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8 年 05 月 11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法律援助

去年梁國雄入冊,不滿長髮被剪,告懲教署性別歧視,原訟庭法官竟判他勝訴,我當時也認為是奇聞。懲教署當然不服,據理力爭,最近在上訴庭獲判得直,推翻原訟庭的決定。電視上見到梁國雄還滿臉不忿,堅持被不公平對待,並聲言一定要上訴至終審法院。

除非是梁的支持者,一般香港人應該不會認同他的做法。梁的主要理據,是女囚犯可以蓄長髮而男犯不能,因此構成歧視。上訴庭則認為,社會對男和女的外形有個既定的標準,而懲教署的做法只是跟隨這個標準,不能說因為和女性不同便是歧視,女囚犯也有不許做的事,如化妝等,說得合情合理。我們也許覺得梁的訴訟事不關己,只當作茶餘飯後的話題,但原來他第一次控告政府,是得到政府的法律援助的,聽說前後花了近百萬,都是由納稅人埋單的。

香港的法援制度沿襲自英國,可以比擬甚至超越很多民主西方國家。政府幫助一些經濟有困難的人取得基本的法律服務,這個好理解,但政府給市民錢來請律師告自己,對很多國家來說簡直是匪夷所思的事。這種做法在我們祖國內地當然沒有,連自稱民主的新加坡也沒有(而且在當地,控告政府本身就是件高危的事)。

香港現時的法援制度,不但惠民,更彰顯政府的公平、大度,及對司法獨立的最高尊重。試問有哪個政府不會犯錯?犯了錯便應該由法庭來仲裁。這是香港人一直恪守,而社會賴以繁榮的核心價值。

我在民政局工作時,負責法律援助制度的政策工作,在官僚架構上雖然是法律援助署的上級,但絕不插手他們的日常運作,尤其是個別法援申請案件究竟應該批還是不批,完全是法援署長的獨立決定。民政局的工作,只限於為法援署爭取所需的資源、內部升遷、後勤支援等工作。每年製訂法援署的財政預算時,支出方面雖然有個粗略預算,但和庫務局的一貫默契,是法援支出不設上限,即是說就算當年的申請「爆煲」,法援署長也可以繼續批下去。所以社會大眾,包括立法會,對香港法援制度的獨立性也給予充分肯定。

還有,那些偷渡來港,然後提出「酷刑聲請」的難民,也一樣享有法律援助,由香港納稅人支付,不過這方面的支出是由保安局負責的。這個問題我以前在這裏談過,在此不贅,聽說保安局已在盤算怎樣改變這個「過分人道」的制度。

因此,梁國雄要告政府,及後政府上訴時他要辯護,我也不反對給他法律援助。我相信他的申請,法援署也不是隨便審批的,一定要信納他有起碼的勝算,或者是否提出了一些新的法律觀點,而梁的律師引用《性別歧視條例》,也真的頗有新意。但若他現在還是要繼續上訴到底,而且一而再,再而三地申請法援,便真要考驗法援署的同事們,會否作出一個「過分人道」的判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