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寵物  > 寵物醫健 2018 年 03 月 18 日

寵物善終 伴毛孩走到旅途終點

生老病死,是每個生命無法改寫的循環。毛孩跟我們走過十多年時光,來到生命之旅的最終站,家長如何陪伴牠們走到最後一程?

香港的寵物善終公司成行成市,要選擇一間合適自己愛寵的善終公司絕不能兒戲。

小黑小白是店裏的生招牌,Matthew形容牠們是「彩虹天使」。

生命是架列車,縱使有多少個中途站、多少位乘客上下車,總有一天會駛到終點。人常強調身後事的重要,毛孩身為家中的寵兒,也應能得以善終。而香港乃彈丸之地,人與寵物的身後事也只能以火化進行。按一下手上按鈕,毛孩就在火光熊熊中變成灰燼,需時大約一兩個小時,就可以正式送走愛寵。

除了火化,毛孩還有其他選擇嗎?去年一家水化善終公司成立,講求回歸自然,讓家長可以多個選擇。

負責人Matthew正解釋水化過程。

 

水化善終 嶄新技術

Pet to Nature負責人Matthew與太太都是愛狗之人,從前也光顧火化服務,但感覺過程似乎有點倉促。「人的身後事需要起碼半個月時間安排,又要棺木,有些甚至要山地。既然寵物是我們的子女,為何牠們的身後事又要如此匆忙呢?」Matthew想到這點就有開業的念頭,就與太太上網做功課,他指,水化善終早在二〇〇六於外國盛行,首先服務對象是人,後來也服務寵物。

整個過程會先由接收遺體開始。毛孩離開後三個小時內Matthew會親自接收遺體,再量好體重拍照予家長確認,完成清洗及消毒程序就會雪藏。「完成這些基本步驟,我們會與客人傾談儀式細節,讓他們親自揀選寶寶的小牀、毯子和花,棺木和壽衣也可選擇。再由寵物美容師為寵物打扮好,漂亮的走最後一程。到進行儀式當日,客人可邀請親友來到,吃餐飯,像吃『解穢酒』一樣,可以陪伴寶寶,在水化前再一次團聚。」團聚及儀式完成後,家長就可以隔着玻璃門,按下按鈕把毛孩由輸送帶送到水化機。

「水化」是如何完成的呢?Matthew解釋,做到水化就要控制三大原則:「水流、水溫及鹼性」。機器中不斷循環的溫和水流,不高於攝氏一百度,再加入鹼性的化學元素物質,大約二十至二十四個小時就完成,他形容整個過程像歷時三至五年的土葬。水化完成過後,可透過自然風乾形式,放置三至四日。因為用水處理,所以骨會較濕,另外骨灰壓縮處理完成後就可讓家長帶回家。事實上,水化完後會剩下的有水和骨,所產生的水包含毛孩的有機物質,有糖、鹽及氨基酸等,會一併放到儲水缸。家長可以以毛孩的骨灰加上包含有機物質的水,種植各種如桔樹、蘆薈等粗生植物,讓寵物的生命再次循環。

不同款式的骨灰盅,最小的可以放毛孩的牙齒。

 

家長可選擇各款紀念品,有擺設形式的骨灰盅,也有家長親手撰寫的紀念冊。

 

營運前後喜與悲

開業前的二至三年準備工夫,基於人對於寵物和善終的傳統思想根深蒂固,令Matthew困難重重。第一個困難是選址,「可能始終是善終服務,很多人都不想這類公司在自己的居所附近,有點阻滯。幸好找到這個地方,面積大的自然環境。」他也談到不少被投資者潑冷水的經驗:「有投資者思想傳統,認為港人未必肯為寵物花費太多,難以回本;又擔憂香港是個甚麼都講求速度的地方,水化的理念又似乎有點背道而馳。甚至有投資者曾問我,『水化是非法嗎?』、『意思是用鏹水處理嗎?』更問水化是不是只等於『煲湯』。」幸好最後找到明白此概念的投資者,去年年初終於成功開業。

從前做寵物用品批發出身的Matthew,自言自己跟夥伴在善終這行是張白紙,所以從接送遺體的第一步到最後都親力親為。開業半年,Matthew為不少毛孩處理好最後一程,其中一位毛孩是一頭寵物豬。他說:「我問客人為何會選擇水化,他笑言因為自己不想要燒乳豬。」半年間,Matthew感受到家長對寵物的尊重,小至倉鼠、刺蝟和龍吐珠,大至伯恩山品種的狗狗,家長也一一帶到這裏,不會計較寵物本身的大小與所謂的價值。「他們肯為寵物花工夫,當作家人一般看待,有的更會帶親友來悼念,輕鬆平和地歡送寵物。」

毛孩腳掌的倒模。

 

DNA頸鏈都是不少家長的選擇。

 

動物義工 善終經驗

第一次面對寵物離世的家長,心中多少會感到徬徨,只能靠朋友經驗或診所安排選擇善終公司。動物義工陳小姐,第一次經歷寵物急病離開後,選擇了朋友介紹的善終公司,及後的動物都在同一公司火化。除了第一次由善終公司職員來接遺體外,她每次都親自駕車護送毛孩。「我有幾次經驗都是家中久病的寵物安詳離世,雖說打個電話就有接送服務,但也希望自己親手送牠們最後一程,同時確保運送過程無失誤,因為我也聽聞過調轉遺體的事件。」

雖然該善終公司可能曾發生調轉遺體的事故,但陳小姐的經驗當中,也認為職員有盡善待遺體的責任。「很多動物臨終時很可憐,瘦骨嶙峋,毛色枯黃,但最後善終公司職員都幫牠們打扮得漂漂亮亮,看得出職員對遺體的尊重。」火化時,職員也會詢問她是否需要觀看過程,陳小姐就會親自按下火化按鈕並觀看火化開始的一刻,也會看看毛孩的骸骨,作最後告別。「待所有步驟都完成,交回骨灰時職員每次也會說『你可以帶牠回家了』,令我感覺窩心,真的好像把自己的子女帶回家一樣。」她也坦言,很難理解家長不送寵物最後一程的心理。

陳小姐提到該善終公司的其中一個特別之處:「那裏有個狗店長,當你傷心落淚了,牠會走來你腳邊,好像給你安慰一樣。」而貴婦犬小黑小白也是Matthew的生招牌,他形容牠們是「彩虹天使」,為善終公司添上生氣之餘,也希望客人可以得到安慰。

基於不同的信仰的家長需要,善終公司提供為家長提供不同的禮堂。圖為信奉基督教或天主教家長而設的禮堂。

 

為信奉佛教家長而設的房間。

 

可以邀請親友一同聚首的家庭房,歡送毛孩。

 

儀式服務包含的一般房間。

 

善終服務 良莠不齊

一九九九年,政府關閉了建於堅尼地城的寵物焚化爐,再沒有官方的動物火化服務,只有遺體收集服務,而自行埋葬遺體於泥土亦屬違法行為。因此,及後有大量私人經營的寵物善終公司冒起,以滿足家長需要。寵物善終公司主要位於市區工廈,焚化爐、龕位及所有儀器都安放單位內。可是隨手在網上搜尋,不難發現有關寵物善終公司的負面新聞,大多都對公司處理毛孩遺體的手法及態度感到不滿。

面對寵物善終日益增加的需求,政府到現時也無意為此發牌監管,以改善服務。除了公司焚化爐的氣體排放及衞生會受個別政府部門監管外,其餘服務都全無監管,導致現時寵物善終服務良莠不齊。事實上,因為善終公司參差的服務,以及所造成的環境衞生問題,過去有立法會議員曾向政府提出過質詢,亦難改變政府漠視寵物善終的態度,無意開設動物墳場及重開火化服務,也無意保障毛孩家庭的權益。家長在選擇善終公司前,除了選擇適合自己的方式,同時要多做功課,避免只顧圖利的無良寵物善終服務公司。

家長可用毛孩的骨灰種植各款粗生植物。

 

紀念花園裏擺滿一盆盆以毛孩骨灰種植的植物。

 

毛孩骨灰如何處理?

有人說骨灰不應放在家,會影響在世的人;有人說應該灑骨灰到毛孩生前喜愛的地方,讓牠不再留戀於世。對於處理毛孩骨灰,眾說紛紜,其實最主要是按照家長的信仰。陳小姐沒有信仰,也會參考過其他朋友的做法,她說:「往生就是往生,骨灰只是遺物。我會先安放一段時間,待自己捨得了,就灑走骨灰,灑到牠從前喜歡的地方,也意味着牠真正的離開。」

Pet to Nature有各款紀念品,讓家長選擇不同方式留下骨灰。

 

陳小姐家中的骨灰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