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8 年 01 月 20 日

記者睇樓放蛇 經紀慫恿僭建 直擊千呎地下行宮如何煉成

新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及丈夫潘樂陶的兩間獨立屋,被揭最少有十處、共一千七百多平方呎的僭建位置,包括共一千多平方呎的僭建地庫。

其實,這種地牢只是碎料,本刊記者早前到上水歌賦嶺別墅放蛇睇樓,其時屋苑推售二百五十多間一手獨立屋,有地產經紀透露,不少獨立屋業主喜好自行擴建空間,「地牢最難捉,無人投訴你,基本上無人知。」他慫恿記者購入後加建地庫,「因為這個則形易做,好多人都做!」有經紀更將獨立屋的僭建地庫當成賣點,吹墟單位面積大咗,更值錢,僭建位置的呎價與原則的呎價相若。

有工程承辦商更踢爆,一名前國企高層購入該屋苑單位後,耗費三百多萬元挖掘逾千平方呎的地庫,令單位面積擴大一倍。最誇張是屋主未經批准,擅自安裝升降機直達其他樓層,更一度想安裝防彈玻璃。及後,因與承辦商鬧翻,有人向屋宇署舉報該項僭建工程。屋宇署回覆指接到舉報後,已向業主發出清拆令並獲遵從。記者日前再到上址視察,發現該單位現已還原,但隔籬屋卻仍然疑似僭建物。

獨立屋僭建問題普遍,上水歌賦嶺別墅被揭有富商狂僭建單位。

新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履新一日即爆僭建風波。屋宇署證實,她與丈夫潘樂陶的相鄰別墅單位共涉及十項僭建,包括兩間約百呎的天台屋、玻璃露台、外牆擴建物、車房頂玻璃簷篷、一百多呎的花園水池,以及兩個各五百多平方呎的地庫。上周有工人在鄭、潘屋外搭建棚架,準備展開還原工程。

低密度獨立屋瘋狂僭建似乎已是業內公開的秘密。本刊記者早前佯裝內地客放蛇睇樓,隨同一名自稱Alex的地產經紀參觀新開售的上水歌賦嶺別墅,「兩年前分階段推出時加價再加價,一路加都仲有人接貨!」他透露,發展商推售二百五十幾間獨立屋,幾乎悉數賣出,當時僅餘十一間獨立屋,每個物業原則一千九百多平方呎,一手售價逾三千三百多萬元。

「呢度則形好!」Alex一邊帶記者睇樓一邊指着沿途的獨立屋,竟落力推銷該處的僭建物,「看!這就是在車房間出來的工人房。」記者乘機追問,是否違規僭建,他肆無忌憚高聲說,「當然係違規!但實際上好多人咁樣做。」

該屋苑的獨立屋樓高三層,一般設有車房及庭園,庭園外有一層樓高的花槽,該花槽設樓梯通往一樓,使庭園有三面圍牆。記者聲稱要與夫家父母同住,希望有較大生活空間。Alex即帶記者出庭園拍心口說,「無問題!你看,只要在這裏加設一個玻璃屋頂,拆咗道門,庭園面積變晒房,地下房間即時大多一倍!」

他又建議老人家住地下,兩夫妻住二樓,「老人家又唔會嫌細,你又有私人空間!」他又着記者放心,「你想想,個頂封實晒,鋪晒石,外面點會睇到?」

記者佯裝內地客,跟隨一名自稱Alex的地產經紀前往上水歌賦嶺別墅放蛇睇樓,他指不少獨立屋都自行擴建空間,更慫恿記者購入後加建地庫。

 

如同地底多建一屋

記者裝作有點猶豫,Alex又再落嘴頭說:「聽過有人在花園底挖地牢。」面對記者質疑目光,他即說,「做到!但香港不可以合法做地牢,所以要偷偷哋。」他指,有客人「全部都挖晒」,「唔止庭園,佢諗住橫掂都掘,連客廳底都掘埋,仲大過一千九百呎!」換言之,僭建工程形同於地底多建一間屋的同等面積。

他說地牢「最難捉」,「做完無人知就得。」並教路說,屋宇署一般依賴高空瞰察巡視僭建,「只要不是天台玻璃咁易影到相,一般地下的小規模僭建物無投訴就不會捉。」他指管理處通常都不會隨便讓外入進入拍照,政府人員想進入屋苑搜證都有難度。有地產業人士透露,加建的樓面面積,與原則面積的呎價相若,無形中令物業價值提升不少。

獨立屋僭建已成為「常識吧」,工程承辦商黃景釗曾承接該屋苑一間獨立屋的僭建工程,後來遭對方拖欠工程尾數,黃景釗於是「爆大鑊」指屋主是內地一名富商,「佢自稱是深圳廳級幹部及前國企高層,當初搵我陪佢睇盤,最終以三千三百幾萬元購入其中一間獨立屋,面積約一千九百多平方呎。」

記者日前再到上址視察,發現丘姓富商的單位(藍框)已還原,他附近兩個單位則疑違規加設玻璃屋頂(紅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