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校長視野 2017 年 12 月 14 日

陳繁昌

陳繁昌教授,香港科技大學校長。出身筲箕灣阿公岩。 獲獎學金遠赴美國加州理工學院修讀本科及碩士課程,並在史丹福大學攻讀博士。 留美四十年,歷任耶魯大學及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教授、美國國家科學基金助理署長。 陳教授大半生尋找教研夢,對教育、科技發展、培育年輕一代亦有獨到見解。

中國梵高

最近,我偶然在飛機上看到一套名為《中國梵高》的紀錄片,故事圍繞深圳大芬村畫師趙小勇,記錄着他每天當畫師的生活點滴,以及其面對現實與追尋夢想之間的掙扎。他在大芬村以臨摹梵高的名畫為生,這套由中國與荷蘭合作的片讓我想起我多年前也曾慕名到訪過大芬村。這村有「中國油畫第一村」之稱,由一位香港畫家黃江創立,批量轉銷臨摹名畫到世界各地,每年銷售額達六千五百萬美元。那趟大芬之行,我發現油畫這種藝術品原來可以這麼大眾化,我也心思思想請當地畫師幫我一家畫幅油畫。

《中國梵高》每個角色都充滿真實情感,觸動人心卻不煽情。主人公趙小勇原籍湖南,初來大芬時身無分文,靠臨摹梵高名畫白手興家。縱然靠臨摹餬口,他依然有份藝術家對作品的要求與執着,畫過十萬幅梵高畫作,不其然對梵高投入特別情感,卻從未親身到過荷蘭見識梵高真跡,有種「這麼近,那麼遠」的感覺。

他很想實踐夢想,親赴荷蘭認識梵高多點,但旅費高昂,家人生活捉襟見肘,他陷入兩難局面,幾經一輪思想掙扎及與家人周旋於旅費事宜,他終於得償心願。甫抵荷蘭,赫然發現街上不少裝飾畫作皆出自其筆下,更殘酷的現實是他發現當地客戶以更高價錢轉售自己的畫作,一百元人民幣的畫,在荷蘭轉售竟然高達五百歐羅,令趙小勇心情糾結不已。

打擊一浪接一浪,還以為自己在臨摹梵高名畫已近爐火純青,親身來到梵高博物館,被一幅幅真跡震撼着自己一直以來的認知,他見識到大師級的技巧,發覺自己技不如人,完全拿捏不到真跡半分神髓。那刻猶如梵高現身對他當頭棒喝,見識到梵高的創意與原創能力,他懷疑自己能否在其藝術路上繼續走下去。去到法國普羅旺斯,他在梵高名畫《星空下的咖啡座》取景點作畫,引來途人拍掌讚賞,讓他重拾在荷蘭失落了的自信。回國後,趙小勇茅塞頓開,明白到原創的重要性,於是他就開始畫自己的作品,而大芬亦慢慢開始出產自己的原創畫。

我認為趙小勇的故事就像中國走上原創路的縮影,他能否在其原創路上突圍而出還是未知之數。他靠複製名畫起家,今日的畫作更水漲船高,正如中國在二十年前開始靠作為「世界工廠」迅速崛起一樣。錢的確是賺到了,但複製或仿製始終有局限,要突破框架,從原創出發才能為創造者帶來真正的滿足感,為往後長遠發展開闢新徑。

同樣地,今天的中國了解到原創的重要、撇開了「世界工廠」及「山寨貨」等標籤了嗎?中國已一步一步的在努力邁進,在科技及商業上的新構思更是推陳出新,大疆創造了全球熱捧的無人機,騰訊推出跨平台通訊工具微信,阿里巴巴想出了「雙十一」網購狂歡節,西方不少網購平台爭相仿效。然而,在原創品牌方面,有人說百度就是中國Google、小米是中國蘋果,但其實也未達至真正原創的地步,中國至今還未出產一個為世界帶來劃時代改變、顛覆人類生活模式的梵高。

偉大的文化絕不能靠複製得來,希望中國不久將來在創科上擁有自己的梵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