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校長視野 2018 年 04 月 26 日

陳繁昌

陳繁昌教授,香港科技大學校長。出身筲箕灣阿公岩。 獲獎學金遠赴美國加州理工學院修讀本科及碩士課程,並在史丹福大學攻讀博士。 留美四十年,歷任耶魯大學及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教授、美國國家科學基金助理署長。 陳教授大半生尋找教研夢,對教育、科技發展、培育年輕一代亦有獨到見解。

圖靈獎:計算機科學的諾貝爾

談起諾貝爾獎,港人想必會立即聯想起化學、物理、生理學或醫學,或文學及和平等獎項。當初,瑞典化學家阿爾弗雷德.諾貝爾在一八九五年立下遺囑,設立獎勵基金分配獎金給「為人類帶來巨大利益」的人才時,上述項目固然是當然之選,但在今天社會,我想計算機科學這門學問亦當之無愧。

那麼,計算機科學有沒有自己的諾貝爾獎?其實是有的。自一九九六年起, 圖靈獎(以英國著名數學家、計算機科學及人工智能之父艾倫.圖靈命名)每年都會頒給計算機科學界的傑出人士。三年前,荷李活把圖靈的事迹拍成電影《解碼遊戲》,令圖靈之名在普羅社會大噪;在歷史上,圖靈是一名專責解讀德軍密碼的專家,而他的種種發現,日後亦成就了電腦和程式寫作的基礎。在計算機科學界裏,圖靈最廣為人知的,是他創作的「圖靈測試」:假如普通人無法分辨自己所見的結果是來自人腦或是機械,那麼這部機械就應該被判為具備「智慧」。這項大膽假設,開拓了人工智能研究的先河;計算機科學界裏最權威的獎項以圖靈之名命名,實在是非常適合。

與諾貝爾不同,圖靈生前並沒有留下遺產充當獎金。以前,圖靈獎獎金非常之少,但多得美國Google贊助,其獎金總額自二○一四年起已經提升至一百萬美元,足以與諾貝爾獎媲美。

作為計算機科學家,我自大學生時代起就鑽研不少圖靈留下的學問,但去年史丹福大學前校長約翰.軒尼斯獲得圖靈獎,卻特別喚起我的注意。我與軒尼斯相交逾四十載,在他正式獲通知得獎前的一周,我才與他在史丹福見面。

記憶所及,大學能在自己的研究範疇奪得權威獎項,實屬罕有;好奇之下,我查閱過往圖靈獎得獎人名單(包括發明互聯網及World Wide Web的專家),發現自己原來認識接近二十位,如我在學時已在史丹福任教的幾位教授、給予我首份教席的前耶魯大學計算機科學學系首席教授Alan Perlis,和清華大學交叉信息研究員院長姚期智教授。在台灣長大的姚期智是得獎名單中唯一華裔人士,他在二千年奪得圖靈獎後,於二○○四年離開普林斯頓大學前往清華,栽培了不少當代計算機科學理論專家,並在二○一五年放棄美籍,取得中國籍。

除了圖靈獎,計算機科學界也有其他獎項表揚學術成就,如四年一度、頒發給四十歲以下在計算機科學數學理論中獲得最優秀成績科學家的奈望林納獎。此獎與菲爾茲獎齊名,而本年我亦榮幸獲邀擔任獎項的評審主席。另一個獎項,是馮.諾依曼獎,由電機電子工程師學會每年頒發給在計算機科學和技術上具傑出成就的科學家。約翰.馮.諾依曼不但是一名偉大數學家,亦是現代計算機之父之一。最近,中國也創立了未來科學獎,當中亦包括計算機科學,但本港的邵逸夫獎則依然沒有把科目納在考慮之列。

圖靈獎會否有天比諾貝爾獎更權威呢?隨着計算機運算的重要性對人類不斷提高,長遠來說,我想絕對有此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