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8 年 02 月 02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美齡宮:宮花寂寞紅

蔣介石不錯是一代梟雄,雙手沾滿血腥,但對太太宋美齡,卻是百般憐愛,有其鐵漢柔情的一面,從他當年在南京的官邸,亦可見一斑。

當年這座南京官邸(見圖1),最初叫「小紅山官邸」,後正名為「國民政府主席官邸」,後來好事者把之戲稱為「美齡宮」,因建於梅嶺,在文革期間,又因政治忌諱而改稱為「梅嶺宮」。

這座官邸被譽為南京最優雅建築,最讓人驚艷的,不是其室內設計和陳設,而是這座建築與四周環境的整體布局。若然在深秋從高空俯瞰,它就像一顆寶石,鑲嵌在一樹黃葉的梧桐樹所組成的「頸鏈」上(見圖2)。據說,蔣是要以此作為禮物,表達對太太的深情愛意。

美齡宮除了地庫那一層之外,地面共有三層。第一層設接待室、衣帽間、秘書辦公室及臥房、廚房、洗衣室、工作人員臥房等;而第二層則用作會客和辦公用途,設有會客廳和宴客廳,以及蔣的辦公室等;至於第三層則為私人起居部分,設有蔣宋夫婦倆的臥房和私人小餐室,以及小教堂等。

上到二樓,那是官邸的公事樓層。最先進入的是會客廳(見圖3),這裏擺的是西式沙發及傢俬,當年蔣宋在此接見過國民政府的軍政要員,以至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美軍事顧問馬歇爾等,商討軍、政、經濟大事。客廳旁就是宴客廳,擺放的也是西式長餐桌,用的是西式餐具(見圖4)。

 

 

同一層,還設有蔣的辦公室(見圖5),這裏簡潔明淨,最矚目的,是房中掛上國父孫中山的大照片,旁邊更一併掛上國父的勉勵說話,包括「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的對聯,以及「天下為公」的橫幅,蔣明顯以此自勉,以及彰顯他對國父革命的傳承。

上到三樓,那就是官邸的私人起居樓層。大家最感興趣的,或許就是主人家的臥房。臥房最大特色,就是竟然分為主臥(見圖6)次臥(見圖7)兩區相鄰,朋友笑問,為何蔣宋夫婦臥房會分為主臥和次臥?難道是預備兩公婆嗌交時,可以俾宋美齡「一腳伸老公出去瞓」?實情是,因為蔣宋兩人的生活習慣十分不同,軍人出身的蔣慣了早睡早起,但相反,宋卻愈夜愈美麗,夜生活多姿多采,慣了晚睡晚起,所以為了互不影響對方休息,才準備了兩個臥室。

 

 

臥室旁邊有個小客室,是蔣宋夫婦倆私人用餐的地方,但話雖如此,兩人偶爾也會在此宴請客人,例如北平守軍司令傅作義,餐後寒暄,蔣說:「在我這裏用餐過於簡單了。」傅急忙說:這是總統給我的最高禮遇了!」但只可惜,這「最高禮遇」最後也沒有讓傅知恩圖報,最後在平津戰役中,還是選擇不戰而降,讓解放軍和平解放北平。

同一層,還有一個小教堂(見圖8)。宋美齡的父親宋嘉澍(洋名查理)是傳教士,所以幾乎全家都是虔誠教徒(宋慶齡較有爭議)。當年蔣要迎娶宋,宋父已逝,由宋母倪桂珍作主,她起初因蔣已婚及非基督徒而強烈反對,蔣於是離婚及開始讀聖經,後來更受洗。在官邸內這座小教堂,每逢周日早上,蔣宋便在此做禮拜。抗戰勝利後,蔣從重慶還都南京,便把這小教堂命名為「基督凱歌堂」,一是慶祝抗戰勝利還都南京,二也是形容朗讀聖經時聲音如歌聲般悅耳。當時司徒雷登,以及馬歇爾伉儷,都常來這裏和蔣宋一起讀經及做禮拜,有關經濟援助與中共談判的策略等,往往就在禮拜前後商定。橫楣上「基督凱歌堂」幾個字,是由蔣親筆題字。

參觀完美齡宮的室內陳設,用今天的眼光,算不上是奢華,反而讓人覺得設計上很有品味(相信這應歸功於宋,而與軍旅出身的蔣無關)。但實情是,當年在建造過程中,經費曾經大大超支,受到輿論的非議,以致一度停建,於是在一九三一年開工,到一九三四年才竣工(也有一說是一九三六年),因此也成了政敵批評蔣宋貪腐的口實。

無論如何,俱往矣。白崇禧之子、台灣名作家白先勇,曾於八十年代到美齡宮再遊,望着這個他年幼時曾經參加過聖誕派對的地方,憶起當年的冠蓋雲集、觥籌交錯、宋美齡的綽約風姿,對比眼前人去樓空的蒼涼景象,不禁發出了「宮花寂寞紅」的感慨。

(南京行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