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17 年 11 月 10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新政一二談

本屆政府的第一份施政報告,雖然沒有太大的驚喜,但普遍的感覺是中規中矩,各方都尚能接受。商界在利得稅兩層稅階的設置,和科研投資三百巴仙扣稅兩項政策,都甘之如飴,因為這些都是工商和科技界別爭取了多年的措施。我廿多年前在工業署任職,眼見當時的南韓和新加坡還是剛起步,但來勢洶洶,由政府戮力牽頭,參照日本和台灣的經驗全速前進。當時的香港,正值港英政府「落雨收柴」,而且股市樓市雙翼齊飛,經濟如熱火朝天,絕大部分工業已北移,正忙着「low tech撈嘢」,有誰會投資科技,令工業升級轉型?之後,我們只能眼巴巴看着韓、新兩國在創科投資方面把我們拋在後頭。

我記得,爭取政府在科研方面多投放資源,工業署可說是單打獨鬥。時任財政司的翟克誠、彭勵治兩個老外,對科研不屑一顧;到貿易系統出身的曾蔭權出任財政司,政府對工業政策也沒有一套像樣的說法,來來去去只用「支援中小企」和發展工業邨等幾項措施搪塞過去。之後由本身是工業家的唐英年出任工商科技局及財政司長,在弱勢的董建華政府,亦未能在創科方面幹出多少成績。當時適逢CEPA的磋商開始,和世界貿易部長會議在港舉行的契機,更把全副精神投放在貿易上去。到了「師承」曾蔭權,迹近無為而治的曾俊華,工業界已沒有甚麼幻想了。所以特首林鄭自己也說,其實她施政的「創新」,不過是做了幾樣前人一直拖着沒做的事罷了。

青年政策有些新舉措,但都是制度上的改頭換面,實質果效方面,我並不太樂觀。關注青年的「三業」,即學業、事業和置業,是正確的,但「三政」─即所謂議政、論政、參政-則有點堆砌,因為橫看豎看,我也弄不清「議政」和「論政」有甚麼分別。做青年政策吃力不討好之處,在於它是個代罪羊,青年人的不滿,其實是其他錯綜複雜的社會和政治問題的一個表象、一個結果。若年輕人意識到努力一世也賺不夠錢自置居所,好不容易捱到一紙文憑,職業上的晋升階梯卻不多,他們的激憤,是可以理解的。

邀請青年人自薦加入數個諮詢委員會,和訂下青年人佔整體委員會成員百分之十五為目標,是委曲求全的做法。我這樣說是因為政府一定要任人唯才,只會考慮在有關方面有專長、經驗和地位的人,而符合這些標準的,往往都已超過三十五歲,所以不能說政府刻意排拒青年人。政府「廣開言路」本不是壞事,問題在於青年人對政府有沒有真聽他們的意見,理解根本不一樣。政府以心為心,以為聽就是聽,採不採納是另一回事,但青年人卻認為光聽意見是不夠的,若不採納就等如沒聽進去。政府和青年人,長久以來就是這樣,talking past each other.

青年人的夢想、需求,非年輕的人能明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