你說多謝(以前基本上沒有);有三程會在你說出目的地時,應你一聲,不像以前那種全程零交流。

比對Uber,的士最大問題,當然是你要它時老是攔不到。但自從用上了幾個電召的士網站,這問題已較易解決。即使在繁忙或交更時間,只要你肯給十至二十元小費,基本上可以召得到。至於較長的車程,如去機場,的士其實較便宜,而且差不多即叫即到。所以對我來說,Uber的唯一好處是讓的士行業知道,他們做的已不再是獨市生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