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8 年 04 月 13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龍盤虎踞說南京

過去十多期,談過去年聖誕我的南京之行,介紹過中山陵、總統府、美齡宮、明孝陵、雨花台等政治建築,讓讀者體會到,南京在歷史上確實是一個風雲際會的地方。

南京古時又稱建業、建康、金陵等,自古以來便與政治一直結下不解之緣。顧名思義,南京就是南方之京都的意思,事實上,史上很多政權均曾建都於此,因此政治歷史建築也特別多。為何那麼多政權喜歡在此建都呢?

南京總統府內孫中山的雕像。

根據晉朝張勃《吳錄》的記載,三國時期,劉備為了聯吳抗曹,派諸葛亮去吳都建業(即南京)去遊說孫權結盟。諸葛亮到此後,看到那裏的山勢地形,驚嘆:「鍾山龍盤,石頭虎踞,此帝王之宅」,讚賞建業東邊有座像巨龍盤曲的鍾山,西邊有座像猛虎蹲坐的石頭城,實乃帝王建都的好地方。

從此「龍盤虎踞」這句成語就與南京結下不解之緣,就連之前筆者提過毛澤東寫的七律詩《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當中也有一句:「虎踞龍盤今勝昔」。

從中可見,龍盤虎踞的南京,實乃帝王之地。但話雖如前,另一方面,南京又似乎總是受到詛咒,而我想說的不是南京大屠殺。

中國有所謂「四大古都」,分別是東京洛陽(古又稱洛邑等)、西京西安(古又稱長安等)、北京北京(古又稱大都等),南京南京。究竟「四都」中哪個定都時間最長?不同計法有不同答案,例如只計大一統正統王朝如唐宋元明清等,還是包括分裂年代短暫和個別政權如南北朝五代十國等,答案便會有所不同。

但無論怎樣計,定都時間最短的都一定是南京,洛陽、西安、北京三者分別都有近一千年的建都時間,只有南京,頂多算到的只有四百多年,先後有三國時期的東吳、之後的東晉、再之後南北朝時期的宋、齊、梁、陳共六朝政權,均先後定都於此,因此南京又被稱為「六朝古都」。但其實,之後還有五代十國時期的南唐、明朝初年、太平天國、中華民國初年亦是定都於此,因此南京亦被稱作「十朝都會」。

在四大古都之中,不單以南京的定都時間最短,更甚的是,建都在南京的政權,都是「短命」政權,壽命最長的只有東晉,只有約一百年,其他的全是區區幾十年。與此相比,北京曾經是明、清兩代各兩百多年的首都;長安曾經是西周、西漢、唐代的首都,壽命從三百到兩百多年不等;洛邑更曾經有長達五百多年是東周的首都,後來到了東漢,洛陽當首都的時間也有百多兩百年。與其餘三大古都比,於南京建都的政權其壽命真的有點相形見絀。

所以雖說南京乃帝王之地,但其實其地運又不見得真正很好。為何會如此呢?風水玄學論者,又會多說兩個故事。

話說春秋戰國時期,楚國滅掉越國,取得今南京之地。楚王在巡視時,見這裏地形奇偉,有帝王之勢,心感不安,便在旁邊的山上挖了個大坑並把金子埋在裏面,想以此震住這裏的帝王氣。因此,從那時起,這裏便稱作「金陵」。

另一說則是秦滅六國統一天下後,秦始皇出巡路經金陵,被這裏龍蟠虎踞的地形和氣勢所吸引,但又生怕這裏將來會培養出新的帝皇,對他夢想會延續千秋萬世的皇朝,產生威脅,於是急急派人去旁邊的兩座山上挖了一陣,誓要挖斷龍脈,並且把金陵貶稱為秣陵,意即飼馬的草料場。

但對於我來說,這兩則都流於是穿鑿附會之說,我反而對於一些政治經濟人文的解說更有興趣。

〈槳聲燈影裏的秦淮河〉一文中的秦淮河,如今這裡風月和詩意不在,卻見到「龍盤」成了斗大的商業圖騰。

從經濟和文化角度來看,江南向來為魚米之鄉,農業發達,經濟富庶,且氣候和暖,山明水秀,生活和居住條件優越,令人容易安於逸樂,愛吟風弄月,或許文人薈萃,但卻陰柔有餘,剛勁不足;而統治者更容易腐化,或傾向守成求穩,壯志全消,缺乏問鼎中原的進取雄心,易流於苟且偏安,最終被北方豪傑雄師所吞併。

相反,北方生活和居住條件卻要艱難得多,冬天氣候苦寒,能鍛煉出人們刻苦耐勞的性格和素質;在草原和大漠生活,又因要與大自然搏鬥,而鍛煉出人們頑強的生存意志和本領;再加上不斷受到外族挑戰和騷擾,讓人們得時刻保持旺盛的警戒心、戰鬥本領和意志。

因此,中國歷代,成功統一全國的,基本上都是由北向南,鮮有由南向北,唯一的例外是明朝;而當南北對峙時,割據南方的政權,也總是最終輸給北方的政權。這除了因為北方人較為強悍,豪傑將兵較為驍勇善戰之外,北方有大草原可作養馬場,為南方所缺,因此沒有強大的騎射兵團可與之匹敵,也是一大原因。

西安事變的主角張學良便曾說過:「回顧中國歷史,皇帝及首領大多數是北方人,但宰相則相反,多是南方人。」這也反映了中國南方人和北方人性格素質上的差異。

因此,雖說是龍盤虎踞,但史上建都在南京的政權,都是「短命」政權,實在未必無因。

中山陵內見到「獅踞」守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