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校長視野 2018 年 02 月 22 日

陳繁昌

陳繁昌教授,香港科技大學校長。出身筲箕灣阿公岩。 獲獎學金遠赴美國加州理工學院修讀本科及碩士課程,並在史丹福大學攻讀博士。 留美四十年,歷任耶魯大學及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教授、美國國家科學基金助理署長。 陳教授大半生尋找教研夢,對教育、科技發展、培育年輕一代亦有獨到見解。

情謎梵高

以前,我曾寫過一篇有關電影「中國梵高」的文章,講述大芬村一名以複製梵高油畫為生的畫家,千里迢迢到荷蘭阿姆斯特丹參觀梵高博物館和他的墓地的故事。最近,我又有機會看到一套有關梵高的電影—《情謎梵高》(Loving Vincent)。《情謎梵高》由波蘭、美國及英國三個國家共同製作,去年亦有在香港上映。無獨有偶,去年波蘭首都華沙被選為2017年文化之都,而本片上映後亦獲得多個獎項。《情謎梵高》的英語標題Loving Vincent,其實是梵高死前最後一封信的下款,收件人是他的弟弟西奧多(Theodorus Van Gogh)。

《情謎梵高》的特別之處,在於全套動畫均由手繪油畫所構成。觀看本片,有如到梵高博物館一遊,名畫如《星夜》及《星空下的咖啡座》當然會在電影裏出現。與迪士尼和彼思的動畫不同,這些油畫全部由人手繪畫,製作小組由全球5,000位畫家中挑選125位組成幕後隊伍,耗時數年以梵高的筆觸完成65,000幅手繪油畫,過程之艱巨可想而知。

電影大部分內容和場景,都以梵高的作品為骨幹,令我不禁聯想,這會是偶然嗎?想深一層,這當然是導演刻意安排。以我所見,梵高是一名寫實派,他的作品亦多以日常生活的人和事為題材;《情謎梵高》既然以梵高的一生為主題,那麼他繪畫的每一幅畫自然是上佳的「原材料」。固然,梵高所畫的800幅作品,並不足以敘述他的一生,所以電影不時亦有些新畫的黑白畫加插其中。以圖敘事,是以前電影的常見手法,我看了也不覺得突兀。

看過電影後,我才知道,原來梵高於晚年才執起畫筆成為藝術家;他之前的事業多不如意,日常生活更要依靠弟弟西奧多救濟。梵高覺得自己是失敗者,辜負了父親的一番期望。移居到法國南部一個小鎮後,他每天不分晝夜都在畫畫,在短短八年間,共完成了八百幅作品,但在他有生之年卻只有一幅售出,可謂懷才不遇。今天,我們都知道他是一代大師,但當時他的心理壓力之大,旁人實在難以估計。我想,梵高的故事,應該會引起許多觀眾共鳴;我們人人都曾經歷過人生和事業低潮,但當中有多少會如他一樣堅持到底,不放棄追求夢想?

電影的片尾曲是1971年麥克林(Don McLean)的名曲「梵高」(Vincent, 也被慣稱為Starry, Starry Night),由年輕英國女歌手哈瓦絲(Lianne La Havas)演繹,其磁性聲音令我難以忘懷。年輕時,我也很喜歡這首歌,並不時拿起結他彈奏自娛,但從未細想歌詞背後的意思。看畢本片,再聽着這首歌,我忽然大悟;其中兩句,如「they are not listening still. Perhaps they never will」(他們聽不入耳,也許以後也不會)更令我眼睛泛起淚光。也許,這是歌詞和梵高悲情的故事兩者產生的化學作用;也許,看着屏幕裏梵高的種種經歷,我以前人生的低潮正一一在腦海中浮現。一套好的電影,確實能扣人心弦,這次我又多一番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