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0 年 08 月 07 日

賣私隱風暴愈捲愈大 八達通內亂大披露 (詳盡版)

八達通被踢爆多年來出賣用戶個人資料牟利,事件愈挖愈臭,被批評大話連篇的行政總裁陳碧鏵,勢將落台以平民憤。

本刊循多個渠道了解,做客戶推銷上位的她,把用戶資料愈賣愈過癮,加上只看業績的八達通董事局長期採取放任態度,致令行政總裁獨攬權力有莫大關係。

雖然私隱專員公署已介入調查,但八達通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倒賣客戶資料在多個行業均廣泛存在,市民的個人私隱資料,在不知不覺間早已賣通街。

已有離職準備的陳碧鏵,本周一上班時回應本刊查詢表示「現階段唔方便講太多,多謝關心」,期間一直保持笑容。

「如無意外,陳碧鏵應該無得留低,八達通董事局已開始物色長遠人選,接手處理這個燙手山芋。」消息人士透露,今次風波令八達通誠信嚴重受損,作為大股東的港鐵,已準備派人暫代行政總裁職務,首要目標是盡快重建公眾對八達通的信心。

本刊得悉,八達通董事局早在陳碧鏵上任前的四年,已知道公司開始出售用戶個人資料賺錢,但因法律意見指沒有違規,且不少公司也是這樣做,故大家都不覺有問題,也沒預計社會的反應如此激烈,「八達通管理層現在當然明白有嚴重風險,相信日後再也不敢出售用戶個人資料。」

消息人士認為,陳碧鏵處理今次事件中,做得最差是一開始便強調「八達通並無向任何外間機構出售用戶個人資料」,結果被有份買料的公司前員工踢爆講大話,「至今也不明白她為何會公開否認,或真的如她所說,在理解上出現偏差。」

陳碧鏵由家人護送步離跑馬地寓所,登上專用的公司車上班。

港鐵上周五召開董事局緊急會議後,八達通非執行主席梁國權向公眾鞠躬致歉,港鐵主席錢果豐(左)則表示,已責成八達通董事局盡快開會解決賣私隱事件,包括討論陳碧鏵的去留問題。

十年三換CEO

八達通行政總裁一職,過去十年先後換了三人,包括九九至○一年的盧保、○二至○五年的戴勇牧(去年四月離世),以及○六年底上任的陳碧鏵,不排除因此導致一些內部機密資料變得混亂,令繼任人產生誤解。 消息人士續說:「陳碧鏵連日來被議員和傳媒口誅筆伐,仍沒有崩潰,足見其EQ甚高。而在八達通董事局成員眼中,她是個處事既能幹又圓滑的人才,故向來放手讓其盡顯所長,鮮有干預公司日常運作。」

作為八達通大股東的港鐵,將派人暫代陳碧鏵職務,希望盡快重建公眾對八達通的信心。

董事局變「不管局」

有十三年歷史的八達通收費系統,因使用方便,即使被質疑有壟斷市場之嫌,但因沒有向消費者收取額外費用,又或導致服務質素下降,故一直穩佔本港小額電子收費市場的龍頭地位。

八達通對外稱王,但有知情者指出,公司內部管理卻問題多多,所有主要部門都是直接聽命於行政總裁,陳碧鏵更儼如「山寨王」,上任不久便將公司的原有部門由七個增至十個,並把團隊由二百人擴充至三百人,造成如此局面,全因最大股東背負了「免戰牌」,令本來擁有最高權力的董事局變了「不管局」。

八達通董事局共有十四名成員,除行政總裁陳碧鏵外,還包括港鐵、九鐵、九巴、新世界的代表,以及三位獨立人士(詳見附表)。本來港鐵持有逾半股權,且派出四名代表入局,但為免予人錯覺,以為公營機構的港鐵主導私人企業八達通的生意,故港鐵早已表明不會干預公司運作,加上其實際投票權低於持股量,只得四成九,故對行政總裁提出的計劃,大都表示支持。

大股東放任,其他代表更加少有出聲,皆因他們均聽命本身的機構,在商言商只看業績行事,只要八達通繼續賺大錢,又沒發生嚴重問題,他們也懶得干預,故每次陳碧鏵推行業務計劃,即使三名獨立人士有異議,她亦能輕易取得足夠票數過關。

3

貴為八達通一姐的陳碧鏵,日理萬機,工作能力備受肯定,但她處理今次危機的手法,卻被評為「公關災難」,有網民更以「衰過惡導遊阿珍」來形容她。

事實上陳碧鏵交出的成績單亦相當輝煌,她加盟八達通短短三年,即為公司勁賺錢,○九年的盈利便高達二億五千九百萬元。同時港鐵業績亦顯示,八達通對港鐵的利潤貢獻,由○六年的六千八百萬元,激增至去年的一億四千九百萬元,升幅超過一倍。

還有八達通卡的流通量,亦由她上任時的一千四百多萬張,攀升至現時的二千多萬,可以在超過三千家商戶使用,平均每日使用量一千零九十萬次,涉及交易金額高達九千七百六十萬元。

亮麗業績背後,正是陳碧鏵的強勢領導,為了提高業績,即使是男同事或老臣子,都被她罵到怕,三年來已有不少職員因此辭職;據悉,賣私隱事件揭發前,包括任職企業發展主管的老臣子孟安同、財務總監郭兆楷、人力資源及行政主管趙彩珠等三名高層主管,均已提出請辭。

上周六約滿的私隱專員吳斌,離任前藉調查八達通事件攞尾彩,一洗早前被審計署批評大花筒污名。

賺錢機器出身名校

被同事稱為「賺錢機器」的陳碧鏵,四十多歲,英文名Prudence,中學就讀名校嘉諾撒聖心書院,校友包括前高官陳方安生、任關佩英,以及恒生銀行副主席兼行政總裁梁高美懿等,全屬獨當一面的女強人。

陳僅讀完預科便投身社會,先後在多間文儀器材企業工作,八九年轉投CSL(香港電訊),負責長途電話、市場推廣及客戶服務等職務,一直表現出色,職位節節高升。

九六年她擔任CSL企業總監期間,計劃將來電顯示服務引進手機市場,卻引起洩露私隱爭論,但她力排眾議,終成功推出該項服務,結果獲數碼通高層賞識,高薪挖角招入旗下。

至○二年陳轉到更具規模的信用卡公司威士國際(VISA),出任香港及澳門區總經理,三年後她推動將傳統磁帶信用卡,轉換成保安更嚴密的晶片信用卡,再一次面對保障用戶私隱問題,期間更要出席立法會會議接受議員查詢,該計劃最後亦成功推出市場。

年薪數百萬元的陳碧鏵,私生活甚為低調,外界僅知她已婚及育有最少一子,但她對掌握及運用別人的個人資料,卻運籌帷幄,即使兩次遇到涉及私隱的難題,最終都迎刃而解,令她的自信心更爆棚。

陳離開數碼通後,轉投信用卡公司威士國際(VISA),同樣位高權重。

陳碧鏵先在電訊業打響名堂,九九年被數碼通挖角出任營運總裁。

○二年開始賣料

陳一名前下屬說:「她早已懂得將用戶的個人資料點石成金,○六年轉戰八達通時,發現公司當時已有一千四百多萬用戶,比威士香港區的八百五十萬張信用卡資料還要多,且尚未完全『開發』,她當然盡量運用。」

據悉,陳碧鏵出售用戶資料前,曾翻查公司資料,得知上任行政總裁戴勇牧,早在○二年已透過「細到睇唔到」的合約條文,取得用戶同意,讓公司有權利用客戶資料賺錢,其中包括○四年時,跟今次被揭發有份買料的CPP保險公司合作,向八達通用戶推廣失卡保險服務。

在今次賣私隱風波中,主要被出售的個人資料,皆來自○五年推出的八達通「日日賞」計劃,當時陳碧鏵仍未加入八達通,故她只是將既有的事情,做得更進取。

可是當陳碧鏵把商業機構的市場推廣策略,完全套用到八達通上,已注定遲早出事。

multimedia1

陳碧鏵在公司註冊處資料及八達通工作證上,名字均是陳碧華,少了金字旁,未知是否跟風水有關。

絕非一般私營機構

對本港交通政策有深入研究的理工大學副教授熊永達指出,若在一般私人機構,陳把用戶資料當成商品販賣,實無可厚非,「只要能夠不違法地為公司賺取更多錢,就叫做能幹。不過八達通的大股東,是政府擁有最多股份的港鐵,加上持有八達通兩成股權的九鐵亦屬政府全資擁有,故即使八達通一再表明是私營公司,但對公眾來說,已視為半公共機構,對其信用及操守的要求,自然高於私營公司。」

熊永達認為,作為一間半公共機構的掌舵人,陳碧鏵做事只求不犯法的標準,未免訂得太低。

陳碧鏵上任現職之初,也曾臨危受命,處理八達通以易辦事增值時扣錯錢的風波,當年她接受本刊訪問時表示:「就算八達通做錯事都好,都要去承擔,不面對不承擔,我過不了自己那關。」沒料事隔三年,她卻在處理售賣用戶個人資料上,被指一開始就講大話。

現在風暴愈捲愈大,一直跟進事件的立法會議員王國興,更誓言要為受影響市民追究到底,「除了八達通要交代清楚並向市民作出補償外,港鐵的董事局,以及有份被委派做港鐵董事的政府官員,包括兩個局長一個署長,是否也應負上部分責任?」

王國興(右三)要求八達通交代用戶個人資料的轉移情況,否則他會在立法會上追究到底。

議員要求回吐所賺

雖然私隱專員公署正就事件進行調查,但王國興強調,在立法會復會後,他會立即引用《權力及特權條例》傳召所有相關人士出席聆訊,要他們接受質詢,並研究補救方法。

「我會要求八達通公司將販賣私隱賺來的四千四百萬元,悉數補償給受影響的用戶,並將所有不必要的個人資料即時銷毀。否則我會連同投訴人向消委會投訴,並申請集體訴訟基金,透過法律行動來索償。」

陳碧鏵無得留低已成定局,預計本周會有公布。

八達通股權分布


註:兩鐵在○七年底合併後,已將服務經營權及大部分物業出售的九廣鐵路,主要成為一間資產擁有公司,仍僱用少數員工營運;政府既擁有港鐵七成七股權,又全資持有九鐵,因而成為八達通大股東。

八達通董事局架構

陳碧鏵──行政總裁
梁國權──港鐵代表(八達通非執行主席)
賴錫璋──港鐵代表
麥國琛──港鐵代表
金澤培──港鐵代表
詹伯樂──九鐵代表
顏樂德──九鐵代表
何世基──九巴代表
霍彩福──九巴代表
關則輝──新世界集團代表
吳智光──新世界集團(城巴/新巴)代表
陳志輝──獨立人士
陸觀豪──獨立人士
韓武敦──獨立人士

港產「八爪魚」起底

前地鐵公司在九三年構思發展下一代收費系統時,認定非接觸式智能卡技術,最適合作收費系統平台,遂聯同當時香港五大公共交通運輸機構,包括九鐵、九巴、城巴和香港小輪合作,翌年成立聯俊達有限公司(○二年改名八達通卡有限公司),負責開發和推行非接觸式智能卡技術。

公司最後採納日本新力電器研製的晶片,加上澳洲ERG的運輸系統技術,經過三年測試,九七年九月正式在香港啟用,被譽為全球最早及最成功的非接觸式(毋須插卡)電子貨幣。

系統使用的智能卡名稱,透過徵名比賽定為八達通(Octopus),中文意思「四通八達」、英文解作「八爪魚」,象徵可伸向四方八面,觸及不同的事與物。其標誌設計成一條莫比烏斯帶,既似「8」字,亦似代表無限的符號「∞」,以示功能無限。

事實上八達通發展至今,已成為大部分港人不可或缺的電子貨幣,並演變出「個人八達通」、「迷你八達通」等不同版本,使用範圍也由支付交通工具費用,拓展到購物付款、學生返學報到、屋邨住客出入認證等;即使執法部門查案,也經常尋求八達通的協助,以了解目標人物的行蹤。

八達通衝出香港亦一樣掂,除在大陸及澳門陸續有聯營商店接受八達通繳費,今年初更與內地合作,開發多用途的「市民卡」電子系統;至於海外,荷蘭是首個賞識八達通的國家,○三年要求協助開拓電子收費系統,其後迪拜及新西蘭也在八達通的支援下,設立公共交通收費系統。

賣料風波事件簿

日期 事件
6月17日 立法會議員王國興向私隱專員公署及立法會投訴,指八達通洩漏用戶個人資料。
6月28日 一項針對八達通的調查發現,九成受訪者並不知道若非主動反對,就等於同意八達通將他們的個人資料用作推廣及直銷。
7月7日 八達通行政總裁陳碧鏵公開表示,並無向任何外間機構出售用戶個人資料。
7月8日 信諾環球保險前僱員踢爆陳碧鏵講大話,指信諾的電腦系統中,存有二百四十萬名八達通用戶資料,供推銷保險。
7月14日 八達通承認曾將用戶資料提供予兩個合作商戶作市場推廣,但未有透露公司名稱。
7月20日 八達通發出聲明表示,分別向信諾環球及CPP提供「日日賞」用戶資料,但未有回應有否收取金錢回報。
7月21日 私隱專員公署正式介入調查事件。
7月22日 金融管理局按照銀行業條例,下令八達通提交報告,交代將用戶資料提供予第三者的詳情。
7月25日 八達通就事件道歉,宣布不再向第三者提供用戶資料作市場推廣,並透露正與信諾環球及CPP商討提前終止合作。
7月26日 陳碧鏵出席私隱專員公署聆訊時十問九不知,會後卻在場外派發新聞稿,承認八達通曾將一百九十七萬名用戶資料出售予六間公司,共獲得四千四百萬元回報,不過未有公布另外四間公司的名稱。
7月27日 在立法會財經事務委員會的特別會議上,陳碧鏵指日前堅稱八達通沒有出售用戶資料,是對出售資料的定義有誤解。議員狠批她狡辯及死撐,要求她引咎辭職。
7月27日 在立法會財經事務委員會的特別會議上,陳碧鏵指日前堅稱八達通沒有出售用戶資料,是對出售資料的定義有誤解。議員狠批她狡辯及死撐,要求她引咎辭職。
7月29日 市場調查公司Cimigo前員工爆料,指八達通曾協助Cimigo邀請客戶進行問卷調查,並收取每份十元作回報。八達通承認Cimigo是曾合作的六間公司之一,並公布餘下的公司分別是AIA/AIU保險、TNS市場調查公司,以及Magazines International雜誌分銷商。
7月30日 Magazines International前員工表示,公司曾將從八達通獲得的客戶資料,與其他公司交換,更有員工私自下載資料,疑留作日後轉工之用,但Magazines International否認。同日港鐵召開董事局特別會議,會後主席錢果豐向公眾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