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0 年 07 月 06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不能回味

內地朋友來港,有人託她買魚肝油丸,在銅鑼灣逛了半天,到過很多家藥房,反而令她拿不定主意。開在銅鑼灣鬧市的藥房,打開門都是專做內地自由行旅客的生意,以為五花八門的藥油最多,原來魚油丸亦令人眼花撩亂。

多年來香港是世界各地遊客的購物天堂,但開放自由行之後,這個名號應該改為「內地人的購物天堂」。好幾位內地朋友不約而同認為在香港購物有保證,用廣東話說是「信得過」,他們都覺得在國內除了真假難辨,對質量也沒信心。我大膽代表香港多謝他們的信任,但提醒不可盡信人言,以及便宜莫貪。買魚油丸的朋友就是聽了那句「不可盡信人言」,結果一樽也沒有買。

原來魚油丸的牌子很多,種類也很多,問這一隻,藥房職員說出一大番效用,問那一隻,又有一大堆好處,問多兩隻,效用有差異也有相同,而最巧合是幾乎所有藥房的職員,都另外推介其他補充劑,說與魚油丸一併服用,效果才最好。我這位朋友並非吳下阿蒙,她見每位藥房職員好像比醫生更有醫學常識,便指出講得愈真,感覺愈假,怎敢相信他們的說話,於是要我介紹一隻「信得過」的魚肝油丸。

她搵錯人了。我一生人記得最早最憎吃的東西,便是魚肝油!小時候被認定是家中最瘦弱一員,媽媽不知聽甚麼人意見,買來樽裝的魚肝油要我早晚吃一大湯匙。世上竟有這麼難吃的東西!跟魚肝油相比,苦茶美味得多了,苦茶只是苦,不會令人作嘔,但魚肝油未吞入口,聞到朕味已反胃。最慘是它很「杰」,被人揑住鼻子,一口不能完全吞下,有一半份量仍黏在湯匙上,媽總說很貴的,而且吃一半無效嘛,硬迫我舔乾淨,這個與舌頭全接觸的過程,比死更難受。當時每天受難兩次,你們應該明白今天為甚麼我對魚肝油那麼厭惡。

後來媽媽發現新大陸,有魚肝油加入了橙味:「阿權,好飲好多呀。」你非魚,焉知魚兒快不快樂。咳藥水染了紅色,加了所謂櫻桃味,本質仍是可惡的咳藥水,有乜好飲?魚肝油加了橙味,蓋得過濃到化不開的腥味嗎?我捱過一樽,甚麼滋味我最心知肚明。魚肝油或者真的有益,但當吃的人心理上抗拒,身體會乖乖吸收嗎?我認為最終是徒勞無功的,看我一瘦便瘦了幾十年。

我懷疑後來連益力多也不喜歡,其中一個原因是益力多的顏色,太似當年的原味魚肝油。我只能對益力多說句:「對不起,你被連累了。」

再後來,大抵製魚肝油的人知道腥味太趕客,研製出膠囊裝的魚油丸,還故意以晶瑩通透的膠囊製造來呃細路。未捱過液態魚肝油的細路仔,魚油丸實屬大恩大德的東西。但對我來說,無論魚肝油以甚麼形態出現,我都不想回味!

我當然不知道哪隻魚油丸好,無從介紹,我更苦口婆心勸告這位內地朋友,認真為人家那位身體瘦弱的小孩想想,做做好心,不要輕易為孩子留下苦不堪言的味道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