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校長視野 2018 年 03 月 01 日

陳繁昌

陳繁昌教授,香港科技大學校長。出身筲箕灣阿公岩。 獲獎學金遠赴美國加州理工學院修讀本科及碩士課程,並在史丹福大學攻讀博士。 留美四十年,歷任耶魯大學及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教授、美國國家科學基金助理署長。 陳教授大半生尋找教研夢,對教育、科技發展、培育年輕一代亦有獨到見解。

科技新春

首先,祝賀大家新春快樂!執筆之時正身處美國史丹福大學,「Happy New Year」等恭賀說話在校園內此起彼落。還記得一九七○年,我初到美國,當時農曆新年在美國社會不甚流行,隨着華人人口日益龐大,農曆新年漸受美國主流社會重視,但受熱捧程度仍不及其他種族的傳統節日。

例如,美國部分地區擁有龐大猶太人人口,猶太新年雖不是美國法定假期,但仍有不少企業自訂假期慶祝。在我曾任教的一些美國大學,大學都會建議教員避免在猶太新年舉行考試,並容許猶太學生請假回家慶祝。我認為農曆新年在美國的影響力還不及猶太新年,但農曆新年在當地漸受重視─二○一五年六月,紐約市長白思豪宣布將農曆新年定為當地公立學校假期,相信不久將來陸續有其他城市仿效。

這些年來,我留意到科技如何影響着一些傳統習俗(如農曆新年)。從前,我在美國要專程排隊打長途電話給香港的親戚朋友拜年,長途電話費亦相當昂貴。回港機票更不在話下,我當時儲了兩年錢才能買到首次回港的機票,要身處四面八方的親人過時過節回港團聚,並非易事。有時,我們會郵寄心意卡互相問候,如果有時情況許可,我們會直接見個面送個禮。

科技打破了地域界限。今天,我們可以在網上購物,再安排直接送到親友府上;電子賀卡亦早已取代郵寄心意卡,過去兩星期,我已收到逾百封賀卡;現在機票價錢較從前相宜,越洋探親亦變得較容易;互聯網與即時通訊應用程式的盛行,讓我們能隨時隨地與身在外地的親友聯繫,長途電話頓變成歷史遺物;隨着中國高鐵投入春運,大大紓緩春運壓力。

對我來說,科技化對傳統習俗最大的影響莫過於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執筆此刻,我的一家四口分別身處四個不同城市、三個不同時區(最長的相距十一小時),我們每天都靠電郵、短信、WhatsApp、微信及FaceTime視訊聯繫。我們可以從網上新聞平台,了解親友身處之地區所發生的事,同樣有助傳遞關愛之情。香港年前遭受十號風球天鴿吹襲,我的兒女就立刻致電詢問我的狀況,表達關心。同樣,當我知道兒女所居住的城市遇上如山火或大風雪等天災時,我亦會同步留意。住在加州的弟弟們只需上網,就比我更快取得香港的最新資訊。我的兒女認為這些即時資訊與溝通都很理所當然,然而,在我小時候,這些都是天方夜譚。

這些「社交溝通程式」實在是人類歷史上其中一項最具影響力的科技發展,這不僅令人類的生活變得更方便,最重要的是,這拉近了我們與親友彼此間的關係,真正做到「天涯若比鄰」。難怪創辦這些科技的人都卓然有成,他們為世人帶來了莫大貢獻。

科技讓我們的距離拉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