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新聞專題 2017 年 10 月 26 日

僱主憂曠工秘撈賣淫 外傭挑戰外宿權 十萬人等炒

一名外傭不滿在港工作必須強制留宿僱主居所的規定,以違反《人權法》及《基本法》為由,入稟高院提出司法覆核,與訟雙方日前陳詞完畢,等候法官裁決。

現時本港有逾三十五萬名外傭,大部分僱主反對取消留宿規定,認為一旦開綠燈,除了要額外支付外宿津貼,最擔心是外傭學懶學壞,輕則遲到、曠工,重則秘撈做黑工甚至賣淫,影響工作表現之餘,更隨時惹官非。

有外傭僱主團體召集人估計,一旦取消外傭留宿規定,最少有十萬名外傭選擇外宿,但僱主卻需要她們留宿,因而爆發炒魷潮。

去年十一月有外傭入稟法院爭取外宿權,案件日前審結,正等候法官裁決。

來港當外傭六年的菲律賓籍女子Nancy Almoriny Lubiano,去年十一月中入稟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其入稟狀透露,○三年政府訂立強制「外傭與僱主同住」規定,入境處並將有關規定加入外傭標準合約內,若外傭不遵從,便會不獲批簽證,指入境處做法疑越權。

案件在今年十月初開審,代表外傭的資深大律師石永泰表示,入境處有權限制外傭工作地方,但無權管制外傭在何處住宿。他並強調同住的規定,令外傭猶如沒有收工時間;在法定假日外出,更不時被限制返家時間,甚至要求工作,變相剝削勞工休息時間,違反《僱傭條例》。

還有外傭在強制留宿規定下,即使居住環境惡劣,被迫瞓廁所、打地鋪,甚至遭僱主虐待,也只能繼續留宿原址,這種奴役式待遇,明顯違反《人權法》和《基本法》。

代表政府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則反駁,入境處處長根據《入境條例》可施加不同逗留條件,權力是較闊及有彈性,絕非越權。他又指若外傭發現僱主剝削休息時間,應向勞工處投訴。至於生活環境陝窄之說,他表示絕大部分僱主本身生活環境也狹窄,外傭來港前應知悉其即將居住的環境,故原訟人提出的原因,絕對不是反對同住規定的理由。

有外傭僱主團體反對取消留宿規定,近日密密商討對策,不排除舉行大型反擊行動。

 

留宿目的防爭飯碗

本港自七十年代末開始引入外傭,當時外傭可選擇在僱主家留宿或外宿。直至○一年,負責本地家務助理培訓工作的教育統籌局進行調查發現,外傭薪酬較本地家務助理低、僱主又不用提供住所,普遍僱主情願聘請外傭,令本地家務助理需求大幅下降。此外,當時外傭非法秘撈做兼職鐘點工,情況十分普遍,令本地家務助理搵工難上加難。

教育統籌局為免外傭與本地家務助理「爭飯碗」,○一年十一月在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會議上,建議在聘用外傭的標準合約內,加入「外傭與僱主同住」規定,利用「留宿」來區分外傭和本地家務助理兩個市場。

到○三年政府為進一步拓展本地家務助理市場,並打擊外傭非法兼職問題,經立法會修訂強制外傭留宿規定之相關法例,並接納教育統籌局之前的建議,在外傭標準合約內加入「外傭與僱主同住」規定,由○三年四月一日起生效至今。

早前有外傭團體進行調查顯示,大部分外傭指在僱主居所留宿缺乏私人空間及私隱,期望取消留宿規定,讓她們自由選擇是否外宿的權利。

外傭靜待司法覆核帶來解禁佳音,但一班僱主卻對事件既憤怒又憂慮,更有外傭僱主團體密密商討對策,不排除發起大型聯署和遊行示威行動。

香港外傭僱主關注組召集人徐曉彤批評:「近年外傭質素愈來愈差,虐兒、非禮問題愈來愈多,但部分人卻不停想盡辦法爭取利益,一次又一次挑戰法律。」

事實上,過去本港有多宗外傭提出司法覆核案件,主要是爭取居港權,想成為香港人,享有港人的基本福利。「正如今次挑戰外宿權,表面上是爭取自由和私人空間,但細心一想,她們外宿後便會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固定住址,這是她們日後申請居港權時,能證明已長時間留港兼有自己住所的有力證據。」徐曉彤說。

部分外傭居住環境惡劣,甚至要瞓廁所,成為爭取外宿權理據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