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7 年 11 月 26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中共一大會址就在「新天地」

很多香港人到上海時都有去過「新天地」,這個由有「上海姑爺」之稱的香港建築商人羅康瑞所策劃興建的項目,是一個商舖、精品店、食肆、酒吧林立的時尚商業區,最大的特色是改建原址中的古舊的石庫門建築群而成。

但不是所有香港人會留意,在新天地東南邊,於興業路七十六號門牌下有一塊牌匾,上面寫着:「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會址」。原來在繁盛時尚商業區的一隅,竟然是如此重要的一個歷史現場!

有位有份參與新天地這個項目的工程師朋友告訴我,當年取名新天地,那是因為新天地中的「天」字,其實字裏就包含「一」、「大」兩個字。

現址其實是建於一九二○年,具有典型上海風格的石庫門樓房,樓下一間十八平方米的客廳,就是當年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的召開地。

這個歷史現場,近日因為十九大後習近平帶領全體政治局常委到這裏瞻仰,重讀入黨誓詞,以對外宣示中共新領導班子「不忘初心」,因而再次人氣急升,成了愛國教育熱點,不少學校和團體都組織到這裏參觀和學習。

這裏說說歷史故事。

當時北京才是中國的政治中心,北大亦是傳播馬克斯主義的重鎮,北京也是進步文人和思想家薈萃的地方,那麼為何中共一大會選擇在上海召開?而又為何會議會選擇於興業路七十六、七十八號(當年街名為望志路一○六、一○八號)這兩棟建築內舉行?

原因不外乎幾個:首先,上海是當時中國的工業重鎮,因此也是工人階級的主要發源地之一,以及他們最集中的地方,這對於共產主義來說,別具象徵意義﹔再者,中國第一個共產黨早期組織,就是由陳獨秀等在上海成立,也就是「中國共產黨上海發起組」,從此這裏就成了中國各地建黨活動的聯絡中心,為成立全國性質的中國共產黨發揮重要作用;最後,北京因為是政治中心,北洋政府和軍閥也看得最緊,反而上海多租界,一向龍蛇混雜,較易起到掩護作用,他們也較鞭長莫及,事實上當時一大會議地點的望志路一○六、一○八號,就是位於法租界內。

中共一大於一九二一年七月二十三日晚上開幕,共有十五名代表,除了兩名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和尼柯爾斯基之外,十三名中國代表中,包括李達、李漢俊、張國燾、劉仁靜、毛澤東、何叔衡、董必武、陳潭秋、王盡美、鄧恩銘、陳公博、周佛海、包惠僧。

一大選擇在望志路一○六、一○八號這兩棟建築,樓下一間十八平方米的客廳內舉行,除了可能因為這裏是法租界之內,相信更因為這是有份出席的上海代表李漢俊,及其兄李書城租用的寓所,李家兄弟將兩樓內牆打通,合而為一,組成一家。因此借用有份出席的代表李漢俊的寓所,較易商量和方便。

從七月二十四日到二十九日,會議一直順利進行,但到了三十日晚上,情況卻突然出現暗湧,當時,馬林正在用英語講話,一個身穿灰色長衫的陌生男子突然闖入了會場,說是要找人,朝屋裏張望了一圈後,說找錯了地方,然後便匆匆離去。大家都起了戒心,慣於地下和秘密工作的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尤其警惕,更一口斷定此人乃是密探,要求會議立即中止,大家必須立即分頭離開,以免一網成擒。

果然,代表離場後不久,法租界巡捕房的警車就立即駛來,他們闖進來要抓人,但卻撲了一個空。(順帶一提,經此事後,李氏兄弟便退租該樓,並搬到其他地方居住。)
為了人身安全,代表勢難再返原址開會,但會議又未開完,不能如此草草收場,且附近又因此遍布巡捕和密探,於是代表之一李達,其夫人王會悟,安排他們陸續轉移到浙江嘉興,在南湖的一艘紅色的遊船上開完最後一天的會議。也虧這位夫人想得到,會議在船上開,而船又在湖上,有任何風吹草動,例如有可疑船隻靠近,也更易察覺。

中共一大開會地點就在如今新天地的一角,旁邊是繁華的高樓大廈。

 

開會地點是具有典型上海風格的石庫門樓房。

 

樓房門上掛上寫着「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會址」的牌匾。

 

 

 

會場按當年擺設原樣復原布置。

 

十五名代表開會時的造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