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校長視野 2017 年 08 月 10 日

陳繁昌

陳繁昌教授,香港科技大學校長。出身筲箕灣阿公岩。 獲獎學金遠赴美國加州理工學院修讀本科及碩士課程,並在史丹福大學攻讀博士。 留美四十年,歷任耶魯大學及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教授、美國國家科學基金助理署長。 陳教授大半生尋找教研夢,對教育、科技發展、培育年輕一代亦有獨到見解。

遍地足跡看創新

上月,我的拙著《繁言心箋》於書展期間出版,此書輯錄了我過去一年於《東周刊》及《英文虎報》發表的精選文章,希望與各位分享我的見聞心思。我亦應香港貿發局之邀,在書展主持講座,談談各國創新文化大不同,並邀來恒隆地產行政總裁陳南祿擔任嘉賓,他曾任國泰行政總裁,出版過多本旅遊文學,與這位旅遊達人對談,定必更有內涵與趣味。

陳南祿留意到我在各地不同大學擔任校董,當中最引起他興趣就是沙地阿拉伯。六年前,我應邀擔任沙地阿拉伯阿卜杜拉國王科技大學校董至今,當地國王在石油大國興建科技大學的目的,不僅只為推動科技與教育,更是為當地社會帶來劃時代的改革。當地給人的感覺男尊女卑,但國王在該校放寬部分伊斯蘭教規條,女生除可接受教育,更不用披面紗,男女生可一同上課,間接提升女性的社會地位。

另一中東國家以色列稱得上創科大國,當地政府積極推動創意產業,籌建共用工作空間鼓勵年輕人創業,官產學研共同打造有效生態系統,還吸引不少港商投資以色列科技。猶太人的文化傳統、教育及家庭觀念等在某程度上與中國人相近,我經常以香港與以色列作比較,兩地人口及大學數量相若,條件各有千秋,但為何人家可以走得這麼前?以色列其實都只是近二三十年才開始發展創科,但事實證明有心唔怕遲。

陳南祿問我如何看待港人旅遊熱門勝地、同為另一科技強國的日本,我認為日本自明治維新起,科技實力有目共睹,亦出產了不少諾貝爾獎得主,但創新與國際化方面卻略顯不足。還記得當年在大學讀書時,讀科技的我感到前路茫茫,很羨慕日本同學都早已獲日本大公司聘請,當地太便利於本地人發展,較抗拒對外發展,但其實這是日本的弱點。大概因為冒險精神並非日本主流文化,日本的創業率僅有4%。想深一層,生活得太舒服其實是個陷阱,這會逐漸磨蝕人們要上進的鬥心,日本看來不太想走出comfort zone,要經濟復甦,看來需要時間去鼓勵新一代跳出那思想框框。

為免講座過於嚴肅,陳南祿就問有關我的旅遊經歷。較印象深刻的是我在九十年代的經歷:在正值政變的蘇聯,食物供應被截斷,去到餐室竟只有魚子醬、雞蛋與番茄;曾身處因宗教糾紛引起大暴動的印度,當地人以安全理由阻止我離開酒店外出。我以學術身份走訪兩地,卻因緣際會親身經歷因政治及宗教糾紛引起世界動盪,感受良多。回歸前,有次我到挪威開會,致電挪威領事館申請簽證,領事館的人竟誤以為香港護照等同英國護照,還叫我不用簽證,結果去到挪威轉機之際我被阻止入閘,要補辦簽證,延誤我原定的會議,這在當時勾起一些我對身份認同的疑惑。

踏遍多國,發現很多地方在創科發展都迎頭趕上,甚至超越香港,那香港怎樣才能力挽狂瀾?當中牽涉的很多都是人為障礙,這都是有決心就能解決的。培養創科文化沒有公式,我們需要創立一個文化生態環境,擁有世界觀,雖然每個地方的文化背景及成功條件都不同,但起碼香港可以借鏡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