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8 年 03 月 16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靜海寺:香江流月去無聲

到南京,有個地方我覺得自己不能不去,因為那是香港百年迂迴曲折命運的源頭,那就是靜海寺(見圖1)。

靜海寺是一座建於明朝永樂年間的古寺,那是明成祖為了表彰大航海家鄭和下西洋功勳而建,並存放了他從海外帶回來的物品,甚至鄭和自己晚年也居於其中。因此如今寺內不單有鄭的銅像,亦有紀述其下西洋事迹的壁畫。

但真正讓靜海寺載入史冊的,卻是一八四二年,滿清在鴉片戰爭戰敗,被迫簽下其第一條不平等條約《南京條約》,把香港割讓給英國。雖然條約最後是在英艦「康華麗」(Cornwallis)號上,由中方代表耆英及英方代表璞鼎查(即後來首任港督砵甸乍)所簽署(見圖2),但之前的談判其實卻是在靜海寺內進行,這是因為當時正是盛夏,而船艙又狹小,可謂悶熱侷促難忍,所以英方提出要到附近岸上的靜海寺議約,雖然中方起初不願,但最終還是屈服。

靜海寺在清朝道光年間曾遭大火焚毀,之後再重建,之後又在太平天國和抗日戰爭期間兩度再遭戰火所毀,因此現址其實是第三次重建。如今寺內為了提醒國民「毋忘國恥」,設有《南京條約》史料陳列館,還復原了《南京條約》議約時的場景(見圖3)。

在這個復原了的房間內,牆上還掛上了三幅有關當時情景的速寫。原來這三幅速寫十分珍貴,是當時參加議約的英軍所作的。第一幅描繪英軍在下關江面放下舢板,然後在靜海寺的牌坊前登陸(見圖4);第二幅描繪清朝官員在靜海寺宴請璞鼎查一行(見圖5);第三幅描繪清軍在靜海寺外迎接英國談判代表。這三幅速寫是二○○一年時,英國學者Phillip Bruce將自己收藏的轉捐捐贈給靜海寺《南京條約》史料陳列館。

 

 

 

 

除了這三幅速寫之外,牆上還掛上了《撫夷日記》(Diary of Appeasing Foreigners)、《利洛日記》(The Closing Events of Campaigns in China)、《在華作戰記》(The Doings in China)等當時記錄談判的原始文獻之有關章節摘錄。

有關靜海寺和這「百年恥辱」,還有一則小故事。話說,條約簽署後不久,靜海寺內一個小和尚有次外出,在另一寺掛單,在吃飯時不經意提到自己來自靜海寺,不料旁邊的一個大和尚聞之後大怒,一個巴掌把他打得飯也吐出來,大和尚甚至下了逐客令,斥其有辱佛門。小和尚回到靜海寺後向老方丈報告,後者聽了後面如死灰,沉默無語,並且一整天內不喝不吃。小和尚憂心如焚,跪求方丈不要如此。這時方丈才老淚縱橫,連說「罪有應得。」從此更囑咐寺內眾和尚,出外不要再輕率說出自己來自靜海寺。想不到,佛門淨土,也受到這「百年恥辱」所沾污。我不知此小故事真假,但也反映同胞視這割地賠款條約恥辱之深。

現今靜海寺外有一座鐘樓(見圖1右方),內裏放有一「警世鐘」。原來,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祖國,經一位南京市民提議,市內募捐及鑄造了青銅大鐘一座,安放在此,並命名為「警世鐘」。鐘體正面鑄「警世鐘」三個大字,背面則鑄「前事不忘,後事之師」。鐘體高一點八四二米,寓意《南京條約》簽訂於一八四二年;鐘的頂部有一七點一厘米高的火球,寓意七月一日香港回歸;鐘的肩部有12隻和平鴿,象徵當時的12億中國人民;鐘裙上有兩條龍,代表黃河、長江,又象徵着「龍的傳人」;兩條龍的龍頭相對,之間是南京市市花梅花;梅花下方是一道環繞鐘體一周的回紋,象徵香港與祖國不可割斷的血緣。

警世鐘於一九九七年六月落成,並於六月三十日香港回歸前夜舉行了隆重的撞鐘儀式,如今每年的八月二十九日(即《南京條約》簽訂日),都會舉行撞鐘儀式以作為紀念。
我到靜海寺參觀時,發現這裏頗為冷清,遊人寥落,不似南京其他歷史建築般熙來攘往,但就是這個蒼涼地方,當年為香港翻開了殖民地百年滄桑的第一章,長溝流月去無聲,轉眼間已經近兩百年了,古剎依舊在,但香江卻幾度夕陽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