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7 年 11 月 18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誰才是「中共之父」﹖

中共十九大閉幕一周後,於前個周二(十月三十一日),由習近平帶領下,另外六名政治局常委全部乘專機一起飛赴上海,集體瞻仰中共第一次代表大會的舊址,對外宣示以習為核心的中共新領導班子「不忘初心」。

提到「不忘初心」,有朋友會問,那麼中共之父是哪一位﹖或許有人會條件反射地直喊毛澤東,但其實稍有歷史知識的人都知道,毛澤東就算後來是共和國開國元勳,如果論引入和傳播共產主義以至創立共產黨的貢獻,他的貢獻極之有限。如果你問我,那麼誰人才堪當如此大名呢﹖我認為如果不是陳獨秀,那就要算是李大釗,他們兩位都是中共創建初期最重要的推手和領袖。

雖然毛澤東說:「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但這只是以實際社會影響層面而言,如果論學說理論層面,中國最早反而不是從蘇聯,而是從日本引入馬克思主義,且應歸功於一班中國留日學生。

日本經「明治維新」後,走上改革圖強之路,在「甲午戰爭」和「日俄戰爭」之後,更一躍成為「列強」,吸引中國許多青年到日本留學,尋找救國的出路,當中部分留學生在日本觸到馬克思主義,旋即驚為天人,認定是中國的出路。

1.中共主要創建人之一的李大釗。

 

2.中共一大開會的地點,門前牌匾寫着:「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會址」。

這些留學生當中,其中一位便是李大釗,他在一九一四年赴日,在早稻田大學學習,接觸到社會主義和馬克思思想,因而得到啟蒙。

李大釗在一九一六年返國,兩年後任職北大。在一九一九年八月,他發表了著名論文《我的馬克思主義觀》系統地闡釋了馬克思主義的三個組成部分:唯物史觀、政治經濟學,以及科學社會主義。這篇論文,普遍被認為是中國第一篇系統、全面地介紹馬克思主義的論著,成了當時很多中國人認識有關思想的入門明燈,為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作出了重大貢獻。

很多人都知道,毛澤東年輕時曾經當過北大圖書館助理員,那是一九一六年底至一九一九年初的事,在這裏他認識了當時正是北大圖書館主任的李大釗,以及陳獨秀,當時他對兩位充滿仰慕之情,並從他們身上以及其文章中,學習到很多有關馬克思主義的概念和理論。所以,毛其實只不過是這兩位中國馬克思主義先驅的晚輩,直到這裏為止,談的都是共產主義在中國的傳播,如果談中國共產組織的創建,那又如何?

雖然陳獨秀研究馬克思主義比較晚,且在其傳播上的貢獻也不及李大釗,但在共產組織的創建上,他卻比李大釗走得快。

中國共產黨的最早組織,其實是一九二○年八月在上海首先建立,當時陳獨秀已經離開北大,到了上海,他與李漢俊、李達等人,成立了中國共產黨上海發起組,並由陳任書記。從此這裏就成了中國各地建黨活動的聯絡中心,為成立全國性質的中國共產黨發揮重要作用。

到了十月,李大釗等在北京;到了同年秋天,董必武等在武昌;之後,周佛海等在日本;之後,才到毛澤東等在長沙;再之後在濟南、廣州,以及周恩來等在巴黎,陸續成立共產黨組織。所以,毛澤東其實也不是最早第一批共產黨組織的創建者。

3.中共另一主要創建人陳獨秀。

 

4.中共一大與會的15名代表。

到了一九二一年七月,中國共產黨第一屆全國黨代表大會在上海召開,宣布成立中國共黨,並通過由陳獨秀任書記。

但有眼尖的朋友會看到,一大總共有十五名代表,除了兩名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和尼柯爾斯基之外,十三名中國代表中,包括李達、李漢俊、張國燾、劉仁靜、毛澤東、何叔衡、董必武、陳潭秋、王盡美、鄧恩銘、陳公博、周佛海、包惠僧(但也有爭論,說當時毛並未成為正式代表,只是列席會議,但因篇幅關係,不在這裏詳細討論),當中未有陳獨秀及李大釗,如果說到兩人那麼重要,為何又未見兩人出席?

首先,當時陳獨秀擔任廣東省政府教育委員會委員長,兼任大學預科校長,正在為籌備學校經費而四處奔波,所以未能抽身赴滬;至於李大釗,當時擔任北京八校的教職員聯誼會議主席,因為北京的教育部門正拖欠各校教職員的工資達三個月之久,讓他們生活十分困難,李正在領導索薪鬥爭,因此也同樣不能抽身赴滬。

但是未能出席,無損兩人的地位和重要性,因此陳獨秀亦被大會通過為中國共產黨創黨第一任書記。

當然,後來中國共產黨在毛澤東領導下打下江山,成立了共和國,但這已經是後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