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8 年 02 月 25 日

幾萬呎地忽然斷供 寮屋地主離奇失蹤

一個幾萬平方呎的寮屋地,一次收地風波,將該地地主從發迹到忽傳失蹤的耐人尋味事迹,再次被翻出來。

事緣,農曆新年前荃灣芙蓉山村一班寮屋村民獲通知,地主早年將地抵押予銀行,惜近年斷供,銀行一度要求收地,最近才暫緩至新年後再定斷。隨時無家可歸的二十多戶寮屋村民,千方百計聯絡地主也不果。有村民表示,地主傳失蹤多年,一四年最後一次見他,「係他約我們出來飲茶,望落去他至少七十歲,衣着光鮮。」惜翌年起,村民再找對方卻杳無音訊。

本刊揭發,地主梁德將靠地產起家,在業內薄有名氣,是荃灣屋苑翡翠廣場的發展商,當時套現近兩億元。他風光一時,曾養「盈運到」、「日時拱貴」等馬匹,惜近年銷聲匿迹。本刊成功找到其生意拍檔,但他甚為忌諱,不願多提。記者同時到梁德將報稱的公司地址及住址,均查無此人。

涉事地皮屬商業價值低的農地,盛傳有人吼中該地鄰近廟宇,有潛質發展價以十億元計的骨灰龕場,惜發達大計阻滯重重,或影響資金周轉。

一頭白髮的梁德將,在地產界薄有名氣,由他出任董事的譽地投資是荃灣翡翠廣場的發展商。

正月頭,到處洋溢着喜氣洋洋的氣息,但荃灣芙蓉山村的一角卻瀰漫着愁雲慘霧,二十幾戶寮屋居民愁眉深鎖,度過可能是在該村的最後一個新春。

六十歲的嚴太,嫁入嚴家後一直在這裏居住,一住已三、四十年,「間屋係老爺留低,他很久以前來到這村搭建整間屋,如同我們的祖屋。」從事護理員的她,把這間破舊的祖屋視為瑰寶,去年不惜花費四十多萬元修葺,「屋頂鐵皮開始滲水,牀褥、被單全都浸到發霉,我便在屋頂加塊板防漏水。」

怎料地政署指防水板是違規僭建,要求她正式入紙申請裝修,但必須徵詢地主同意,她才開始左撲右撲追查地主身份,試過根據查冊致電地主所屬的公司,但依然杳無音訊,「有村民話地主一早失蹤,又如何徵求他同意?」

事件擾攘近一年,其裝修申請終獲地政署酌情批准,以為修葺好居所,日後可從老人院接患病截肢的丈夫回家,怎料一波未停一波又起,最近她突然收到通知,原來該地早年被抵押予創興銀行,地主斷供多年,銀行決定收地,嚴太一家團聚的美夢隨時成泡影,過年後隨時面臨無家可歸的窘局。

社工戴天娜跟進嚴太等受收地影響居民的求助,她指出,地主過往無向居民收取租金,雙方不相往來,大部分村民不清楚地主是何方神聖。亦有小部分村民要在村內進行工程,需要得到地主同意,但近年試過以不同方法聯絡,始終徒然。有村民透露:「村內條馬路好多年前要整,都找不到他!」

芙蓉山地權分散,毗鄰竹林禪寺、結蓮庵、觀音巖等多間佛寺廟宇,有潛質做市值數以十億元計的「骨灰龕城」,部分地主吼中該商機才買地。

 

四年前曾見地主

受收地影響的村民黃先生,可能是該村最後一位見過地主的人。他表示,該地段的地主叫梁德將,他一四年見過對方,「是最後一次、亦是唯一一次。當時村民見有塊地荒廢咗,想除草滅蚊,騰出空間來用。」梁德將聞訊後主動聯絡他,提議把「管理權」以每年五百元租給村民,「他約我們出來飲茶傾,望落去他至少七十歲,衣着光鮮,談吐清晰,完全唔覺有財政問題。」

該份「管理權」租約本應每年更新一次,但翌年黃先生再也不能聯絡上梁德將續約,「打咩電話都無用。」村內流傳有人疑有財政問題,瀕臨破產,無人向稅務局交地租,及後由土地承按人創興銀行向稅務局交地租。

芙蓉山村佔據大半個山頭,早在六十年代已有人在這裏,未經土地擁有人同意建屋,落地生根的村民一代代將屋繼承下去;亦有部分村民搬出該村後,並將寮屋出租。

全村至今住有一百多人,受影響村民達二十幾戶、四十多人。該處土地擁有權相當分散,由眾多個地產商及業主擁有地權。聲稱代表創興銀行的律師行職員指,斷供的地段佔約數萬平方呎。

地主被傳人間蒸發兼斷供,一班村民急如熱鍋上的蟻。本刊嘗試揭開這位神秘地主消失之謎,無意間發現他有點來頭。

根據公司註冊處資料顯示,該地段擁有人是麗景城有限公司(Fairview City Limited),原本董事是梁德將和劉創堅。該公司於九四年九月成立,翌年即以一千四百萬元購入該地段,九七年再向廖創興銀行(創興銀行前身)申請按揭貸款。

根據該公司九八年周年報表,其時公司按揭未償還資金為二千五百萬元,之後每年報表也指,這筆貸款金額一直維持不變。但○七年打後,該公司再也沒有呈交周年報表。沉寂多時,一四年十二月,創興銀行向該公司提出按揭訴訟,數天後持有該公司七成股份的劉創堅,突然辭任董事,但未有資料顯示他已退股。

一班面臨迫遷的村民去年冬至冒寒前往創興銀行遞信請願,要求銀行暫緩收地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