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7 年 11 月 17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一國之歌

國家通過國歌法,要在這個奏起國歌會引來噓聲的中國城市實行,馬上一石擊起千重浪。今天特區回歸已經廿年,正是主權回歸易,人心歸順難。到今時今日,我有些朋友仍然很抗拒國歌,每晚聽到電視傍晚新聞前播放,便覺得很反感。和一些青年朋友談起國歌法在本地實行的問題,客氣的會說「似乎沒有迫切需要」,老實的則認為「真無聊、好搞笑」。回歸之路,可說是「路漫漫而修遠兮」。

有人不喜歡中國國歌是因為歌詞太離地,和現實脫節—現在是甚麼年代了,還說甚麼奴隸吶喊、血肉長城?但若能客觀點看看,西方國家的國歌其實也一樣。一國之歌,是用來激勵民心的,而最能凝聚民心,莫如大敵當前,或人民受到暴政欺壓,敵愾同仇的時候。美國國歌《星條旗進行曲》就這樣說:「我們的星條旗,無懼火箭的紅焰,和炮彈的轟隆,依然屹立不倒!」。法國的《馬賽進行曲》是法國大革命的歌曲,歌詞當然暴力,說「血腥的旗幟已揚起」,和「兇狠的士兵會來割你們孩子的咽喉!」。英國的國歌《天佑女皇》雖然也殺氣騰騰,卻頗能貫徹英國人的文質彬彬,如:「殲滅皇后的敵人,讓他們倒下!擾亂他們的政策,識破他們無耻的計謀!」

 

相形之下,《義勇軍進行曲》中田漢的歌詞側重自強禦敵,雖然大家都知道敵人是侵華的日軍,但沒有形容他們如何歹毒殘忍,頗能彰顯中國人的厚道。其實各國國歌的「戰鬥格」一點都不離地,因為在今天,大國之間的你爭我奪,爾虞我詐,戰時的和平時的心態沒有兩樣,只是鬥爭的形式和手法不同而已。

如以歌論歌,聶耳的曲其實很耐聽,旋律也悅耳易記。精簡的一段裏,抑揚起伏,開始一句「起來!」讓國民抖擻精神,最後一個「進」字,也收結得有氣勢,不嘍嗦。相比之下,美國國歌有點冗長,沒有高潮;法國國歌只有第一句好聽,很有氣勢,但下面是愈聽愈悶;而英國那首則由頭悶到尾,感覺似首輓歌,難怪有人把它的第一句惡搞成「個個揸住個兜」。

國歌法怎樣在本地立法和實行,對特區政府來說實在是個燙手山芋。我有點同情在民政局工作的舊同事,因為演奏國歌的場合,無論是大型體育競技,文藝表演,或是政府層面的禮節和慶典活動,都是民政局(包括康樂文化署)的範疇,如何執法,可以大費周章。國旗法的執行較能有客觀性,但唱國歌涉及個人的態度問題,很難作客觀判斷。例如,內地的國歌法規定要着裝得體、精神飽滿、肅立致敬、有儀式感、吐字清晰、不得改變曲調歌詞、不得途中停唱或中途跟唱⋯⋯。試問諸如此類的法規,若不經過適當的「本地化」,叫康文署的同事應該怎樣執行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