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0 年 05 月 29 日

擁百億物業子女爭話事權 通利琴行爆家族內鬥 (詳盡版)

通利琴行是本地琴行一哥,除了代理和售賣名廠鋼琴及各種樂器、搞音樂班,還兼營音響工程、廣播及錄音製作等,每年營業額幾億元,多年來透過買物業投資,資產達幾百億。

本刊獲悉,九十歲的通利琴行創辦人李子文及妻子孫文英,最近與幾名在公司身居要職的子女關係緊張,上月更發生母親與子女互封夾萬事件,震動公司上下。

李子文夫婦與子女一起打理通利王國多年,一直融洽,近日雙方劍拔弩張,據知與父母安排由溫哥華回港的么子李敬成加入通利管理層有關。據了解,李老太上月簽發多張公司支票,擬將四千萬元調走,但因未得董事局同意而被扣起,令李老太震怒。

部分子女覺得父母一反常態,擔心屬於全家人的家族基金所持幾百億財富出現不穩,曾打算訴諸法庭,極低調的大富之家,今後可能永無寧日。

李子文本周一激動回應指:「有人好惡毒!」他和妻子逐一反駁指控,「對方想攻擊的人是我!」

通利琴行是港人熟悉的品牌,但九十歲的創辦人李子文,最近與幾名在公司身居要職的子女關係緊張,震動公司上下。

上周六下午近四時,作風極為低調的李子文夫婦,連同一名中年女士和外籍傭人,由司機用七人車接載離開淺水灣道住所,直抵大潭陽明山莊酒店。一行四人下車後,兩位老人家慢行入酒店,傭人則從車尾箱搬下三個行李箱及幾袋隨身物品,李氏夫婦似乎要入住酒店一段時間。

約晚上七時,李子文夫婦等四人再次現身,準備出外用膳,李子文需由傭人攙扶上車,他們由司機接載到銅鑼灣時代廣場一間酒樓,會合另外五名親友共進晚餐。

孫文英以「李太太」之名,在酒樓預留房間,晚飯期間眾人有說有笑,有親友更與兩位老人家拍照,氣氛愉快,但現場只見么子李敬成和妻子Doris。

直至晚上九時半,其中三名親友先行離去,李子文夫婦等人十分鐘後亦離開酒樓,由司機接送返回陽明山莊酒店,李敬成則獨自乘的士到達,護送兩老上樓後,才乘車離開陽明山莊。

李子文夫婦與么子表現親密,但據本刊了解,最近父母與其他幾名子女卻劍拔弩張,估計涉及公司財產話事權的紛爭。

通利琴行是全港最大的樂器專門店,李子文已年屆九十,妻子孫文英亦已八十一歲,但兩人健康良好,名義上雖已將營運大權下放給其中四名子女,包括長女蘇芳、三子敬章、六子敬天及么子敬成,當中以敬章年資最長,打理琴行超過四十年,但兩老甚有魄力,仍會過問琴行的大小事項。

上周六晚上,李子文(左一)、妻子孫文英(右二)與么子李敬成(左二)等人晚飯共敍天倫。

李子文夫婦(右三、右四)在酒樓房內用膳,眾人有說有笑,氣氛愉快。

母女互封夾萬

李子文是通利琴行主席兼董事總經理,孫文英則是高級副主席及董事,蘇芳、敬章、敬天及敬成各負責不同範疇,分別掌管行政、財政、市場推廣及零售業務;四人皆是董事,與李子文夫婦共六人組成董事局,管理通利琴行集團和家族基金遍布世界各地的業務及幾百億元財產。

不過,通利內部消息指,李子文夫婦近日與幾名身居公司管理層的子女關係轉為緊張,上月十三日下午,更發生孫文英與李蘇芳互封夾萬事件。

「當日一位鎖匠被召去通利辦公室,更換其中一間房的門鎖,那間房有個夾萬,存放了多個屬於通利家族不同公司的鋼印(根據法例,每間公司都有一個用鐵製成的鋼印,在重大交易文件上必須壓下鋼印作實)。持有該房門匙的李蘇芳,事發時正預備入房翻閱文件,卻見到孫文英的秘書站在鎖匠旁監工換鎖。」消息人士稱。

上月中,有人召鎖匠到通利辦公室,更換存放公司鋼印房間的門鎖,由李老太的秘書在旁監工。

換鎖被持有該房間門匙的長女李蘇芳阻止,李老太的秘書代擬封夾萬通告,李蘇芳亦用透明膠紙封夾萬,並在膠紙簽名以防夾萬被打開。

兩代關係惡化

李蘇芳即時質問秘書為何要換鎖,對方說是李老太的意思,有人懷疑此舉是想取得房內夾萬中的鋼印,於是李蘇芳命令鎖匠將新鎖拆掉,換回舊鎖。

換鎖不得要領,李老太的秘書於是代擬封夾萬通告,更用印有「通利琴行」字樣的膠紙貼在夾萬表面,如有人打開夾萬,通告便會毀爛。李蘇芳亦不甘示弱,用透明膠紙封住夾萬的鎖匙位及門邊,更在通告和門邊膠紙簽上多個名字,以防夾萬在不知情下被打開。

通利規定,任何人開夾萬取用集團任何公司的鋼印,必須經董事局批准,究竟為何要換門鎖?這些疑問至今仍是個謎,而負責財政大權的李敬成也沒有正式召開董事會批准取鋼印。不論如何,鋼印事件已令母女關係緊張。

上周六下午,原本居於淺水灣道的李子文夫婦(左二、左一),由司機接載到陽明山莊酒店,帶來的行李頗多(紅圈),似乎要入住一段時間。

李敬成(左一)及妻子Doris(左二),原本與兩名兒子在溫哥華居住,但近日已回流香港,經常陪伴李子文夫婦左右。

公司四千萬疑被調走

消息人士透露,李老太上月用通利琴行的支票,開了四張合共四千萬元支票,收款人是她本人。

「由於這筆巨額支出未經董事局同意,四張支票被其他家族成員扣起,不能過數,令李老太盛怒,現事情仍在拉鋸中。」消息人士稱,通利規定無論大小面額的支票,必須有「三人組」的簽名,即李氏夫婦兩個簽名外,再加一個銀行認可的簽名。四張被扣起的支票,另一個簽名屬於資深財務總監吳潔儀。「李太忽然需要四千萬元,是借給人?買物業?送給家族成員還是其他借調用途?她都未向董事局交代。」

通利內部消息指,李氏夫婦原本與蘇芳、敬章及敬天攜手打理香港通利業務多年,直至○六年,李敬成從加拿大返港,出任財政總裁、通利集團副主席及董事,通利管理層旋即出現微妙變化。

李敬成剛加入香港通利,即時重聘吳潔儀,她之前曾在通利打工,負責財務,○二年辭職轉行做保險經紀,○六年重投通利,薪金暴漲之餘,職位亦更上一層樓,出任資深財務總監,直屬上司是李敬成。李敬成雖執掌財務大權,卻從不簽署公司支票,全由吳代勞。

李氏夫婦原與三子敬章(右一)、六子敬天(左一)及長女蘇芳(右圖),攜手打理香港通利業務多年,但自從么子敬成加入,兩代關係產生不少變化。

子女覺不尋常

公司發生的另一宗不尋常事,同樣涉及吳潔儀,據悉這個「三人組」,早前簽發文件指示銀行開一張Standby LC(備用信用證),將二千四百萬元從香港通利,調到上海李氏名下的公司,事前同樣無開董事會通過,做法令其他子女費解。

消息人士指,李氏夫婦近年與李敬成感情要好,「敬成自小留學加拿大,婚後與太太和兩名兒子在溫哥華居住,每次回港處理公司業務,都會住在父母屋企,可能因此與父母建立深厚感情。」

據悉李敬成在溫哥華South Granville高尚住宅區的豪華大屋,原屬李氏夫婦名下,但近年已轉讓給李敬成和太太Doris。他近日更有意在港買樓,估計是鋪路正式回流香港。

不過,李敬成處理公司事務的手法,卻似乎令父親與長女李蘇芳發生爭拗。據了解,李家早年在新加坡買了個房子收租,每月租金用作支付銀行按揭供款,銀行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更新按揭擔保人資料,每次更新均須通利董事局六名成員,簽署會議紀錄通過。

不懂樂器的李子文,當年與友人合夥賣自製鋼琴、口琴、小提琴等起家。直至今天,仍有不少人笑他搞一門沒錢賺的鋼琴生意,他兩年前罕有接受傳媒訪問時說:「我不理呀,音樂可陶冶性情,帶給家庭天倫之樂!」

成立基金處理資產

可是最近一次,有人不知何故扣起會議紀錄,以致銀行催促,為此李蘇芳寫了封信給父親投訴,但是李子文卻回了封「最後通牒」斥責她,更警告隨時調整她的人工,令父女關係更趨惡劣。

為免龐大家產惹紛爭,李子文在九十年代成立家族基金,將名下全部財產物業撥歸基金所有,通利琴行花的一分一毫,皆來自該基金。據悉李氏家族由父母到子女到孫兒,三代都是家族基金受益人。

「李氏夫婦最近的連串舉動,令子女們感到疑惑,不禁擔心家族基金是否穩健?」消息人士說。

樂器王國 代理日本琴起家

通利這個百億樂器王國,由五一年從上海移居香港的李子文創立,通利英文名Tom Lee,就是他英文名Thomas Lee的縮寫。

李子文五三年成立通利行,最初經營紡織、絲綢進出口貿易,與樂器行業毫不相干。後來與朋友合夥售賣自製鋼琴、口琴、小提琴等樂器,豈料友人因虧空而人間蒸發,李子文無奈中接過「爛攤子」。完全不懂樂器的他,由零開始學習樂器製作和經營管理,並將通利行改名為「通利琴行」。

李子文在本港音樂史上,創下多個第一,打造通利王國。六十年代,在日本還未出名的YAMAHA,二戰後想打開亞洲市場,來港找當時最老字號的曾福琴行作代理,但老闆曾福見港人反日情緒高漲而拒絕。相反,李子文卻視之為商機。

「父親見YAMAHA的琴比德國琴平六、七成,認為可吸引本地人買琴,便簽約成為他們在本港的代理。」李敬章接受傳媒訪問時說。

直至七十年代中,本港經濟起飛,但通利的顧客主要是外國人,當時賣三、四千元一座的日本琴,似乎無法打入本地市場,李子文於是想出搞音樂班,正好YAMAHA在日本創出一套提高小朋友對音樂興趣的課程,他將課程獨家代理來港,吸引市民買樂器回家,成功令通利闖出名堂,帶挈生意額急升。現時本地音響市場每年營業額逾十億元,通利約佔三分一。

通利琴行當年辦電子琴比賽,李子文夫婦(後排)與顧嘉煇(前排右二)、許冠文(前排左二)等評判合照。

七九年,通利琴行贊助大埔六區管樂音樂會,港督麥理浩爵士(左一)亦有到場欣賞。

國際頂級鋼琴施坦威(Steinway),○七年與著名鋼琴演奏家郎朗合作,推出郎朗系列直身和三角鋼琴,由通利琴行獨家發售。

李子文:有人信了邪教

李子文是老派上海人,多年來認為買舖較實在,可免捱貴租,因此在六十至八十年代買入大量舖位,單是尖沙咀通利琴行總部,佔了金馬倫里逾三十個舖位及單位、即約九成面積,價值已屬天文數字;連同通利家族擁有的另外五十多個物業,資產總值合共幾百億元。

測量師學會前會長陳旭明指,若金馬倫里一帶被收購合併發展,重建為商業樓宇,估計樓面面積達一萬平方呎,以呎價六千至七千元計算,項目估值約十億元。換言之,通利總部已值九億元。

不過,兩代近日卻為家族財產的話事權起爭拗,消息人士指,向來極低調的大富之家,今後可能永無寧日,甚至可能因此對簿公堂。

本周一早上,本刊找李敬成回應,他否認母親從公司調走四千萬及父母指示銀行開Standby LC,他相信是由於香港通利早前剛炒了幾名高層,加上有上海員工因偷走公司幾百萬人民幣而被判監七年,故有人刻意放消息混淆視聽,與李家中人絕無關係。

「我做緊清理公司(帳目),摷了很多垃圾出來,可能有人聲東擊西,擾亂視線,因不能再從中獲利而不開心。」李敬成堅稱,李家上下並無不和,但又指「家家都有拗撬,大家做事方法不同,最重要賞罰分明。」

本周一李子文么子李敬成否認種種不利傳聞,更堅稱李家上下並無不和,有人誹謗公司亦與家人無關。

長女李蘇芳:不置評

記者採訪李敬成後約兩小時,李子文突然主動來電,說想與記者當面傾談。記者應約到尖沙咀新港中心辦公室,李子文、孫文英、李敬成等人在場,李子文激動地說:「有人好惡毒,對方想攻擊的人是我,不是Henry。」他聲稱Susan(李蘇芳洋名)信了「邪教」,父女關係變得惡劣,在公司見面也不會打招呼。

李子文又指,Susan曾寫下長達三十頁的信投訴Henry。記者問子女之間的糾紛,有否影響他的健康和心情,李子文回應稱:「I believe in God, may God bless him or her.(我相信神,望神保佑他們)」

記者再問李老太有關她開出合共四千萬元支票一事,李老太沒有否認,但說出另一版本,她說早前賣掉西貢別墅,把所得的錢放在公司做生意,並沒有調走資金。至於李子文為何指示銀行開出Standby LC,他認為通利乃私人公司,毋須每件事都交由董事局通過。李敬成又否認扣起交給新加坡銀行的按揭擔保人會議紀錄。

對於家族成員就公司財政和內部運作出現糾紛,本刊把上述情況列出傳真給通利琴行負責人之一、李家長女的李蘇芳求證,她沒有否認,只簡單回應說:「不願置評。」

六十年代,李子文不理反日情緒,引入當時還未出名的YAMAHA鋼琴,後來又大搞音樂班,成功令通利闖出名堂。

李子文多年來不遺餘力提升大眾的音樂文化水平,例如由通利琴行導師在街頭藝墟,跟年輕人玩「集體鼓樂」。

通利家族物業表

商業 市值
尖沙咀金馬倫里1-9號全幢(除1號、4號及8號2樓) $100,000,000
銅鑼灣軒尼詩道521號地下、閣樓及工作場 $80,000,000
尖沙咀金馬倫道6號 $40,000,000
荃灣半山街22-32號 $40,000,000
尖沙咀柯士甸道23號永發大廈一單位及一地舖 $13,000,000
灣仔史釗域道14-16號城市大廈兩單位及一地舖 $10,000,000
土瓜灣木廠街3-3B號飛達工商業中心兩單位及一車位 $10,000,000
荃灣柴灣角街77-81號致利工業大廈四單位及一車位 $7,000,000
總值: $300,000,000

住宅 市值
淺水灣道43號雙溪兩單位及四車位 $100,000,000
花園道55號愛都大廈一單位及兩車位 $70,000,000
舊山頂道8A道花園台一單位及四車位 $50,000,000
總值: $220,000,000

兩代關係似夥計

上海嘉定縣南翔出生的李子文,五十年代才來港,廣東話不太靈光,但精通日語、韓語,英文水平極高,對子女管教甚嚴,跟他們溝通喜用英文書信來往。子女早已習慣不論公、私事,都以書信回覆父親,兩代關係似老闆與夥計,多過父母和子女。

李子文與孫文英結婚逾六十年,今年三月是李九十歲大壽,李家在四季酒店筵開約二十席慶祝。李子文多年來不遺餘力普及音樂教育,提升大眾的音樂文化水平,○八年獲頒「萬寶龍國際藝術贊助大獎」。

李子文與孫文英結婚逾六十年,非常恩愛,○八年李子文獲頒「萬寶龍國際藝術贊助大獎」,兩老一起分享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