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0 年 06 月 26 日

股壇教父 隱居泰國16年 李福兆親述:我被聰明誤一生 (詳盡版)

李福兆絕對是香港傳奇,作為望族之後,曾叱咤香港股壇,一手促成香港聯合交易所的成立,擔任第一屆主席,風頭一時無兩。然而,八七年股災,他拍板停市四天,事後被記者質問是否與私人利益有關,他氣得拍枱大罵。一度意氣風發的他,沒想過一年後會被廉署拘捕,最後更鋃鐺入獄,經過數年牢獄之苦,出獄後他避走泰國隱居。

至今離港已有十六年,八十一歲的他在泰國接受本刊獨家訪問時,談及過去種種,愛引用蘇軾的詩詞自嘲:「人皆養子望聰明,我被聰明誤一生。」悲嗎?似乎是。但看他每日不是打高球就是去揼骨,以近八千萬港元現金建一幢酒店當玩具,仍然生活得悠然自得。

或許他有蘇軾的心境,卻有不一樣的際遇。

現時長居曼谷的李福兆,一星期有三天打高爾夫球,另外三天享受泰式按摩,生活十分寫意。

兩年多前,李福兆曼谷興建了一幢精品酒店The Tivoli,倒轉唸意為「I Love it」。

證券商協會成立三十周年酒會上,赫見股壇教父李福兆,風采依然的他,被老、中、青三代證券人圍攏,極受歡迎,以為他會在香港有搞作,誰知他又低調回泰國去。

若說人生最悲慘的事是離鄉別井,只要看看李福兆,就可以推翻這個理論。居住在泰國曼谷已十六個年頭,李福兆已當泰國為家,想過回香港嗎?「香港競爭大,發展機會多,但我現在已經退休,過了那個階段,不想回去啦。」有人說他是自我放逐,但他卻一於少理:「口是生在別人的面上,他們鍾意點講就點講。」

他每朝九時起牀,在家吃過早餐後會處理一些公事,接聽銀行或投資顧問的電話,十一時多出發去打高爾夫球。他每星期至少打三次,不打高球的日子就去揼骨,一個下午一下子就過去了。「過了八十歲,每一日都是賺來的。」既然是賺來的,就要盡情享受。昔日在香港的種種,對他來說已是過眼雲煙。

曾聽人說,李福兆為人心直口快,得罪人多稱呼人少,連他自己都直認不諱。不過在泰國多年,他反而悟出另一種與人相處之道:「泰國人好要面子,不可以拍枱鬧他,要給他下台階。要不停『冤』住他說:「你咁唔得喎,我好麻煩喎,幫吓手啦。」聽聽,這是當年動不動就罵人、說要告人的李福兆會說的話嗎?

泰國的鄉村俱樂部是李福兆最喜愛的高爾夫球場之一。

泰國人 做生意好蠢

「好蠢」是他批評人的口頭禪,只要提到泰國人做生意的手法及當地的銀行體制,他這個口頭禪就會不斷出現。「泰國人做生意好蠢,你問銀行借錢買樓,如果你供不起,銀行要向法庭申請拍賣,成個過程要花十年八年,那為何不開始就將拍賣權交給銀行?」

他又舉例:「我剛來泰國時,有銀行為客戶提供私人銀行服務,服務好到可以幫你打電話買車,只要你有三百萬泰幣就可以用這個服務,所以有好多人用。結果因為太多人用,銀行要蝕錢,九七年時突然將整個部門取消,甚至沒有通知客戶。如果是我,我會特選十幾個客戶繼續提供相同服務,即將部門規模縮小,而不是突然執了就算,這樣銀行只會失去信譽,生意不是這樣做的。」

雖然如此,蠢卻有蠢的好處,因為他曾因為貪利息較高,將一筆錢存在一間財務公司,後來財務公司倒閉,泰國政府居然代為全數賠償,「如果在香港一定好難追返筆錢,所以我好鍾意泰國政府。」他笑說。

八七年爆發全球性股災,李福兆決定將香港聯交所閉關四天,其後重新開市,恒指大跌逾三成三,李福兆在記者會上被質疑閉市決定與其個人利益有關,李即場怒罵記者,成為經典一幕。

閒來炒股搞酒店

至今,投資股票、基金、債券和外幣依然是他主要的收入來源,不過他喜歡做生意,故兩年多前斥資三億三千萬元泰幣(約八千萬元港幣)建了一幢一百三十間房間的酒店。此外,又於這七年間分別建了五幢共約千個單位的住宅出租,其中有三幢屬平價住宅,一個五百呎房間月租只需一千七百元。這些項目全部位於曼谷市中心,地價和建築費不菲,但他不需要做按揭。

月收多少租金?李福兆說不知道,亦不大在意,因為比起其他股票等投資,租金收入不過是九牛一毛,對他來說,這些地產項目不過是玩具罷了。那全部投資的總收入呢?他亦不願多提,「我現在想保持低調。」從前在香港,李福兆不算是低調的人,他是遠東證券交易所的第一任主席,亦是香港聯合交易所第一屆主席。第一,一向是他的位置,但如今,他說不想再做第一。

「蠢人先會做阿頭,所以所有國家總理都是蠢人,做阿二就好啦,上面有人頂着。」說罷他就引用元曲鼻祖關漢卿的《四塊玉‧閒適》中一句:「閒將往事思量過,賢的是他,愚的是我,爭甚麼?」一句看破世情的話,道盡他經歷三十二個月牢獄之苦後的改變。

李福兆參透世情,今天已不想做第一。

獄中參透世情

八八年,李福兆被廉署拘捕,九○年受賄罪成,被判入獄四年,後因行為良好而獲得減刑,前後服刑共三十二個月。李福兆沒有明說有否貪污,只道是政治因素:「好多事我不想講畀公眾知,因為別人只會覺得我幫自己說話,等我同你熟一些再解釋畀你聽。」無論有沒有或原因為何,李福兆都因為那三十二個月的經歷而改變了。

從前的李福兆,性格有一點狂,可能與他出生背景有關。他在二九年出世,當時父親李冠春已三十九歲,他又是么子,自是疼愛有加。李福兆形容,父親視他亦子亦孫,事事有求必應,「我真係幾好彩,好多人錫我,外父、父母都係。」對於有傳李冠春最疼的兒子就是他,他直認不諱:「一來我是么子,而且我出世後,老竇的生意愈做愈好。」

李福兆是大年初一出世,而李家有慣例,當日一早子孫必須向父母叩頭行禮,所以有人就打趣說,李福兆要哥哥和姐姐向他叩頭才肯出世。李福兆對此說自然是一笑置之。不過他說年初一出世有個好處,就是利是特別多,因為親戚去拜年時知道他生日,就會畀多一封利是,「儲埋就去買股票。」有傳李福兆自六歲已懂得買賣股票,原來並非謠言,因為李冠春常在家向他「授課」,耳濡目染下他就懂了,只是他強調一向「唔炒股票」,投資罷了。

從李家論字排輩之事,可見李福兆已一洗昔日輕狂。話說李家子孫以「作福國民」排字輩,李福兆是「福」字輩,由於現在已排至「民」字輩,李家正討論之後該排甚麼字輩,有人建議用「光宗耀祖」,但李福兆極力反對,「太自大,太自我了,如果真的採用,我一定不會跟,要我說,不如用『安居樂業』。」繼後他輕吟出蘇軾的《洗兒詩》:「人皆養子望聰明,我被聰明誤一生。惟願吾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多少反映他的心境。

八八年,李福兆在家中被廉署以受賄罪拘捕,其後罪成,入獄三十二個月。

李福兆一九五一年的結婚照。

華置事件手足決裂

八六年,李福兆將他持有的華人置業約一成一股份,賣給欲取得公司控制權的馮秉芬家族和稱公司醫生的比爾韋理,令這間由李家及馮家共同創立、且由李家任大股東的公司控制權一夜之間易手,更令李福兆原本想死守公司控制權的兄長福樹和福慶,還有姪兒國寶被踢出董事局。

「當時馮家水緊,咪賣囉。」但卻引來哥哥們的不滿?「我們各自各有股份,大家沒有理大家,而且每人原本都只有三、四個巴仙,我有咁多是我自己買來的。」幾錢出售?「不記得了。」那現在與兄長的關係如何?「我們沒有甚麼,同福慶的年紀近,大家有講有笑,但福善(年紀太大)現在都不太能說話了。」

在曼谷居住多年,李福兆已不欲回港,只求平平安安度餘生。

李福兆的子女現時全住在香港,只有與他結婚五十九載的妻子勞曉華,多年來一直陪伴着他。提到妻子,一直暢所欲言的李福兆也不禁害羞起來。問他夫妻相處之道,他居然說秘訣就是不要理會對方!「最好是我不理她,她也不要理我,而且有時面皮要厚,給她說兩句,我當聽不到就算。」說是這麼說,做出來卻是另一回事。訪問期間,二人互動甚多,有時互相鬥嘴,卻不忘為對方「夾菜」。

回憶當年婚宴,他笑不攏嘴:「當時結婚好得意,要分開兩部分,我四時至六時先在香港大酒店搞茶會,招呼證婚人等,再在石塘咀包下兩間酒樓擺酒。」喜宴場地廣州酒家和金陵酒家,都是當年最出名的,「當時無新式酒樓,而且好多面積不夠大,這兩間酒樓各有三層先夠坐。」李福兆指當日筵開過百席,賓客超過一千人。

有投資大師曾講過,不能跟股票談戀愛,大半生在股市打滾的李福兆,確實深明此理,嘗過事業高峰再跌落人生谷底,能有今日的閒適,恐怕也是福氣。

李福兆夫婦結縭五十九載,依然恩愛如昔。

李福兆簡歷

1929 在堅尼地台李家祖屋出生
1946 入讀港大文學院
1947 赴美到Wittenburg University就讀二年級
1950 以優異成績畢業後,到費城的賓夕法尼亞大學華頓商學院進修
1951 取得工商管理碩士
1969 與兄長李福慶創辦遠東證券交易所
1986 任香港聯合交易所第一任主席
1987 爆發環球股災,遂宣布聯交所停市四天。年底聯交所改選,改任副主席
1988 涉嫌受賄被廉署拘捕
1990 被判入獄四年
1993 行為良好獲減刑,提早出獄
1994 離開香港定居曼谷,每年回港三次

心高氣傲罵記者

會計師出身的李福兆,對香港證券業貢獻良多,被業內人士稱為「校長」。他於六九年偕同三哥李福慶和其他華商創立遠東證券交易所,打破當時單一交易所的局面。其後於八六年將四個交易所合併成香港聯合交易所,他亦順理成章成為第一屆主席,可算是人生最風光的時刻。

一九八七年爆發全球性股災,成為他人生轉捩點,當年身為聯交所主席的李福兆宣布停市四天,結果股市重開,恒指大跌逾三成三,他受盡千夫所指。其後他召開記者會,一名澳洲記者質疑停市決定是否牽涉其個人利益,令李福兆悖然大怒,拍枱怒斥記者:「這是誹謗!你叫甚麼名字?我現在就給你一張傳票。」這一幕至今仍令人難忘。

但今日悠閒地坐在酒店用餐的李福兆,脾氣似乎全收了,提到泰國人做生意「好蠢」,還會為他們的面子設想而不拍枱罵人,「咁勞氣做咩。」十六年,果然可以令一個人改變。

投資心得看黃金

李福兆於兩年多前曾斥資現金港幣約八千萬元興建一幢迷你酒店,亦於曼谷市區興建廉價房屋出租,但對他來說這些投資不過是玩具,主要收入來源仍為股票、債券、外幣和貴重的金屬等。他指股市自去年三月回升開始,現已進入整固期,或會下調一成至一成半,但只要利率持續低企,股市很難大跌。故當大市稍微調整時,就是入市良機,屆時可以買入一些長期派高息及利潤有穩定增長的公司。

外幣方面,他看好加元、紐元及澳元,其中澳洲因為有豐富資源如黃金和金屬等,而中國和印度是其最大入口商,只要兩國持續發展基建,就需要向澳洲和加拿大等國大量入口,對這些國家的貨幣大大有利。

至於貴重金屬方面,李福兆認為黃金最受歡迎,因為美金長錄貶值,金價必升。但他預計金價短期有調整,故建議投資者目前可沽出行使價低於每安士一千美元的認沽期權,以賺取每安士十多美元的期權金。不過由於金、銀和鈀(白金的附屬金)價已屢創新高,反而白金現價仍遠低於兩年前高位,故比較有升值潛力。

李冠春家族圖 (全圖)

航運打出李家天下

一八七八年,李福兆的祖父李石朋只有十五歲,已開始在船運公司做學徒,由於意識到英語的重要性,遂報讀聖約瑟書院。畢業後回到船運公司全職工作,更隨貨船到新加坡、廣州和西貢等地,令其眼界大開。一八九一年,他入股一間租船公司,後更將之收購並易名為和發成有限公司,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由於和發成的船沒有被徵召作運輸軍火,令公司地位大大提高,為家族帶來可觀的財富。

李石朋的長子、李福兆的父親李冠春,繼承了家族生意,並將之發揚光大,更於一九一八年夥同簡東浦創立東亞銀行,成為今日最大的華資銀行。李冠春的後人活躍於香港政商界,如次子李福善是大法官,孫女李志喜是大律師,孫兒李國寶和李國章分別是東亞銀行主席和前教育統籌局局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