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09 年 03 月 02 日

大佬 謝天華

○六年《女人唔易做》收視大捷,謝天華演「賤man」深入民心,唯是當時各大雜誌編輯,都只記得訪問鄧萃雯與吳美珩。

沒所謂,反正與無綫簽了賣身契,○七年原裝班底再來一套《師奶兵團》,結果「中女」們風騷跑出,遺忘了「老公」謝天華。

慶幸謝天華有「阿Q精神」,不然由羅文身邊的「豹小子」、陳小春右面的一個《風火海》,站在主角旁等足二十年,再投入亦難免意興闌珊。

「我份人很奇怪,不喜歡做leader,點人做事指東指西不是我強項,反而給我一個空間自行發揮,我會拿揑得更好;爭?二十多歲的《風火海》時代都不爭排位,不會等到今時今日才去計較吧!Anyway,以前我演古惑仔永遠做仔,即是行先死先那種,今次在《學警狙擊》中有得做大佬,對我來說已經是一大進步。」

為了跟新劇中的一眾型男看齊,謝天華刻意狂操近三個月,當事人的「阿Q精神」,原來都要看場口。

「三哥(苗僑偉)年紀大又大過我,型又型過我,仲有卓羲、陳鍵鋒等人,我點可以挺着個大肚腩做戲?過到無綫都過不到自己!」

四十一歲的謝天華睇化?邊個話?

第一次做大佬

看《學警狙擊》,才記得謝天華是「古惑仔」出身,九六年一口氣拍了三部《古惑仔》系列的電影,角色雖不如陳小春的「山雞」搶鏡,不過飾演「梁二」的他與朱永棠的「蕉皮」都總算是當年的「界」代表。九八年加入無綫,謝天華一直等到○一年才靠《皆大歡喜》「入屋」,從良十年做小男人,近日於新劇中「重操故業」,謝天華的演技,有點叫人眼前一亮。

「laughing哥」比「山雞」遲了十三年,不過今天做大佬的已不再是「陳浩南」。

「為了『laughing哥』這個角色,我的確花了些時間做功課,時代不同了,十幾年前做古惑仔跟今時今日的古惑仔,無論說話語氣、態度、以至行事方式都肯定有轉變,正如以前的古惑仔不會如此高調說『十二點後我話事』,我自然不能翻用以前那種演繹方法。於是乎接到劇本之後,我特地諮詢了幾位警察朋友,了解一下這個年頭的江湖人物是如何說話,怎樣跟警察相處。除了問警察朋友,我也搭上搭問了朋友的朋友,一些算是有背景的人士,聽聽黑白兩道的意見。嗱,大家覺得我神似是一件事,我自己沒有任何江湖朋友,也絕對未做過有勢力人士,樣衰衰賤賤格那些是專業演技,我真人其實很隨和。

「聽到觀眾反應好,我當然開心,但可不可以憑《學警》拿獎,我卻沒有刻意去想;計埋當舞蹈藝員的日子,我入行二十二年了,娛樂圈的運作,早已看得清清楚楚,在這個圈工作,很多時也要講天時地利人和,不是努力就一定有回報,既然想拿也未必有,我自然不會浪費時間去想。

「說謝天華無運?我不認同,好好醜醜我都仍然腳踏娛樂圈,有幾多人可以二十二年來打着同一份工?莫說在娛樂圈,一般打工仔都未必得啦!收成期?那當然未到,現在才剛剛播了種,還要等一段日子才敢寄望有成果。自己知自己事,我不是英俊小生,又不懂搞甚麼緋聞見報;在娛樂圈工作,多小動作未必好,不過亦有人可以因而走紅,總之我就一定不屬於後者。」

0
謝天華九六年獲劉偉強賞識,以「古惑仔」形象拍下一系列江湖電影,當年臉無四両肉的他,的確有點惡形惡相。 謝天華(左二)今年被安排拍攝TVB年曆,可見其受重視程度。

秀茂坪的兄弟

謝天華說自己從來都很知慳識儉,所以不用大富大貴,都可以養活妻子與幾隻狗;窮困的日子不是《風火海》解散後零工作零收入的九個月,而是小時候一家十一口,迫在秀茂坪邨的童年。

「以前一家十一口靠爸爸一份糧生活,幾窮都試過,當一個人細細個便明白賺錢艱難,將來就算賺到錢都自然不會揮霍。我在九兄弟姊妹中排行第八,對下有個細佬,他萬千寵愛集一身,我一丁點也分不到。從小到大我也未曾着過真真正正屬於自己的一件衫,通常都是家姐着完傳給哥哥,哥哥着完又傳給姐姐,三、五、七年後才輪到我,件衫有幾成新?不用說也想像到。讀小學時曾經扭過計,嫌哥哥姐姐留給我的衫褲太殘舊又不合身,故死也不肯着,嚷着要媽媽給我買件新衫,結果被爸爸摑了一巴掌,以後都不敢再扭計買衫了。

「爸爸是很典型的嚴父,讀書不多,管教很嚴。小時候爸爸的工作要返通宵,每朝早上五時才收工返家,記得有次爸爸剛入睡不久,我便與哥哥在廳吵吵鬧鬧,結果嘈醒了爸爸,他盛怒之下隨手便拿了一條皮帶來打我,結果一鞭便鞭中我的腰,還是大力到令我出血那種,我那時痛到眼淚直流,但始終不敢喊出聲。

「小時候雖然窮,但我覺得自己有一個很快樂的童年,或者是因為『無王管』,爸爸顧着賺錢,媽媽總不能一個人湊九名子女,所以我很細個便享受到一般小孩子得不到的自由;我很慶幸自己九兄弟姊妹都沒有行差踏錯,那時秀茂坪有很多黑社會,我與同學仔在球場打波時,不下一次被不良分子滋擾。不過我由細到大都是那種不愛搞事的人,人家撩交打人家的事,我永遠都不會奉陪。」

去年謝天華勇奪《舞動奇跡》的「終極舞者」最高殊榮,再度發揮潛伏多年的跳舞細胞。 「laughing哥」一角令謝天華於《學警》中搶去不少風頭,不過當事人卻謙虛表示「各有各好」。

不想當人父

○五年謝天華迎娶了拍拖十二年的女友Tina,結婚三年,二人「育」有三狗,雖然太太多次被傳有孕,不過統統都是空穴來風;謝天華說自己對小朋友「OK」,卻沒有當爸爸的打算,畢竟成長在一個如此大的大家庭,或多或少都有「生仔恐懼症」。

「不要用我的家庭去相比,因為實在太誇張,今時今日的夫婦,就算幾喜歡小朋友,也不會像我父母一樣一生生九個,點養?上一代覺得生多多都無壞,天生天養,時代不同了,現在湊一個都難,莫講九個!在我認識的人當中,劉偉強兩公婆算是最多產的一個——四個女,我好多朋友婚後都決定不要BB,怕嘛,我的確怕難教。

「我經常聽身邊朋友說現在的小朋友『唔打得』,我不認同,太溺愛只會把他們寵壞;某程度我贊成體罰,那當然不是去到十幾歲還動手責罵,我意思是在小朋友懂性之前,有時在街上看見一些一、兩歲的小朋友尖叫扭計,身旁的父母束手無策,我會有衝動上前幫手教一教他。小朋友要吃苦才會成長,就像我一樣,我自問讀書不多,現階段還是在事業上拼搏,不要說錢,單是時間我都不多,所以我沒有做父親的打算。」

謝天華與Tina拍拖十二年才結婚,二人感情要好,不時被拍下兩公婆拖狗散步。 謝天華九八年回歸電視台,拍過《皆大歡喜》後,開始走小男人路線,甚得師奶歡心。

真的laugh了

multimedia1

聽到人家說「laughing哥」在《學警》中很搶鏡,謝天華謙稱一眾拍檔「好戲在後頭」的同時,還是按捺不住內心的喜悅。

「前幾日我一個人行百佳,身旁剛巧有個滿頭白髮的老伯伯推着購物車經過,他抬頭望到我,便主動跟我握手,然後溫文爾雅地道:『謝天華,你好,你演laughing哥演得很傳神,不錯,繼續努力!』語畢,他的太太即搭訕說:『我先生一向都只看英文台,特別鍾情警匪片,例如《24》,不過現在晚晚九點半都會轉去翡翠台看《學警》。」

倘若《學警》真的媲美《24》,謝天華固然值得高興,不過論振奮還是不及訪問尾聲,餐廳經理以「樓下人流太多」為由,提議謝天華走後門離開。

原來「走後門」不再是過街老鼠的專利,謝天華對上一次「走後門」,已經是《風火海》年代的事,難怪當事人聽後不禁咧嘴而笑。

眼前的「laughing哥」真的laugh了,笑得比劇中更燦爛更心甜。

《風火海》以陳小春為中心,謝天華永遠靠邊站,這張當事人企中間的合照,簡直是難得一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