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7 年 09 月 30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蟹招損 鮮受益

每次遊北海道,都會看看當季有哪些海產,瞄準目標,不時不吃。九月的北海道應該吃生醃新鮮三文魚子,但一場來到漁農海產豐富之地,豈有不大貪之理,請地膽搜刮雖不當造但仍吃得過的水產。

北海道的四季都去過,年頭年尾是松葉蟹,春季是俗稱帶子的帆立貝大造之時,復活節之後是牡丹蝦最生猛的日子,海膽肥美期最短,僅七月是黃金檔期,而七、八兩個月則毛蟹橫行。地膽說今年天氣較暖,海膽和毛蟹的造期長了,我們有口福。

十多年前在香港日式超市買過一隻產地直送的急凍毛蟹,從此對毛蟹無甚好感。其實自小已不太喜歡吃蟹,這隻急凍毛蟹了無味道,不得不蘸日式蟹醋來增味。是的,不是借醋意引出蟹肉的獨特風味,而是為冷藏到味道全失的蟹肉硬添一點酸。

從小不喜歡吃蟹,不僅因為拆蟹十分麻煩,必定要動手,而且手指頭會沾上難以短時間脫掉的蟹腥味,但這並非主因,而是舌頭和指頭幾乎每次都有破損,好味而痛不是完全暢快的經驗。尤其毛蟹,殼上尖錐特別多,我懷疑拆毛蟹有幾多人能保持手指和舌頭完好無損!

買那隻毛蟹,是因為那個時期被一位愛吃蟹的好友感染,開始培養耐性,有點心機之後便開始揣摩拆蟹技巧,損傷逐漸減少,吃蟹興趣日隆。那時多吃泰式咖喱蟹,以及薑蔥蟹,避風塘炒蟹卻由始至終不是我杯茶,覺得辣椒蒜茸兼油泡味道太霸道,即使肉蟹啖啖肉,都被掩蓋了。

很少能吃到鮮活游水毛蟹,即使在北海道當地,都是在較早時間隔水蒸好放涼才奉客,但新鮮與急凍了幾個星期以上的分別很大,愈雪藏得耐愈無味,當年那隻在港日式超市買到的應該是這類貨色,因無知而誤以為毛蟹就是這種味道。直至後來移居北海道的老友找來噴火灣的新鮮毛蟹,才知天外有天,新鮮真是無敵,才領略到毛蟹那種清鮮的蟹味。

吃尖了嘴回不了頭,九月初北海道之行當然也是吃噴火灣長大的毛蟹了,同行者大都是首次在產區吃最鮮的,人人食髓知味,準備在新千歲機場偌大的購物區買蟹回港,但地膽說札幌機場的毛蟹未必是噴火灣的品種,也不知道雪藏了多久,而且賣價頗貴,由七千至萬多日圓不等。

還好,想買蟹回港的人多,數量足以令供應商在我們回港前夕才蒸蟹,朝早入保溫發泡膠箱直送機場交我們,保證最大程度的新鮮,而且每隻只售五千日圓。供應商提議最好回去後兩三天內吃,放在冰格也最好不要超過兩星期。實在有點後悔,只買了兩隻回港。

梁家權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