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家居 2010 年 06 月 08 日

唐英年藝術寶庫

政務司司長唐英年愛藝術,也愛紅酒,他的品味更在其白加道15號的政務司司長官邸表露無遺。

官邸外觀典雅,屋內亦收藏了不少著名畫家的畫作和藝術品,還有設計師的擺設及醒酒器等,集百家之大成,名副其實是個藝術「家」,不少珍藏更價值連城,但唐英年對着藝術品卻只談風月,不談價值。

他笑說:「我每買一件藝術品,出發點是我鍾意,不是用來賺錢,是消費品,買回來擺喺度,看着它,就會開心。」

唐英年認為任何事物都可以發揮為藝術,當中並無界限,只要能觸動心靈便可。

白色的大沙發襯托桌上的大擺設,看似玻璃,原來是塑膠製成的藝術品。

游說畫家賣畫

唐英年早年已酷愛收藏藝術品,遇到合眼緣的東西便會火速買下來,他坦言無專門的倉庫擺放,所有珍藏品都放置家中及辦公室。他說:「我愛買藝術品,未加入政府工作時,在家族公司的寫字樓,所有的牆都畀我霸晒,通處都是我買回來的珍藏品。」

年前唐英年出任政務司司長,入住官邸時,將部分至愛的收藏品一併搬來。官邸內畫蹤處處,無論客廳、偏廳和飯廳都掛滿珍藏名畫,客人甫進屋內,如走入充滿藝術氣息的畫廊。

唐英年為買心頭好,有時更不惜三顧求畫。他很記得八十年代,在大學的教授推介下認識一位窮困的俄國畫家Dmitry Plavinsky。他當時很喜歡那位畫家一幅掛在其女兒房間的畫作,於是便情商買下,但Plavinsky當時堅拒出售,結果他用了三日游說,最終以誠意和美元打動畫家出售作品。如今Plavinsky已成為著名畫家,作品更曾於蘇富比拍賣。唐英年手上的一幅作品,自然亦升值不少。

客廳的兩旁有兩幅風格一致的畫,原來是唐英年為了讓家中有愉快感覺,特別找畫家畫一幅很長很大的畫,可惜客廳沒那麼長,只好一分為二。

俄國畫家Plavinsky的女士圖畫作,另一張放在家族的辦公室內,他花了三日時間,用美金和誠意打動畫家轉讓。

這幅女孩的大頭特寫,半邊面被油彩遮蓋,原來是唐英年女兒的自畫像。唐說:「整張畫予人很dark的感覺,本來不想放在官邸中,但太太卻堅持。」

重欣賞非投資

慧眼識英雄的唐英年,往往在藝術家未成名前,已購入他們的作品,隨着畫家名氣日漸提高,其收藏品亦隨之升值,當中包括三幅畫壇巨匠吳冠中的畫作,其中一幅不起眼、非常細小的木板畫,屬早期作品,「當年賣畫的人話,無人對這細小的板畫有興趣,想不到會有人問津。其後我遇上吳冠中的兒子,他說吳冠中當年實在太窮,無錢買帆布,便以木板作畫,相關的作品只有三數張。」難得購入其中一幅的唐英年,視為珍寶。

另一件是唐英年早年以$6,500元購入雕塑大師朱銘的太極作品,現放於花園作擺設,他說:「現時細細件(太極作品)都要6位數字。」朱銘的太極對招系列,07年拍賣時更以$1,300萬元成交。

雖然唐英年收藏的藝術品中,件件有價有市,但在他眼裏,藝術品是用來欣賞的,絕非用來作投資工具,「我每買一件藝術品,出發點是我鍾意,不是用來賺錢。買回來擺响度,看着它,就會開心。」

偏廳掛滿畫作,中間的土耳其地氈同樣是藝術品,客人可坐在沙發慢慢細心欣賞。

放在官邸入口的掛畫,屬吳冠中後期的作品,集合中國與西洋畫的畫法。

附有畢加索親筆簽名的限量複印素描。

這張吳冠中的木板畫,是唐英年的至愛,相關的木板畫不到三數張,非常珍貴。

五十歲的沙發

名畫、擺設以外,唐英年對官邸的布置亦一絲不苟,座椅專揀designer chair,當中在偏廳有兩張真皮單座位沙發,是充滿古舊感的二手貨。他解釋由於廠商不再生產,但他卻十分鍾愛這款沙發,惟有買入二手貨。椅子當年購入時已「二十歲」,至今已「五十多歲」,唐英年堅持不替椅子翻新,保留「原色原味」。

偏廳亦擺放了名貴的土耳其地氈,任人踐踏,唐英年笑言中東地氈要老舊才有味道,「我家族公司的Lobby(大堂)也有一張很大的地氈,是之前在土耳其買回來,人人行過時,會慢慢欣賞張地氈,一件好的Artwork(藝術品)是會有好多人欣賞的,公司人流多,地氈很易弄髒,但這些中東地氈,就係要行到舊才漂亮,出入的客人都幫了忙。」

兩張二手的單座位的皮沙發,因為廠方不再生產,只好屈就買二手,他堅持不作翻新,保留那分陳舊的味道。

唐英年最愛搜集designer chair,設計簡單有型,是他的心頭好。

唐英年愛收藏雕塑,他常到藝廊參觀,了解他們如何挑選未知名藝術家,從中偷師。

朱銘的太極系列不斷升值,早年他以6500元購入其作品,現在細細件都要六位數字。

唐英年對藝術品的擺放甚為注重,將畫作和雕塑構成新的格局。

這枝柴放在壁爐中,漆上紅、橙、黃色,恍如真的正在燃燒。

享受紅酒藝術

唐英年出名嗜紅酒,在飯廳放了不少形態獨特的玻璃瓶,最特別是三個形態優美的醒酒器(Decanter),唐英年說:「當年我見這三個Decanter形態獨特便購入,其後更請那相熟的酒商再做一些特別的Decanter,本來酒商認為成本高又花時間,實在無意再做,但後來他卻將製造Decanter變成嗜好。」

在美國求學時期,唐英年因好奇而接觸紅酒,「當時好想知點解葡萄酒一美元有一支,甚至一Jar,有些卻可以賣一百美元。有了求知心態,漸漸便開始對紅酒有研究。」

那個年代的資訊不發達,不可以在網上查資料,也沒有專門的書講解。所以每逢假期周末,唐英年便蒲酒舖,因為店員和老闆經常到法國,知道紅酒的好壞,跟酒舖老闆混熟後,他開始懂得分辨不同種類的葡提子,深入了解不同葡提子的特色。如今唐英年已可說是品紅酒的專家,單憑品嘗,已知道紅酒是由哪種提子提煉,更可講出釀製的年份,唐英年笑說:「酒本身也是一件藝術品。」

樹上沉思的老人雕塑叫「東方不敗」,出自瞿廣慈手筆,網上參考拍賣價近三十萬。

三件造型優美的醒酒器,唐英年見形態特別便購入。

唐英年家中的酒櫃,擺放不同圖案和年份的紅酒樽,中間的一對公仔,是孩子兒時做的手工藝品。

唐英年隨意將紅酒塞,放在玻璃瓶內,凸顯屋主愛飲紅酒的個性。

貌似玻璃碗的塑膠大碗,以為很重,唐英年用力一敲,竟如波浪般擺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