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8 年 01 月 20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生命的味道回來了

走過半生,還未有大病,其實應該感恩。憑記憶粗略估算,小毛病出現最多是喉嚨痛,由起初的喉沙,漸漸感到喉頭腫痛,然後發炎、失聲,才肯死死氣睇醫生!出現第二多的是傷風感冒,起初階段總是試圖用成藥或民間食療方法治症於萌芽階段,但往往是事倍功半,而且病魔似乎故意對我這類冥頑不靈之徒狠下毒手,把平日捱得吃得的人折磨得人不似人!

上星期的一場大感冒,感受至深。發病頭兩天,渾身痠軟乏力,偏偏遇上寒流襲港,換上龍精虎猛的日子,區區攝氏十度八度,怎可能難倒近來常到高緯度地區的我,但猛虎變病貓,穿多幾件衫和披上保暖披肩,也從心底裏抖顫出來。更要命發燒了,然後無端端喉嚨痛,咳嗽由幾聲喘得愈來愈頻密,張口只為吐痰,本來已沒氣力說話,此刻更加半個字也不想多講。

人人都說傷風感冒的良藥是休息,倒頭大睡兩三天便又一條好漢,奈何牛命一條,相信做到至死方休,尤其在這段非常時期,「Plan E」第二趟赴歐洲採訪街頭小食的行程如箭在弦,留港的日子在倒數階段,很多工作必須做妥才可上路,惟有拖着半條人命伏在電腦前。

病之所以令人難受,除了身體飽受摧殘,還因為吃龍肉都無味!不知是因為體虛提不起勁揣摩味道,還是因為六、七種藥丸將舌頭的感應毀了,吃甚麼都索然無味。

從小的經驗不知不覺間變成習慣,患病便吃鹹瘦肉煲粥,或者火腿通心粉,謂之「正氣」。煲粥麻煩,出街買粥又有味精,到茶餐廳快餐店買火腿通粉,乾手淨腳。西藥多要求飯後服,於是吃過早午晚三餐便服藥。總不能整天都吃通粉,吃了兩天覺得自己更淒涼,這種心態只會使人更消沉,為今之計首先收復生活的味道。

寒風中隨一眾親友赴跑馬地山光道會所的六化廊餐廳,有人選吃煎鱸魚,有人鋸羊扒,我努力翻閱菜牌,海南雞是絕對不可以的,祖母早已教落,傷風感冒吃不得雞,港式豬扒飯炸焗兼備,東南亞食品不辣都辣碰不得,全本菜牌似乎只有桂花魚湯米線是病人可以安心吃的。

當侍應捧着一個大碗從遠處走來,其實沒甚麼期望,畢竟魚湯米線吃得不少,但大碗子放下,生活……不,是生命的味道回來了!鮮明的桂花魚片,新鮮的紹菜和草菰,然後呷一口魚湯。味覺回來了,三扒兩撥吃完整整一大碗,我覺得比吃一天藥更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