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娛樂追擊 2010 年 07 月 03 日

記者台北親試 葉青霖食救濟菜和尚生活(詳盡版)

近日,息影藝人廖安麗的丈夫、著名攝影師葉青霖突然出家的消息,教坊間議論紛紛!此對圈中模範夫妻艱苦與共廿多年,創下一番事業,並育有兩名乖巧女兒,生活富足無憂。何解當事人要遽然拋下一切,遠赴台灣玉佛寺,遁入空門呢?

本刊上星期就特地飛往台北,深入玉佛寺,親身體驗葉青霖日夜修行、食救濟菜的和尚生活,他更真情剖白出家前後的心路歷程。事實上,一直以來不乏圈中人出家,如何寶生和莊文清都已全心修佛多年。佛光普照,各有因緣!

葉青霖在九四年父親離世時,開始信佛,九七年到澳洲短期出家,已想剃度。直至今年,終於出家。

廖安麗誕下長女懿德和次女懿恩。多年來,她都全力支持葉青霖,自言丈夫出家,心中不無掙扎,也幻想過這不會發生,現在心情已由掙扎到豁然。「又不是以後都不見!他很有慧根,希望他可幫助更多人。」

玉佛寺(左圖)位於台北中和,以鐵皮搭建,有廿多年歷史。本年底將被收地,之後遷往由一位居士布施,位於北投山腳的荒廢道觀「宮玄觀」(右圖),該處日久失修,屋頂漏水,現正募捐修葺。

合十跪拜無休止

本刊為求真相,於上星期四(六月二十四日)飛赴台北,經過多番問路,終於到達位置隱蔽、環境清幽的玉佛寺,見到在該處修行,法號「常霖」的葉青霖。只見明顯清減的他,正專心地上晚課。

記者為體驗修行生活,隨即表示想隨在場其他善信一起,和法師們齊齊誦經。寺院負責人友善答應,並派發佛書,安排位置,然後記者隨着眾法師一字一句的唸,中間無休,一唸便是兩個多小時,直至把整本經書唸完為止。法師們修行有功,唸得輕鬆自在,而記者就唸得喉嚨乾涸,呼吸不順,十分疲累。反觀剛出家的葉青霖,一臉寬容,無論是唸經、跪拜、敲木魚都表現得十分用心。他還不時趁着休息時間,坐到電腦面前,為其師父果如法師將以往講道的錄音帶和錄影帶,轉為文字紀錄,趕及十月出書,忙個不停!

初出家的葉青霖,認真誦經敲木魚。

各法師準備法會練習,葉青霖已不斷重複跪拜禮佛。

來到第二天(六月二十五日),記者再到玉佛寺,這次葉青霖正跟其他法師學唱佛歌。大家都非常認真,更會不時指出對方哪裏唱得好,哪裏可改進一點,練習期間,他更負責打鼓和敲鐘。雖為初學者,導師不時讚他學得快,整個過程差不多一個多小時。之後,法師們搬出墊子,進行翌日法會的練習。大夥兒專心地跟着佛書上的經文唸唸有詞,重複着雙手合十,再五體投地跪拜,這一個禮佛動作。但記者做了此動作二十次後,已感到有點腰痠背痛,要扶着旁邊的桌子,才能站立,身上的佛袍也濕透,深深感到修行真的不是易事!

終於,誦經唸佛、跪拜了約五十多次,差不多兩個小時後,法會完了,五時許準備晚飯,法師們並親切地着記者一起留下用膳!此時,葉青霖和眾人一起拿出數盆飯菜,包括有炒豆角、蒸花生、煮水瓜、炒素麵、綠豆飯和紫菜青筍湯等。據法師們表示,飯菜都由善信捐獻接濟,送到寺院來,總之收到甚麼食材便吃甚麼。

記者嘗過飯菜的味道,就是非常清淡,沒甚調味,貫徹出家人無欲無求、清茶淡飯的修行。但葉青霖的臉上常帶微笑,似乎對現在的生活,感到十分滿足。就是記者表露身份,希望跟他作訪問,他亦沒有抗拒,只是帶記者到寺院外傾談,以免騷擾其他法師清修。

法師們都很照顧葉青霖,教他唱佛歌,有講有笑。

每日晚課後,五時便用晚膳。葉青霖手拿一個鐵兜盛載由善信捐獻的飯菜(左圖),餸菜有豆、瓜、麵、飯和花生,飯後洗碗,自律守戒。

葉青霖:「出家不是斷六親。」

對於出家,葉青霖自言絕非一時衝動,「我和廖安麗都是佛教徒,一直有看佛經修行,只是自己愈來愈發現在家修行時間不足,未能全心全意。出家,是想專心修行,做回自己『心』的主人,要身體力行,看看是否如佛經所說的這麼一回事。」決定出家,離妻女而去,會否覺得有點自私和不負責任呢?「其實,我不是突然消失,離開家人。這次出家並不是退休或避世,這條路鋪排了很久。九七年,我已有這個念頭,但那時兩個女兒還小,各樣條件也未適合。現在她們都大了,所以我跟老婆商量後,就將生意賣盤,離開時更以每件一百元,賣掉多年的攝影器材給徒弟,並把收益做善事,現在只有一部朋友送給我的傻瓜相機,用作記錄佛堂的活動。 「我和廖安麗都明白,愛不只局限於家庭。我知道自己出家修行有機會能夠幫助更多的人,如果因為捨不得自己的家人而放棄,這才是自私的行為。況且出家並不是斷六親,我不在家人身邊,不代表不關心。她們知道我在那裏、做甚麼,她們碰上有開心或困難的事,也會寫email給我。」

昔日愛穿名牌、不坐經濟艙的葉青霖,今天穿僧袍、拖鞋,一派自在。「不要回想以往的物質生活,踏實生活,現在反而更開心。」

緊貼潮流的葉青霖早有寫網誌習慣,本月十日他就在網上宣布出家,並把佛教雜誌專訪他的封面放上網。

每有空檔,葉青霖便聚精會神,用電腦編排師父的講道紀錄。

善待記者 顯慈悲

的確。看破紅塵的葉青霖,沒忘記人間的種種,其實他早已明白記者的來意,但以出家人寬宏的心,讓記者自在地於寺院中參經唸佛。訪問完畢,他還關心地問夠不夠資料和相片交差,直至記者返回香港,仍收到他的電郵,主動補充訪問內容,又擔心記者會因資料不足,而被上司責備,足顯出家人的慈悲為懷,讓記者由衷感動。

各人頭上一片天,因緣各異。在此祝願常霖法師修行圓滿,早日普度眾生。

屋外有洗滌區,法師們就在此洗碗洗衣,冬涼夏熱,極多蚊蟲。

每個法師都要幫忙打掃,各有職責,也須做動修,強健體魄。

寺院設備簡單,洗手間內的洗衣機也不常使用,所有人都是自己動手用洗衫板(圓圖)洗衫,生活簡樸。

莊文清孝感動天傳佛法

二十年前,當了二十年無綫藝員的莊文清剃度出家,法號衍藏。當年,不少傳媒都想訪問她,但當事人一直保持低調,靜靜修行。直至最近,她為一個佛教講座任主講嘉賓,親述她和嗜賭四十年的養母,如何越過人生種種難關,漸解心結。

原來當年在《歡樂今宵》擅長扮嘢搞笑的莊文清,有一段悲苦的身世。她是孤兒,被人收養,但養母被丈夫拋棄,並把一切怨恨,轉移到女兒身上,更曾用針刺莊文清的嘴。養母以賭來麻醉自己,常賭到幾天幾夜不歸,莊文清自小便要不斷搬家,長大後更一直代母還債。後來,莊信佛出家,專心修行,但當知道七十八歲的養母休克入院,她就回家照顧母親,不時說佛法。養母臨終前四年,終於戒賭,莊文清伴母走完最後一段路。「媽媽最後很圓滿,無怨無恨!」當事人以孝道感動上天,也希望以自身的故事,鼓勵他人。佛法無邊,止於至善。

最近莊文清在一個以「我要過難關」為題的講座上,與眾分享她跟養母的四十年感人故事。

莊文清出家後,經常從事善終服務,又會抽空出席佛學講座,以佛法助眾生離苦得樂。

莊文清導演前夫招振強(左一)是其藝訓班同學,但後者婚後屢有外遇,終令夫妻緣盡離婚。

在《乘風破浪》中,(右起)莊文清和程可為、楊詩蒂、趙雅芝合作,四人當年都青春無敵。

銀壇夫妻廿四年情

廖安麗於七七年加入無綫藝員訓練班,同班同學有陳玉蓮、呂良偉、劉雅麗等。但她未畢業便參演《歡樂今宵》,跟戚美珍、景黛音並稱「三小花」,何守信則是花王。其後,她演出多套電視劇如《神鵰俠侶》、《楚留香》和《奮鬥》等。

後來,廖安麗因工作關係,認識任攝影師的葉青霖,八六年結婚。後者七七年畢業於香港理工學院設計系,七九年開設現代經典影室。婚後,二人攜手發展婚紗攝影事業,並先後誕下兩名女兒,現均於澳洲留學。葉青霖精於人物攝影,曾為多位紅星如張曼玉、鍾楚紅和王祖賢等拍攝經典靚相,而其四弟葉錦添在○一年憑《卧虎藏龍》,奪得奧斯卡最佳美術指導大獎,成為一時佳話。

○六年,執到正的葉青霖還跟太太廖安麗慶祝婚紗攝影店開業廿周年,胡杏兒、趙雅芝、陳淑蘭等齊到賀。想不到,現在會投身佛門,潛心向佛。

葉青霖替李珊珊拍這輯經典玩蛇廣告相,,二人更曾合作拍攝寫真集《色相》。

廖安麗在《神鵰俠侶》中演刁蠻郭芙,和劉華做對手戲。去年,她首度演出舞台劇《寒江釣雪》,反應不俗。

葉青霖自言四十歲前食煙飲酒夜蒲,學佛後才令他改變。

何寶生孖老外講佛偈

○五年出家的無綫藝人何寶生,因為兩年前在大嶼山寶林禪寺力抗竊賊,登上報章港聞版,曾一度再成焦點。早前,本刊發現他和一位外籍友人在深水埗鴨寮街出現,二人於街上四處逛,搜尋電腦配件。一身僧服的何寶生和其老外朋友遊走於龍蛇混雜、充斥着電車男的街邊攤檔,非常矚目,引來不少好奇目光。但他們都沒有理會,沿途有傾有講,不時交換電腦心得,老外更請教何寶生,有關佛教的種種,二人在大街上用英語講佛偈,一臉認真。

其實,對於出家,何寶生曾作以下解說:「出家前,我已信佛十年。以前,做人不知為了甚麼,但學佛後,就有清晰了解和解脫,整個人變得實在了!」現在他能悠然地於鴨寮街遊走,普度眾生,實在替他高興。

何寶生法號「道生」,現年四十二歲,但相貌跟從前分別不大。(圓圖)他跟老外朋友逛街揀器材,出家人果然樂於助人。

何跟梁詠琳、珈穎和樊亦敏傳過緋聞,但全部無疾而終。

何寶生在娛圈浮沉多年,後轉營電腦生意,最終看透名利。

佛門星光幫

或許因為看過最絢爛的浮華,才令不少娛樂圈中人更嚮往佛門的清淨。多年來,有打星、花旦、主持、唱片公司老闆都選擇遁入空門,皈依我佛。他們出家各有因由,有些篤信力行,有些中途生變,為的都是尋那名利之外的心中淨土。

倫志文

麗的電視(亞視前身)訓練班學員,後轉投無綫,憑甜美樣貌,拍過多套膾炙人口的電視劇,包括於《網中人》中,飾演周潤發妹妹。後來事業停滯,嫁人息影。其丈夫譚博文出身富裕,取得多個學位,經營股票行。但九○年夫婦二人決定雙雙出家,倫志文在志蓮淨苑修行,法號惟德。其夫則到寶林禪寺剃度,法號釋衍空,經常舉辦佛學講座,並得到金庸、周潤發等名人支持。

葉志銘

白手興家,創立飛圖娛樂,捧紅張智霖、許秋怡和其親妹葉玉卿等,也帶起卡拉OK熱潮。惜後來事業走下坡,大仔車禍身亡,繼而破產。終於看破名利,皈依我佛,法號頓智。

廖鳳明

外交官之女,十五歲赴美留學,史丹福大學心理學和東方藝術史本科畢業。七十年代,於佳藝電視(已結業多年)任新聞和清談節目主持。但她於事業高峰時,突然出家,法號恆道。有傳她因戀上有婦之夫,為避情傷而入空門,潛心繙譯佛經。但她在九四年宣布還俗,現於美國從事心靈治療等工作。

黃元申

八十年代武打紅星,拍過《霍元甲》等大受歡迎的電視劇。據知已婚的他戀上圈中有夫之婦,愛恨糾纏。八九年,他終看破情關,更在大嶼山寶蓮寺剃度出家,法號衍申。後來,他還俗,並移民美國,於當地寺院修佛。

馬敏兒

麗的電視藝員,七八年憑《鱷魚淚》一劇成名,當了七年演員後,息影結婚生子。九七年開始學佛,○七年在印度遇上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烏舍欽列多傑,深感有緣。直至○八年,母親過世,頓覺生死無常,於印度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