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娛樂一針 2018 年 05 月 29 日

黃庭桄

《東周網》總編輯、《東周刊》副社長、兼星島新聞集團娛樂、名人、副刊總監。傳記著作有陳方安生《盡付笑談中》、鍾鎮濤《麥當勞道》、沙士紀實《香港還有英雄》和慈善義賣的《一念天堂》、《Cash Happy Book》,哲理著作有《人生何處不Laughing》、《一百個人的遺憾故事》、《眾善孝為先》、《娛樂一針》、《Fly Me To The Moon》、《送你一對翅膀》、《潮爆神獸卡》、《曾付出幾多心跳》、《終於在眼淚中明白》等。

人生若只如初見

余文樂的囝囝在五月中出世,他請來著名填詞人黃偉文替兒子改名,叫「余初見」,充滿詩意。

「人生若只『余初見』,多謝Uncle Wyman 幫我改一個這麼有感覺的中文名。」余文樂公開道謝說。

 

 

 

 

 

這個名字,其實是出自清代三大詞人之一的納蘭性德《木蘭花令》: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如果人生的很多情,很多的境遇,很多出現在自己世界的人,都還是如初相識時的模樣,一切的好感、驚艷、心動,都猶在,不隨歲月消失,多好啊!

可惜人生哪有如此完美?驀然回首,物是人非,桑田滄海,都如逝水流得遠遠。

「秋風悲畫扇」是漢代班婕妤的故事,當年她是漢成帝的妃嬪,可是被「四大美人」之一的趙飛燕陷害,令她被打入冷宮,寫有名作《怨歌行》抒發慘情,以秋扇比喻遭棄的感受,明明相親相愛,卻落得相離相棄。

唱慣失戀情歌,納蘭性德的愛情故事,可以想像,一定是雨打風吹,葉落飄零。

他的初戀,是情傾小三歲的表妹惠兒,兩小無猜,兩情相悅。誰知惠兒被送入皇宮,成為三千後宮佳麗之一,從此分離。納蘭為見惠兒一面,假扮喇嘛入宮,終在迴廊遇上,但畢竟守衛森嚴,相逢卻無法相語,只能以玉鐲扣欄杆發出的聲響,來傳遞心聲。後來惠兒難抵相思之苦,吞金自盡,令納蘭大受打擊。

後來納蘭奉父母之命,娶了兩廣總督的千金婉君,他千方百計冷落嬌妻,又赤裸裸在自己的詩詞中,抒發懷念惠兒之情,誰知婉君不但沒呷醋,更細心地收集丈夫的詩詞加以整理,盡顯氣度,逐漸把納蘭的冰山劈開。

好景不常,婉君在生下兒子海亮後,感染了風寒,一個月後病逝,三年情像殘葉戛然落下。

其後他續娶官氏,但情淡如水。終日借酒澆愁的他,一次邂逅江南名伎才女沈宛,詩詞寄意,鴻雁傳情,但礙於她的漢人血統和身份,未能名正言順通婚。

相愛半年後,納蘭忽然感染風寒猝逝,和亡妻婉君同月同日死,終年只有31歲。沈宛此時卻發現懷有身孕,後誕下遺腹子富森。

納蘭性德的一生,就是一首悲歌。在臨閉上眼告別人間時,他的腦海,相信會閃現多位情人跟他初見時的畫面,是那麼的怦然心動,那麼的莫失莫忘。秋風送別,在扇搖花落中,就此含笑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