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8 年 01 月 26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人間正道是滄桑

說到在南京最著名的歷史政治建築,不少人想起的,都會是民國年代國民政府的總統府(見圖1),這不單是因為孫中山、蔣介石等歷史巨人都曾經在這裡辦公,留下了一鱗半爪,更因為當年一幀照片和一首詩,象徵了政權更替的一幕,深印內地同胞的腦海之中,而那幀照片,就是與總統府有關。

話說,到了一九四九年首季,國民政府在內戰中已經大勢已去,首都也搖搖欲墜,到了四月二十三日深夜二十四日凌晨,解放軍攻入總統府。於是就有了這幀照片:解放軍戰士在總統府樓頂站成直排,象徵把統治者國民政府踩在腳下,向全世界宣示中國共產黨和解放軍的勝利(見圖2)。

曾經有長時間人們認為,這幀照片是在攻入總統府那一天所拍攝,但近年,拍下這照片的解放軍「三野」35軍隨軍攝影記者鄒健東,卻在訪問中道出另一個版本。

話說當時是凌晨,光線不足以拍下照片,另外,鄒自己也不在先遣部隊中。其實這是幾天之後,想到「佔領總統府,是中國歷史上一個極其重要的事件,它標誌着一個舊政權的覆滅和一個新時代的開始。在請示部隊領導同意後,在官兵們的積極配合下,鄒健東舉起了相機,拍下了一組解放總統府的珍貴的歷史照片,其中就有那張解放軍官兵們在總統府門樓上歡呼的照片」。

這個訪問見諸〈解放軍占領南京「总统府」照片拍攝揭密〉一文,上載於《人民網》,相信有足夠權威性。

這篇訪問中,提到拍攝時間是四月二十七日上午十時許,但在另外一篇〈鄒健東:定格歷史瞬間的攝影戰士〉的專題報道中,卻說拍攝時間是五月上旬。

無論如何,解放軍攻下總統府,讓中共上下雀躍歡騰,捷報傳回北京(當時稱北平),毛澤東心情大樂,於是寫下了著名的《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這七律詩:

「鐘山風雨起蒼黃,百萬雄師過大江。

虎踞龍盤今勝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

當中「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這兩句,更是不少人包括我自己的至愛。

說回總統府,今天當然大家不會看見解放軍戰士在樓頂站成直排,但前述這幀照片,以及另一幅由陳逸飛和魏景山所作的著名油畫《攻佔總統府》(見圖3),同見於總統府,用以見證「日月換新天」這歷史性一刻。

總統府的原址,已有六百多年歷史,在明代是親王府;到了清代,就成了兩江總督衙門;到了太平天國時,洪秀全以此為天王府;到了民國,才成了總統府。所以今天大家到此參觀,除了看到國民政府之外,也看到太平天國的遺跡,如上面掛有「太平一統」四字,洪秀全當年的龍椅(見圖4)。

沿着長長的走廊進入總統府前廳,會看到上面懸上由孫中山題上「天下為公」四隻大字的橫匾(見圖5),道出了一代偉人對政治的願景。之後會見到禮堂、會客室、國會會議廳等。

再往內走,會見到子超樓,那是以原國民政府主席林森(字子超)名字來命名的大樓。當年很多內地同胞對此都充滿好奇,很想走進內裏看看,為的是傳奇人物蔣介石的辦公室,就是設在這裏。在中共的政治宣傳下,同胞心目中,蔣介石乃貪污腐敗之徒,所以辦公室也應該窮奢極侈,不料來到一看,卻只是一間小小的房間,陳設相當簡單,讓不少參觀者大失所望。(見圖6)(當然,也有人會認為辦公室不作得準,起居飲食的官邸才見真章,那就讓筆者遲一兩期在本欄再作分享。)

當然,還有更為儉樸的,那就是孫中山。一九一二年一月一日深夜,孫在總統府就職中華民國首任臨時大總統,接着就在這裏的辦公室工作,更把卧室設在辦公室旁邊,以方便自己日以繼夜的工作。只可惜,只是短短三個月,他就把總統一職讓了給袁世凱,為了大局而自行引退。單看孫的辦公室(見圖7)和卧室(見圖8)裏陳設的儉樸,就讓人對這位政治人物肅然起敬。

(南京之旅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