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8 年 04 月 13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高記賀壽

一向不是舊生會活躍分子,但母校高主教書院先前慶祝六十大壽,幸好得到盧校長邀請在晚宴上演唱助興,才沒有錯過這場盛會。試問人生有幾個六十年?母校先我幾年才誕生,不是盛產十優狀元的傳統名校,但幾十年來努力耕耘,總能維持着Band 1英文中學的身份,在競爭劇烈的教育界,這成績得來不易。

我不是典型「高記仔」,因為高記學生從來沒有一個特定型格。他們沒有喇沙拔萃生那份張揚傲氣,也沒有華仁皇仁英皇生那種內斂才情,但都是自信、堅毅的人。他們在學時也許並不馳騁於音樂比賽或運動場,但在往後的人生路上,在各行各業都卓有成就。但「高記仔」這個詞已不合時宜,因為高主教十幾年前已「打爛齋缽」開始收女生,叫不少老同學們都歎喟「吾生也早」!

我孤陋寡聞,在校慶當晚才知道,原來有兩位名人是高記舊生,一位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另一位是桌球明星傅家俊。司長的演說技巧向來高超,不用讀稿而能侃侃而談,為晚會生色不少。他的嘉獎也很有技巧,說高主教的「高」不在於學業成績高,而是身處羅便臣道,是全港海拔最高的學校,這點也令我恍然。

傅家俊是大眾的偶像,當晚和我同桌,不停有一批又一批的粉絲前來向他「集郵」索照,令他連吃飯的時間也沒有。聽他先前患了眼疾要停賽,我們都很關心,但他告訴我做了手術後現已無大礙,月底將可以再重新出賽,以他為傲的香港人都可以鬆一口氣。我以前曾在香港電台的節目中訪問過他,覺得他有泱泱風度,不亢不卑,若要找一個有代表性的「高記仔」,我但願是他。原來高記也出產了不少藝人,如鍾鎮濤、區錦棠、阮兆祥等,而阮兆祥在校慶當晚也來撐場表演,把氣氛搞得很熱。

我對高記可說是從一而終,因為我在那裏從幼稚園一直唸到中七畢業。高記,就是我的童年和青春。上一代高記人的集體回憶,是當了多年校監的祈良神父 (Father Carra),是個身材圓大但頗為冷酷的意裔人,很多人(包括我)都捱過他的藤條,因為他罰人不分輕重,見到班裏秩序不好,便要整班受罰。他主教高年級的聖經課,我對他的教誨印象不深,只記得他告誡我們,過度進食是個大罪,會對地球造成災難,所以他經常對我們說:Don’t over-eat!但似乎他自己並不能知行合一。他在校內有個私人廚房,每逢中午時分,便有西餐的香氣飄到班房內,我們只有一邊聽課一邊吞口水。

相對之下,小學部的謝錦裳校長就人性化得多,她雖然也很注重紀律,但卻賞罰分明,全體師生都很敬重她。她已年過九十,但仍然精神健朗。她還告訴我,先父是她丈夫的老同鄉,當年我那個小學學位,就是靠這個關係得來的。

前排正中是小學部的謝錦裳校長,後排有我和傅家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