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0 年 05 月 25 日

吳君如 這人生可輕易嗎?

在台上談笑風生的人,踏下台階,就是另一個樣子。

看吳君如,上一分鐘於記者會上,跟老友黃偉文嘻嘻哈哈,分享護膚心得。下一分鐘已正襟危坐,與我談事業、論婚姻。才十分鐘光景,便又要趕往下一檔工作,但臨行前,不忘認真詢問本刊的出版時間,相約再作電話訪問。

是的。吳君如的嬉戲浮誇,從來只是戲裏的形象,逗大家開心的手段,搵食的籌碼。「我知,很多人覺得我做主持很易,做一個鐘節目,笑足『八個字』吖嘛!但吹水都有technic㗎。咁叻!你又試吓吖?唔好多,做到三分鐘都無冷場就夠。」不相信僥倖。因為事實告訴她,無論是減肥、轉型,甚或婚姻,盡須如演戲一樣,苦心鑽研,途長路遠。

「是很累的。但我常常說,做人不怕你蠢,最怕你懶!人是須要有成長,我不渴望人們認同甚麼,只要大家看到我付出過努力……」吳君如在送女兒(陳是知)上學的途中,盡力擠出時間,跟我補做訪問。電話筒中傳來的,是你想像不到的溫柔聲音。

因為,是知睡着了,而近年吳君如最願意演繹的角色,是一個鞠躬盡瘁的母親。

用力笑

四十四歲的吳君如,十六歲便加入無綫電視藝員訓練班,拍過十多套電視劇,五十多套電影,做了十多年電台節目主持,還曾出書詳述減肥血淚史。數下去,才發現慣於在銀幕上嘻皮笑臉的人,原來是意想不到的多產勤奮。

「來到這個階段,我在事業上,已沒有甚麼目標。不過,我不明白為何有些artist說沒戲癮?因為自己是真的enjoy,做戲亦是我最喜歡的搵錢的方法。

「只是,做演員很被動,要等人來找自己。我們就是賣情緒、賣表情、賣開心,其實很累!我常常說要吃些甚麼去補腦,因為精力都用盡。做到今時今日,我只要看看一套戲的劇本和演員,已差不多可以估到它的票房有多少。老實說,估到票房會不好的,我就不想做;角色重複的,我也不想接。做我們這一行,賣錢的生命很短,不容易企穩,兩部戲唔收得就死!

貪吃的吳君如,體重曾飆升至一百三十八磅,但依然愛美,件件名牌,只是不減肥。直至九二年跟杜德偉分手,才立志纖體。愛與恨,兩者都是推動力。

「是忐忑不安,又沒安全感的。人生就是這樣,所以要居安思危。這個道理,我入行頭十年,一定不懂!是九五年,自資拍《四面夏娃》,勁蝕錢,才忽然明晒!這是我人生中,一個很大的轉捩點。自己開始會去理財,買吓基金,亦想到要轉變。

「有些人鍾意安穩,慣拍喜劇,就以後都拍喜劇。但我覺得自己唔轉變,會愈來愈不好笑,所以才會入電台!做主持,引人笑,其實都很難,一定要勤力。像森美、小儀真的很勤力,睇報紙是必須,還要有生活修養。即是你看着一個蛋糕,不能只說好好味,要講出究竟有幾好味?所以,我經常跟新人說,笑,其實都要好用力!」

吳君如常說,她前世一定是男人,今生從沒想過依附別人,連推行李也不用陳可辛操心。「我沒想過靠老公養,但佢鍾意畀(錢),咁咪畀囉。」

九七年,吳君如憑《古惑仔情義篇之洪興十三妹》的演出,成為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后,演技終被肯定,攀上事業高峰。

變女人

台下的君如,一向都認真過活,work hard也love hard。在忙得天昏地暗的拍戲日子裏,她依然能抽出時間談情說愛,為男友製造驚喜。她會跟「前度男友」杜德偉,穿上精心配搭的情侶裝;她會把情人節禮物,放在「現任男友」陳可辛車上的腳掣旁。只可惜,跟杜德偉有緣無份,而陳大導又欠了點浪漫細胞,以為女友把盒子掉在地上,還順手把它拋落車尾箱。

心淡嗎?不至於。只是,更明白努力要用在對的地方。

「要維繫感情,沒有一本通書可以睇到老。惟有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其實我們都很主觀、硬頸,很有自己一套,也各有各的成就。

「人是不會輕易改變的,亦不要想去改變老公。只是,偶然會提醒自己,要變番女人,聽到甚麼都說:『好。好。好。』

「到了某些位,如果好頂唔順,就發一次『圍』!讓他知道自己的底線。一直以來,我都不是只為男人而生存,人生有太多其他的東西。很多朋友都說:『我老公鍾意我胸大,我老公鍾意我平胸,我老公鍾意我點點點……』咁我老公都鍾意我瘦,但我心諗:『喂!我為你瘦時,你又唔為我瘦?』我是很喜歡吃的,工作辛苦時,就多吃一點,肥咪肥囉!

「兩個人相處,不用常常靠這些的(外表),否則會很累!扮靚keep fit都是自己真心鍾意啫。即是我原本着美國size的十二號,跟着到八號、六號,現在穿二號,好有優越感!好開心咁啫!」

吳君如剛成為護膚品牌COSME DECORTE的首位香港區代言人,跟品牌社長和好友黃偉文在台上祝酒,她笑言:「我皮膚唔錯,就睇吓邊個識貨搵我,依家終於等到!」

無佢符

面對另一半,吳君如可以堅持自我。從前在家中,她也是當然話事人,就連跟陳可辛的婚事,一拖再拖,父母也無符。直至○六年,她以四十歲高齡誕下愛女陳是知,角色瞬間逆轉。

「是的。以前我跟Peter(陳可辛洋名)在家中都是大晒,我們說一、二、三,父母便不敢講四、五、六。依家個女就說一、二、三,我們都不敢講四、五、六,無佢符咯。

「阿媽話我小時候似『一嚿飯』,她就精靈得多。現在無辦法㗎嘞!我們有時覺得縱咪縱囉!因為發現身邊所有小朋友都是這樣,自己那個不是特別刁蠻。大家生一個,人人都將所有心機放在仔女身上!現在的家長會畀好多錢,跟仔女報好多興趣班,這是一個趨勢。你學多一點嗎?他又學多一點!原本我個女甚麼也沒有學,現在就只學畫畫,因為我喜歡,這是自己唯一的堅持。

三歲定八十,小時候的吳君如,跟現在的樣子,相差不遠。但女兒是知(左圖)表情多多的,確是青出於藍。

「至於日常打理她那一part,我唔做㗎嘞。我又不懂煮飯,怎煮一餐飯給她吃?這些一定是保母做。給她沖涼這些,也是保母做。我呢,就負責跟她玩。」話雖如此,但當上媽媽的吳君如,為了女兒打不打流感針的問題,就問過三個醫生,苦思了數天。即使今晚拍戲工作至通宵達旦,明朝還要撐着起牀,為女兒穿衣梳頭,說早晨。問吳君如,要是知像她一般勤奮嗎?這位另類慈母立時說不用,只想女兒活得輕鬆。

「我覺得自己跟個女像朋友,她覺得我好好玩好好笑,鍾意跟阿媽玩咯。我一向古靈精怪嘛,會跟她一起唱歌呀!角色扮演呀!但她沒那麼喜歡跟老竇玩,因為爸爸始終是爸爸,他比較嚴肅,不會像我一樣扮鬼扮馬。說到底,他是導演,我是演員,講完。」

吳君如不懂煮飯,但她會帶着女兒去看陳可辛的首映,也不介意陪老公去美國出席影展,寓工作於旅遊,是個公私兩忙的賢內助。

劉嘉玲

驟眼看此相片,短髮的吳君如竟有幾分像其相識於藝員訓練班的好姊妹,劉嘉玲。

想起,採訪當日有記者問吳君如:「你的好朋友劉嘉玲、曾華倩,常常被人讚靚女,站在她們身邊,你會不開心嗎?」「唔會。她們是靚女喎!好靚添!但我都靚呀。點解要唔開心先?」這,是預期中的答案吧。若沒有如此胸襟,吳君如跟眾美女的友誼,該不可延續至今。

「其實,我覺得現在人生幾圓滿。做人,甚麼都有一點就夠。錢,不需要太多,我不用有六個保鑣;屋,不需很大,住二千幾呎,好滿足;車,有一、兩架咁囉,再多也用不着;仔女,有一個。這兩年更發現,原來要挑戰一下,生多一個都幾難!好在家有一個,應該要感恩……」

我們都嘗過吧。任你身在高處,打算粉身碎骨,也可能摘不下半顆想要的星星。哪管你叫吳君如、劉嘉玲,還是……

吳君如跟劉嘉玲、曾華倩識於微時,大家都是無綫藝員訓練班同學,同期還有藍潔瑛、商天娥、吳啟華、陶大宇和劉青雲等。怎算,她也是比上難言不足,比下綽綽有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