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娛樂一針 2017 年 12 月 19 日

黃庭桄

《東周網》總編輯、《東周刊》副社長、兼星島新聞集團娛樂、名人、副刊總監。傳記著作有陳方安生《盡付笑談中》、鍾鎮濤《麥當勞道》、沙士紀實《香港還有英雄》和慈善義賣的《一念天堂》、《Cash Happy Book》,哲理著作有《人生何處不Laughing》、《一百個人的遺憾故事》、《眾善孝為先》、《娛樂一針》、《Fly Me To The Moon》、《送你一對翅膀》、《潮爆神獸卡》、《曾付出幾多心跳》、《終於在眼淚中明白》等。

懷念像鐵軌一樣長

愛寫詩的人,天生浪漫,一些情一些事,在妙筆之下,都可以化成一首詩。

生於農曆九月初九的著名詩人余光中,借用重陽登高常見的植物,自稱為「茱萸的孩子」。他結婚六十一年的愛妻范我存,鶼鰈情深,七年之間,生下四女一男(男嬰在出生後三天不幸夭折),余光中既自嘲活在「女生宿舍」,又甜蜜地稱呼愛妻為「小袋鼠的媽媽」,幸福洋溢。

這段情牽七十年的愛,青梅竹馬,范我存是余光中的遠房表妹,初邂逅時,范十四歲, 余十七歲,相識不久,余光中便送上刊登了自己翻譯作品的雜誌,上款親暱地寫下「范咪咪」。

二人的青春歲月,都在抗戰中度過,輾轉逃難。四九年范我存隨遠房親戚去了台灣,翌年余光中也跟家人從香港移居台灣。

烽火下的久別重逢,對余光中來說,是一首可歌可泣的史詩。「一朵瘦瘦的水仙,嫋娜飄逸,蒼白而瘦弱,抵抗着令人早熟的肺病,夢想着文學與愛情,無依無助,孤注一擲,向我走來。」

余家怕范我存身體潺弱,范家又嫌余光中是書呆子。在雙方家人反對下,二人反而愛得更深。

五六年二人在台北結婚,是年余光中二十八歲,婚後夫妻定居高雄愛河旁的社區,經常牽手漫步河畔,形影不離,成為一道幸福的風景。

「家是講情的地方,不是講理的地方。」余光中說,他和妻子經歷過戰亂那一代日子,對很多東西都比較珍惜。

曾有人問他,如果碰到大地震,只能帶兩樣在身邊,會帶甚麼?他選擇了「家人」和「未發表的作品」。

對於愛,余光中一直珍而重之,「有一句話對至親反而不說,或者說得不夠:『謝謝你。』趁早說吧,多說幾次。愛,該是現款,不是支票。」

去年共步鑽石婚,他在最新推出的詩集扉頁,寫上「謹以此書獻予吾妻我存——賢內助、好外助,長牽手」,作為周年紀念禮物。這就是詩人的浪漫,送金銀珠寶?未免太俗氣了!「不要再買了。LV,只是 LOVE 的一半。」二人更以捐款給弱勢團體的方式,笑度結婚六十年。

上周四,余光中病逝,八十九年的韶光,都定格在一首首詩作裏,化成懷念,像鐵軌一樣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