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7 年 07 月 21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一麵入魂的故事

早前談了我近日的日本拉麵之旅,今、明兩期知性一點,談談拉麵的歷史,它的發展如何與日本宏觀政治經濟環境的變遷,密不可分,以及它又如何在電影世界裏呈現成一道文化符號。

不說讀者可能沒有想過,拉麵雖然如今在日本恍如國民料理,但其實它的普及,在日本原來只不過是短短半個世紀的事。

一般相信,日本拉麵是從中國傳入,但究竟是哪個時候傳入,卻有不同說法,有人甚至追溯至十七世紀末德川幕府年代,由流亡日本並輾轉成了策士的明朝遺臣朱舜水,向大名德川光圀所推薦。

但真的讓較多平民百姓接觸到拉麵的,卻要算是十九世紀末移居橫濱等港口的中國人,為了替來自同鄉的工人與留學生提供廉價又飽肚的食物,而開設的麵館,當時日本人稱之為「中華麵」、「支那麵」,或「南京麵」,而這些麵的製作十分簡單,例如用鹽味湯底配以青蔥,再加麵條即成。

當時雖然也有日本人慢慢吃上這些麵,但與今天拉麵在日本的受歡迎程度相比,尚有一段很遠的距離。真正讓拉麵變得普及的,是日本戰後三個不同階段,且都與日本宏觀政治經濟環境的變遷,密不可分。

第一個階段,是日本戰敗被美軍佔領時期,直到五十年代末。當時拉麵雖然受到草根和勞動階層所歡迎,但卻並不是一種光采的食物,社會形象並不高。

戰後美軍在佔領日本期間,為當地提供大量小麥和麵粉作為緊急糧食援助,以助平定局面。而這些麵粉都拿來製成麵包和麵條供日本人食用,這讓麵食文化興起,填補因戰爭而飽受蹂躪的當地農業,及相應受到影響的米食文化。

而在佔領結束,以及日本經濟總算穩定下來後,白宮又定下新的經濟戰略,要把美國過剩的農產品(如小麥)傾銷到日本及其他亞洲盟國。當時日本作為附庸國,不能不加以配合,宣揚麵粉製品的營養價值。

就是這樣,在戰後推動日本人吃拉麵的,竟然是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美國因素」,不可謂不諷刺。但在這時,拉麵仍主要是草根和勞動階層的食物,因其簡單、方便、快捷,是貧窮、糊口、為生活掙扎等的象徵。

這裏且舉個例:在日本殿堂級導演小津安二郎的「封刀」之作,於一九六二年上映的《秋刀魚之味》一片中,有以下與拉麵有關的意像:片中男主角是一位中產階級,在一場與中學同學敘舊的餐宴中,重遇年邁又生活潦倒的中學老師,這位老師嚐過餐宴中的鰻魚料理和威士忌,表現出「劉姥姥進大觀園」般的一派驚嘆。男主角後來送喝醉了的老師回家,才發現原來他與女兒在貧民區經營一間破舊的拉麵店(這裏導演似乎是想把拉麵店設定為社會底層的場所)。男主角見狀後心有不忍,後來,與同學湊些錢,再拿來要贈給老師,老師為了保住自己最後的尊嚴而婉拒。就在這時,男主角在拉麵店內遇上自己昔日打仗時的舊部,他如今是一個工人,正在這裏幫襯一碗叉燒拉麵,見到舊上司十分高興,便說不吃拉麵了,要與舊上司出外找些好東西吃,來慶祝重逢。

小津安二郎這裏就是如此巧妙地,用鰻魚料理加威士忌,來對比拉麵,來凸顯當時中產和低下階層生活上的差異。

第二個階段,是六、七十年代。一九五八年,日清食品創辨人安滕百福,發明和推出了即食麵,受到日本經濟起飛下,新興城市中產階級和年輕人所歡迎,並讓拉麵的形象開始中產化和年輕化。

六、七十年代,日本經濟起飛,民眾生活開始寬裕,亦提供了大量就業和教育機會,年輕一代紛紛搬離老家,或獨居,或組織小家庭,這都改變了上班族、上學族有全職家庭煮婦妥為自己安排飲食的處境,而為速食營造了龐大的需求和市場,而即食麵的發明,以及超級市場的興起,為即食麵提供了龐大銷售網絡,都剛巧迎合了新時代需要。

當然,日清的成功,不單在於發明了即食麵,更在於它的廣告行銷,善用媒體如報章雜誌,尤其是電視來宣傳,並找來青春偶像作為代言人,以及創作廣告歌等,它更聰明地創作出「清仔」這個小孩,來作為商標形象,讓它在很短時間內便贏得年輕人和小孩的歡心,成為時尚的象徵。

即食麵的成功,也順帶讓拉麵受惠,讓公眾觀感大為改觀,甩開以往那份貧窮和困頓的感覺。

直到此時,拉麵仍是一款簡單的料理,那麼它是何時變得像今天般多姿多采,有上期談到的所謂博多豬骨湯口味、札幌味噌口味、喜多方醬油口味,以至函館的鹽味等,琳琅滿目,讓人目不暇給,因篇幅關係,留待下期再談。(二之一)

 

 

 

 

 

 

#本文參考自George Solt所著,《The Untold History of Ramen: How Political Crisis in Japan spawned a Global Food Craze》(中譯本:《拉麵:一麵入魂的國民料理發展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