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改寫命運 2017 年 07 月 21 日

曹雪聰

資深傳媒人,曾任壹出版、壹網絡、新假期、東方新地/SundayKISS等媒體總編輯,育子女各一,近年鑽研幼兒教育,發現今時今日,Silence is NOT Golden,語文才能夠改寫命運。

謝安琪的幸福

閱報悉謝安琪誕下幼女,擺百日宴時透露享受湊B,暫時無意復出唱歌,既戥她高興,亦不免唏噓。謝安琪是我很欣賞的歌手,她初出道時我仍然有寫樂評,發表了幾篇讚美之言。喜歡她的歌喉有爆炸力、唱功超卓、曲風搖滾,成名作〈姿色分子〉、〈我歌故我在〉一鳴驚人。接着的〈跟我走〉、〈愁人節〉、〈字裡行奸〉、〈鍾無豔〉、〈3/8〉、〈我最喜愛的歌〉都百聽不厭(倒是最hit的〈喜帖街〉比較平凡。)

演出方面,初出道一場mini concert竟然揮瀟自如有大將之風。另外有一場騷翻唱Beyond更技驚四座,儼如女版黃家駒。之後又有場擔任林海峰talk show演唱嘉賓,一開聲如天籟之音。這些都是我和謝安琪共度的美好回憶。

我相信,以其歌藝外貌學養(港大文學院畢業生),如果不是一早便懷孕結婚,如果隱瞞男友、如果多唱失戀情歌,成績肯定不止於此。是的,我指的成績當然是以流行樂壇價值觀衡量,即唱片銷量、個唱場數、金曲獎項之類。事賽上流行曲的意義在於取得大眾共鳴,最能夠觸動人心、歷久常新的畢竟是情歌,但一個婚姻美滿的女歌手唱失戀情歌,的確是很不搭調。

我常常想,要是容祖兒楊千嬅部分情歌落在謝安琪手上,也許玩得更精采,譬如說容祖兒唱〈與蝶同眠〉可謂淋灕盡致了,若由謝安琪演繹會是怎生光景?作為音響迷,我真心期待。

當然一切都是空想,謝安琪選擇老早披露戀情,就是擺明不想當傳統偶像女歌手,退隱相夫教子也是人之常情。作為歌迷少了耳福,但不能否認,女人這樣子比較幸福。

大家應該記得一代天后梅艶芳,事業驕人,可是她最嚮往其實是組織家庭,一個尋常不過的心願,她直至香消玉殞也不能達成,有錢也沒命享,留給梅媽跟法庭算賬。

可見,女歌手的舞台生命,宜短不宜長,最好像日本偶像,十三、四歲出道,天份是唱歌,還讀甚麼書?趁早迸發青春魅力,將最美麗的十五年獻給歌迷,三十歲前燃燒殆盡便嫁人引退,生兒育女,將下半生獻給家庭。

女歌手的命運,本應如此。

謝安琪大學畢業,廿八歲才正式入行,歌迷錯過了她青春期嬌嫩的噪音,近年引退生B,未免浪費了歌喉。最好有空灌錄發燒碟,不用原創歌曲,翻唱就行了,最緊要靚錄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