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一葉一杏林 2017 年 10 月 06 日

梁栢賢

梁栢賢醫生,人稱「PY」,二○一○年起出掌醫管局行政總裁,現時統領近七萬員工。曾在衛生署及食環署打拼,主力防控傳染疾病、食物衛生政策、公共衛生緊急應變。○三年「沙士」後一手創立香港衛生防護中心,並成為首任總監。作為一個公職管理人,PY也有其感性一面,並樂意與讀者分享。

我的名字叫醫生?

出世時,父母長輩都會為孩子取名,同時又會起一個乳命,再加上英文名、朋友改的花名,一個人一生中可能有無數個名字,每個名字反映了不同的時代。

像我叫梁栢賢,新會話中的「栢」讀做「不」,小時候,父親常「不賢仔、不賢仔」的叫我。

升上中學後,老師要求每位同學仔都改一個英文名方便上課,我又不想叫做John、Peter或David。某天在家中舖頭,無意中發現一件貨物,以英文報紙包裹,上有一個較少人用的名字:Canlas,我內心一動,決定改名Canlas。直至近日上網一查,才得知這是一個愛爾蘭家族姓氏,因封地而得名,已有幾百年歷史。

Canlas這個名字一直沿用到中六領洗之前,直至神父為我找了一個相近的名字:Canice,但只有部分有領洗的同學,知道這個名字。近日走在街上,突然聽到有人叫「Canlas」,內心猶豫了一下,畢竟現在甚少人叫我Canlas,但聲音有點熟悉,最後回頭一看,竟然是中學時代認識的朋友。

偏偏在中學時代,很多女校生取名Canice,每次走在街上,聽到有人叫Canice,內心都會徬徨一下,一看之下,居然是認識的女孩子。

在澳洲留學期間,外國人都叫我Pak Leung,久而久之,無論香港人或外國人,都叫我Pak。

後來認識了我太太,她的家人將Canice簡化為Can,阿姨、阿嫲都叫我Can。

出社會工作後,別人大都稱呼我梁栢賢,然而有天,突然有人叫我「PY」!於是,自衞生署開始,我就叫PY至今。

說名字代表了一個時代,是因為背後包含了朋友間的共同經歷、成長片段,這是無法取代的。很多時,我們會以虛銜稱呼別人,甚至已變成一個名字,即使你是行政總裁、總經理、醫生、教授,若無真材實料,別人只覺欺世盜名吧了,怎會贏得尊重?有些人還真有趣,考上了博士,還要求別人尊稱一聲博士,否則會特意糾正。要是你有實力,為何還怕別人不把你當回事?叫博士有何難,但是否名副其實,卻又是另一回事。博士這個稱謂並不保證你品行與實力兼備。

這些虛銜在家人朋友眼中,完全不值一哂,你是博士又如何?是醫生又如何?說到底,不過一個稱呼吧了,重要的是名字背後的感情,和彼此的聯繫。

 

 

本網站內容僅供參考,絕非推介任何診斷/醫療方法或藥物或保證其療效,亦無意代替專業意見或諮詢、醫療診斷或醫學療程。
如對健康有任何疑問,應立即尋求專業意見以免耽誤診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