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校長視野 2018 年 04 月 19 日

陳繁昌

陳繁昌教授,香港科技大學校長。出身筲箕灣阿公岩。 獲獎學金遠赴美國加州理工學院修讀本科及碩士課程,並在史丹福大學攻讀博士。 留美四十年,歷任耶魯大學及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教授、美國國家科學基金助理署長。 陳教授大半生尋找教研夢,對教育、科技發展、培育年輕一代亦有獨到見解。

水泡科變神科

全球現時最炙手可熱的職業是甚麼呢?答案可能會令港人大感意外,因為此職業既不是醫生,也不是投資銀行家,更不是執業律師,而是人工智能工程師。

美國《紐約時報》近日報道,人工智能專家薪酬現在幾乎為各行業之冠,即使是新畢業博士生或是只有幾年工作經驗的本科生,其年薪均可達三十至五十萬美元,當中包括公司股份;要邀請著名專家加盟,一份四至五年的合約薪酬更隨時可達七位甚至八位數字!

人工智能以前是冷門學問,何以現在忽然成為「神科」?原因是需求飆升。今天,全世界的科網巨企,如Amazon、Google、Microsoft、阿里巴巴、百度和騰訊等,都想染指人工智能、自動駕駛及大數據等創新技術,認為將可為他們帶來增長及商業優勢。規模如斯的大機構同時招聘人手,需求自然上升。

另一邊廂,市場供應卻追不上需求的上升幅度。熟識人工智能的人才,以前在科技界也只屬少數:四十多年前,我在史丹福大學攻讀人工智能博士學位,是這學科最風光的時候,連美國國防部也投入大量資金作研究。但期望愈大,失望愈大 ,當種種偉大承諾未能兌現,社會對學科的熱情也就隨之冷卻。過去多年,人工智能研究一直處於資源短缺的嚴冬期,即使近至五至十年前,最出名的專家要找資金支持或刊登研究也是一大難事。

人工智能近年「大躍進」,與計算技術發達、數據量大增及電腦速度飆升不無關係;忽然之間,一場「完美風暴」不再是海市蜃樓,Alpha Go的成功更令普羅社會明白人工智能過人之處。人工智能熱驅使環球企業轉型,但培育一個真正的科學專才,除了要他本身具深厚理科根基(譬如數學科),還需要一段長時間(一個博士學位需時四至六年)。據紐約時報估計,人工智能專才在全球不足一萬人,一場人才爭奪戰在所難免。

這場人工智能競賽席捲全球,暫時以中美兩國佔先;美國傳統上是創新思維溫牀,吸引環球人才,但中國也野心勃勃,決意以超越美國為目標。百度已在矽谷設立人工智能研究所多年,近年它及騰訊更在西雅圖開設新研究所,準備大展拳腳。

人工智能人才流動不受地區或國籍所限;Google之前收購了倫敦的Deepmind,百度招攬了人工智能專家吳恩達及Microsoft的陸奇和張亞勤,蘋果從Google請來人工智能總監,Amazon也計劃在加州理工外開設研究室,而加拿大多倫多和滿地可市因有大學專家在當地創業,近年更成人工智能熱點。人工智能競賽如斯熾熱,令我想起以前人類登陸月球之爭。

香港能否把握這個時代機遇?最近有調查發現,本港人工智能研究成績躋身全球頭十名;由中文大學師生創辦的商湯,早前成為全港第一個獨角獸,專門研究人工智能,上周又獲取新一回投資,市場估值高達30億美元。騰訊和華為的總部設在深圳,港產人工智能專才不愁沒有工做。在最新一份財政預算案中,政府打算向創新科技投資四百億元 ,而新一代的年輕人亦漸漸對創業持開放態度。遲到好過無到,本港大有條件在人工智能上發光發熱!

全球現時最炙手可熱的職業是甚麼呢?答案可能會令港人大感意外,因為此職業既不是醫生,也不是投資銀行家,更不是執業律師,而是人工智能工程師。 美國《紐約時報》近日報道,人工智能專家薪酬現在幾乎為各行業之冠,即使是新畢業博士生或是只有幾年工作經驗的本科生,其年薪均可達三十至五十萬美元,當中包括公司股份;要邀請著名專家加盟,一份四至五年的合約薪酬更隨時可達七位甚至八位數字! 人工智能以前是冷門學問,何以現在忽然成為「神科」?原因是需求飆升。今天,全世界的科網巨企,如Amazon、Google、Microsoft、阿里巴巴、百度和騰訊等,都想染指人工智能、自動駕駛及大數據等創新技術,認為將可為他們帶來增長及商業優勢。規模如斯的大機構同時招聘人手,需求自然上升。 另一邊廂,市場供應卻追不上需求的上升幅度。熟識人工智能的人才,以前在科技界也只屬少數:四十多年前,我在史丹福大學攻讀人工智能博士學位,是這學科最風光的時候,連美國國防部也投入大量資金作研究。但期望愈大,失望愈大 ,當種種偉大承諾未能兌現,社會對學科的熱情也就隨之冷卻。過去多年,人工智能研究一直處於資源短缺的嚴冬期,即使近至五至十年前,最出名的專家要找資金支持或刊登研究也是一大難事。 人工智能近年「大躍進」,與計算技術發達、數據量大增及電腦速度飆升不無關係;忽然之間,一場「完美風暴」不再是海市蜃樓,Alpha Go的成功更令普羅社會明白人工智能過人之處。人工智能熱驅使環球企業轉型,但培育一個真正的科學專才,除了要他本身具深厚理科根基(譬如數學科),還需要一段長時間(一個博士學位需時四至六年)。據紐約時報估計,人工智能專才在全球不足一萬人,一場人才爭奪戰在所難免。 這場人工智能競賽席捲全球,暫時以中美兩國佔先;美國傳統上是創新思維溫牀,吸引環球人才,但中國也野心勃勃,決意以超越美國為目標。百度已在矽谷設立人工智能研究所多年,近年它及騰訊更在西雅圖開設新研究所,準備大展拳腳。 人工智能人才流動不受地區或國籍所限;Google之前收購了倫敦的Deepmind,百度招攬了人工智能專家吳恩達及Microsoft的陸奇和張亞勤,蘋果從Google請來人工智能總監,Amazon也計劃在加州理工外開設研究室,而加拿大多倫多和滿地可市因有大學專家在當地創業,近年更成人工智能熱點。人工智能競賽如斯熾熱,令我想起以前人類登陸月球之爭。 香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