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校長視野 2017 年 08 月 03 日

陳繁昌

陳繁昌教授,香港科技大學校長。出身筲箕灣阿公岩。 獲獎學金遠赴美國加州理工學院修讀本科及碩士課程,並在史丹福大學攻讀博士。 留美四十年,歷任耶魯大學及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教授、美國國家科學基金助理署長。 陳教授大半生尋找教研夢,對教育、科技發展、培育年輕一代亦有獨到見解。

圍牆下的高教

去年,英國脫歐公投一槌定音,衝擊全球經濟發展,影響餘波未了,已蔓延至當地高等教育界。早前,我偶然讀到一篇報道,內容提到英國脫歐為歐盟學生及教職員的前景增添不明朗因素,當地大學正努力應對脫歐所帶來的影響。

由於歐盟學生將不再屬英國的「自己人」行列,英國高昂的學費及緊縮的入境限制令不少歐盟學生為之卻步,對赴英升學的熱情驟減。面對流失,亞洲學生成為不少英國大學積極招募的對象,他們對英國知名大學依然是趨之若鶩,而且不介意負擔較高的學費以入讀心儀學府。那邊廂,部分英國大學過往一直依靠歐盟和資助歐盟地區科研的歐洲研究委員會資助研究經費,脫歐後支柱頓失,加上英國高教界競爭愈趨激烈,這些大學前景堪憂。

美國的大學同樣面對類似挑戰。總統特朗普築起美國優先主義的高牆,收緊簽證及入境限制,將外國人屏諸門外,例如「穆斯林禁令」,這些割席政策招來不少頂尖大學領袖的反對聲音。

特朗普上場、英國宣布脫歐的初期,人們引頸以待英美展開璀璨新章,然而英美兩國閉門造車,令該國高等院校進退失據,政策與學術教育開放自由的原則背道而馳。長遠而言,這將對英美兩國的大學在爭取經費及招生方面造成嚴重衝擊,大大拖累其聲望與學術水平。

回看香港,不少港人也是抱着「各家自掃門前雪」的心理,對國際化敬而遠之。這幾年來,愈來愈多人對香港的大學有自己的一套意見,有人更認為招攬國際留學生會搶佔本地生的機會與資源。冒昧說句,這些想法有點短視。我們要謹記,在滿足個人利益與感受之際,不要忽略當中對社會所造成的負面影響及後果。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香港的大學能夠享譽全球,實有賴我們國際化的獨特優勢。國際化能夠引入競爭,令整個生態環境更加多元,有競爭才有進步,激發出教授與學生的潛能。香港的大學近年在國際排名都大幅攀升,表現亮麗,當中絕對要歸功於香港的國際吸引力及卓越的研究實力。

試想想,如果香港只是個僅有本土意識而無國際視野的城市,我們很快就落得與英國大學同一命運。你自由選擇招攬全球人才的同時,他們亦有自由選擇會否禮待自己的落腳點。這種開放自由的門戶政策就是美國一向吸引一班諾貝爾獎得主及知名機構落戶的關鍵,還有以創新產業推動經濟發展,這些都是美國教育工作者一直致力維護的。

香港高等教育界與國際全面接軌,如果我們封閉自己,就不會有今天的成就。我們絕不能逞一時之快,而放棄我們辛苦建立的國際聲譽。受封閉主義影響的不只是大學,已有銀行撤離倫敦,相信其他行業或將效法,對英國來說是危,但對其他乘勢而上取代其位的競爭者,這絕對是機。這就是今時今日的全球化世界,這就是現實。

開放共融,才能創造更多機遇,締造雙贏;閉關鎖國,只會變得更孤立無援,被世界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