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8 年 06 月 15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規管街頭表演

旺角西洋菜街的行人專用區開放了十幾年,住在附近的居民當然不勝其煩,市民的回應也只是好壞參半。若當局不打算全面取銷,某種形式的規管,似乎在所難免。也許有人認為「官」的職責就是要「管」,但其實官員一般都不很愛管,除非危機湧現,或真的出了事,才不得不管。二○一○年我在民政事務局工作,當時這個行人專用區的運作還算相安無事,擺攤的人和表演者尚能發揮自律精神。但之後這個隱然有序的生態開始瓦解,噪音和各種滋擾日趨嚴重,在旺角區議會的促請下,當局在二○一四年下令只在周末和公眾假期開放專區,周一至五則恢復通車。

其實在香港這個人口極度稠密,空間極為狹窄的地方,任何佔用公地,或發出聲浪的活動,都應該予以一點人性化的規管。康文署在其管轄範圍內引進的自由表演、西九龍文化區的露天街頭表演,都有一套申請制度,有序地運作。旺角行人專區這個最熱門的自由表演區卻沒有規管,究其原因,是因為行人專用區本來是一個交通管理措施,執行部門是運輸署,而不是康文署,叫運輸署憑甚麼去跟一群band友、街頭歌星、雜耍藝人、甚至跳舞的大媽周旋?

 

 

根據本周刊報道,那裏開始出現一些「歌霸」,壟斷有利位置來圖利,當局實在須要禁絕。政府部門應該打破一些框框,讓管文化的部門進場,梳理一下這個行人專區的管理模式。某政黨上周在那裏試行了一個管理方案,根據聲浪大小和民居的距離劃分各表演區,分配表演時間,控制分貝,先到先得。這方案有其可取之處,但我認為街頭雖不是正規舞台,表演到底是表演,水平不應低過某個門檻,所以不可先到先得。

要甄選表演者誠然有點敏感,容易被評為扼殺藝術和表達自由,但是個「必要之惡」。任何自由都不是絕對的,要免費利用公眾地方表演,便須有娛人的本領,不能縱容「藝術自瀆」—即那些只有自己享受,別人卻不堪入目的表演者。其實在大部分西方國家,和一些亞洲城市如台北等,也有甄選街頭表演者的做法。有關部門只需花點錢,請一些有一定公信力的音樂界朋友來負責評選工作便可,同時也可以確保表演類別的平衡和多樣性。

至於其他人流密集的公眾地方,如行人天橋、隧道、廣場和碼頭等,要規管的確有點難度。現行政策的主調是容忍,主要由警方執行,只要不構成嚴重阻塞或滋擾,便開一隻眼閉一隻眼,或在收到投訴時才採取清掃行動。這等表演良莠不齊,但市民大眾一般都能包容,所以一動不如一靜,還是不規管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