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7 年 07 月 28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拉麵如何成了日本國民料理

全靠出前一丁,就算未到過日本的香港朋友,怕且都有機會在超市買過,以及品嚐過九州豬骨濃湯、東京醬油、北海道味噌這些不同口味的即食麵,因而知道,原來拉麵在日本十分講究,不同地方會有不同湯底、不同配料、不同口味。

那麼,日本拉麵是如何從上星期本欄講述的一種簡單料理,演變成今天如此多姿多采,不同地方各有不同特色的料理呢﹖承接上星期講到拉麵在日本戰後經歷兩個階段的蛻變,今個星期再講講第三階段的發展。

第三個階段,是八十年代以後,那也是拉麵變得多姿多采,精益求精的年代。而再一次,這與日本宏觀政治經濟環境的變遷,密不可分。

七十年代,日本需要進行經濟轉型,在田中角榮擔任總理期間,為了減少日本對出口的依賴,因而希望刺激本土消費,此外,自民黨亦要爭取鄉間選票,因此,日本政府遂大力發展郊區基建,希望有助開發郊區,並為當地帶來商機,例如促進旅遊觀光產業的發展。

於是,各大小城鎮開始絞盡腦汁,發掘各自的地方特色,作為觀光業的宣傳噱頭,而拉麵,就如很多地道美食一樣,成了很多地方的重點宣傳方案。傳媒亦加入推波助瀾,雜誌以及尤其是電視節目,紛紛製作飲食和旅遊節目,推介各地的拉麵和美食,這甚至促成了所謂「拉麵旅遊」的出現,那就是城市中產階級在休假時,為了觀光和品嚐當地富有特色的拉麵,而特地走去某處地方旅遊。

於是,各地都不甘後人,努力鑽研富有自己地方特色的拉麵,來吸引傳媒和遊客,後來甚至發展出多達十九個地方拉麵門派,分別是:喜多方、博多、札幌、東京、函館、久留米、熊本、廣島、京都、旭川、白河、米澤、橫濱、高山、和歌山、德島、鹿兒島、佐野、廣島尾道。

就是這樣,拉麵成了在日本這個資本主義社會裏,推動消費的一大工具。當然,我們也不需對此過於批判,從好的角度看,它起碼為拉麵引入了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craftsmanship),而再非當初粗製濫造的馬虎料理。

如果小津安二郎所執導的《秋刀魚之味》一片,為四、五十年代拉麵的社會形象,下了一個文化註腳的話;那麼由伊丹十三所執導的《蒲公英》一片,就在八十年代為拉麵下了一個新的註腳。

劇中女主角是一名寡婦,經營一家拉麵店,一天一位卡車司機光顧後,批評她煮的拉麵難吃,這刺激了其自尊心,讓她下定決心要煮出最美味的拉麵,因而四處學藝、偷師、踢館,最後成材的歷程。在這裏,拉麵成了一種精益求精的工匠式技藝,與日本其他國技看齊,而非昔日並不光采的料理。

拉麵從此吐氣揚眉,進入一個全新的階段,終於成了今天的國民料理。(二之二)

伊丹十三執導的《蒲公英》,為拉麵下的新註腳。

 

#本文參考自George Solt所著,《The Untold History of Ramen: How Political Crisis in Japan spawned a Global Food Craze》(中譯本:《拉麵:一麵入魂的國民料理發展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