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娛樂追擊 2010 年 05 月 22 日

獨家直擊和頭酒 李丞責:我笨在一時 麥玲玲:我又衰o既 (詳盡版)

本港兩大玄學大師李丞責和麥玲玲,早前透過傳媒互相批評,事件愈鬧愈大,李丞責上周三(十二日)更入稟高院控告麥玲玲誹謗,官司之戰一觸即發。

俗語有云:「冤家宜解不宜結」,兩人最終拋開芥蒂,於本周日(十六日)秘密擺和頭酒一笑泯恩仇,本刊全程直擊整個過程。

兩位大師同枱食飯成功「破冰」,李丞責歸咎自己:「我笨在一時!」麥玲玲則謙稱:「我又衰嘅!」真情對話將誤會化解,並即席決定將準備打官司的訟費,慷慨捐贈青海地震的災民,平息風波之餘,修心行善。

雖然兩人曾誤會對方,但為免誤解更深,決定相約擺和頭酒來化解一切。

由好友變冤家

李丞責和麥玲玲由好友變冤家,緣於二人這幾年因忙於搵錢而未有聯絡,期間只透過傳媒知曉對方給予自己的批評,才致誤會加深。早前,麥玲玲在訪問中更批評李丞責的EQ低及受到電話「問候」,令爭拗再度升級。李丞責並於上周三(十二日)入稟高院控告麥玲玲誹謗,而麥則表示會向法庭提出抗辯,還反指李批評她「講是非」不專業才算誹謗,可能反告對方,令事件愈鬧愈大。

不過,兩人貴為玄學界的翹楚,身邊很多朋友亦對事件表示關心,不欲看見兩人對簿公堂,紛紛出面調停,而兩人最終放下成見,於本周日(十六日)秘密擺下和頭酒,化解多年積存的誤會。

為表誠意,麥玲玲一到場即伸出友善的手,和李丞責又握手、又搭膊頭,兩人並互「笠高帽」,麥先讚李丞責「瘦了、風度翩翩、儀表不凡」,而李亦讚瘦身成功的麥玲玲「向來靚女,現在更靚」,一餐飯在異常融洽氣氛之下揭開序幕。

兩人交往的淵源由麥玲玲先細說從頭,想當年她有好幾個玄學生意大計必須找合作夥伴;當時李丞責已是有名的風水師,她於是主動聯絡對方,自此兩人一拍即合,合作無間。年前更同到黃山考察當地製作羅庚的模式,可惜後來因為各有各忙,以致日漸疏遠。

雖然李丞責和麥玲玲傳出不和,以及互相控告對方誹謗,但兩人卻相當有緣,竟同一時間到達飯局現場外,更表現熱情,一見面便笑笑口握握手。

兩人握過手後,李丞責更主動地搭着麥玲玲的肩膀,冧得玲玲開懷大笑。

以失戀做比喻

問到麥玲玲由昔日好友,變成今日與李丞責差點對簿公堂,她幽默地以失戀作比喻說:「其實感覺似失戀,每失戀一次都可以令一個人更了解自己同對方,朋友之間亦需要經過一啲波折,先可以加深了解。」

轉問李丞責可有同感?他更相信事件其實只屬一場誤會,他說:「我識玲玲好耐,心目中佢似細路女咁,性格開朗,絕對唔係冇器量嘅人,從頭到尾我相信係傳媒扭曲咗去演繹,導致大家發生誤會。」

另外,李丞責將部分責任歸咎自己性格太被動,他向玲玲解釋:「傳媒寫我打電話『問候』你,搞到自己亦心存芥蒂,唔敢先踏出第一步,其實我真係應該打個電話問候你囉!」他說的「問候」,其實意思是大家如果可以電話直接溝通,便不會讓誤會加深,更不會讓「有心人」有機會從中作梗,他續說:「做朋友唔應該心存芥蒂,大家都係真性情嘅人,相信件事複雜化,誤會嘅成分多過實際真係有問題;只係我亦會諗,點解玲玲呢個『傻妹』信傳媒都唔信我呢?所以今日呢個直接對話嘅機會令我好開心,大家可以冰釋前嫌,化解誤會。」

在飯局上,李丞責和麥玲玲先來個碰杯泯恩仇,然後才開始互相剖白心聲。

肯定玄學地位

李丞責又肯定麥玲玲在玄學界的地位,他坦言:「我個人認為,今時今日玄學界年輕化,李丞責有功勞,但麥玲玲為玄學界普及化同樣功不可沒,大家位置都好重要,所有風風雨雨『得啖笑』,我唔相信存在傳媒所講嘅誤會(不和)囉!」

麥玲玲補充說:「作為一個公眾人物,某啲報道又的確未必反映全部事實。小誤會一件加一件,加起來先會變成大誤會。我亦當笑話一則,一朝起身見到自己出現A1(頭條新聞),都以為自己唔通忘記咗曾經殺人、放火?為乜會變成頭條新聞呢?呢個就係所謂嘅amplified effect(廣播作用)。」

玲玲再說:「如果一早大家危機處理好一啲,相信結果會唔一樣,只因為大家都冇做,重叠錯誤之下,方向先會愈走愈遠,不過傳媒關注都OK,賣頭版廣告幾十萬,但若然事件再惡化,總會對大家有damage(損失)。」

因為少溝通才致誤會日益加深,麥玲玲即席還提議李丞責開微博、開facebook,方便大家緊密聯繫,重展友誼,她笑稱:「有時電話忙未必通到,喺blog上知道大家消息可以『搭兩句嘴』亦係好事。」

由李丞責正式入稟高院告麥玲玲誹謗,至今天他的立場軟化,席間李丞責透露家人給他的啟示最大,多位調停的中間人,竟然是李丞責身邊人李太最夠「牙力」,他說:「我太太好有立場,話我小器,其實我又的確幾固執,太執着對與錯,唔識轉彎,太太又話:『女人想法同男人好唔同,一句說話嘅演繹可能會變成另一回事,令人好唔舒服,傷害到人都未必知。』一言驚醒夢中人,可以話我聰明一世笨在一時!」

被李丞責形容性格開朗,十足細路女的麥玲玲,不時伸脷扮鬼臉,展現她「傻妹」可愛一面。

男人應該大方

李丞責再剖白:「當佢(麥玲玲)係朋友就唔應該行到呢一步,太太清楚我性格,佢問我咁多年有冇約對方食飯溝通過?又的確冇。呢個忽略咗,可能大家忙,因為掛住賺錢的確少聯絡先有芥蒂。」

另一個給李丞責很大啟發,凡事不用太執着的原因,他透露是外父剛於周前去世,生前外父和外母及太太都存有一些小誤解,但如今人已不在人世,一切都無力挽回,也讓他明白人生苦短,太執意一件事只為人生留遺憾,何不學懂拿得起、放得低呢?

麥玲玲和李丞責曾經合作無間,並一同亮相電視玄學節目。

李丞責說他對整件爭拗事件作了一次全面檢討,結論是:「誤會因為大家欠了解,但一直以來為乜要透過一啲陌生人傳話呢?大家都有對方電話,只怪大家都冇先打畀對方。不過,最大問題係我,因為我係男人,應該大方一啲,冇理由要女人先打電話畀我,加上我又『中毒』,睇到某啲報道指打電話畀玲玲係乜嘢『問候』之類嘅說話而卻步,所以根本未有了解事實嘅全部。」

李丞責更從麥玲玲的角度設身地想,他說:「我覺得玲玲係一個大量嘅人,經常帶畀人開心,唔想見人哋唔開心,但呢一個星期,太太鬧我之後我反省,為乜要搞到一個老朋友不停接受訪問咁奔波呢?當然佢能幹可以好快解決,但正如佢喺報紙上講:『嘥時間』,撫心自問,我又真係冇嬲玲玲,佢只不過從佢角度表達佢嘅一點看法啫!」

希望對方完美

李丞責說沒有真的記恨麥玲玲,原來對方何嘗不是還念着昔日交情呢?玲玲說:「我經常說見面三分情,即使有唔開心見到面都可以抹晒,何況大家冇傷害大家,冇殺人放火嘛!其實佢真係教我好多,佢早入行,presentation好好,口齒伶俐,喺佢身上好多嘢值得學習。當然,人冇十全十美,某程度我幻想,如果佢某啲方面都可以做好埋更好,講出來都係希望對方更完美啫!」

麥玲玲說她也從事件中反省,體會到每個人對每件事或者說話感受可能各有不同,自己心直口快,沒有太顧及到別人感覺,原來也是職業病,她解釋:「算命類似顧問形式,很多時我對客都好直接,特別係感情問題,佢哋唔鬧唔醒,諗番我係咪應該軟性一點、溫柔一點呢?」

麥玲玲又半帶開玩笑說:「我又衰嘅!有咩唔妥當,總係先『篤』出來,有時都希望大家唔好太介意。」這時候滿堂一陣哄笑,連李丞責也陪笑着,接受了玲玲這番開心見誠的自我性格剖析。

早前,兩人險些兒要對簿公堂,但最後決定擺和頭酒,兼各自捐出十萬元給黃福榮傳愛基金,齊齊做善事。

自認都EQ低

記者席間再問麥玲玲,評價李丞責「EQ低」和「傻傻哋」的一番言論的因由,但原來她當初對李的這些評價,根本就不帶半點貶低之意,慶幸這次機會終於可令她完完本本解釋箇中意思。她說:「在我角度,EQ低、傻傻哋唔係一個貶詞,我自己都EQ低,作為玄學家,愈低(EQ)思考模式愈與人不同,就係我哋所謂嘅逆向思維,因為同一般人諗法唔同,先可以拆解好多玄學問題。」

記者發現,這一對幾年冇接觸的老朋友,其實心底仍互相關心對方,李丞責夾餸給麥玲玲時,竟然知道對方不吃葱、不吃苦瓜;提起麥玲玲和農夫合唱rap歌〈風生水起〉,李丞責更第一時間開腔。他認真地向麥玲玲說:「報紙寫我,批評你唱歌唔好聽,我真係嬲,我唔只一次同人話好聽先真,我買農夫隻碟都係因為有你唱,連手提電話鈴聲都有,報道出來竟又係另一回事。」

大家各自留意對方演出,包括李丞責為電影《豪情》客串狂跑一幕,李丞責曾於情人節上《都市閒情》唱情歌、煎心形牛扒,麥玲玲都可以一一娓娓道來。而麥玲玲曾經在《都市閒情》二選一,表演拉丁舞而棄攀石,在旁的李丞責更代對方解釋,他說:「呢個我知原因,佢向來『腳仔軟』啊!」

送禮重展友誼

大家在一陣閒話家常和笑話中,結束這場原以為必有一番唇槍舌劍的「和頭飯」,而且臨近尾聲,更交換禮物作為大家重新展開友誼的紀念品,麥玲玲送的彌勒佛又稱笑佛、大肚佛,她說:「希望李師傅似笑佛笑口常開,大肚寓意能容天下,多包容。」而李丞責則送麥玲玲一套酒具,原來是約定對方日後可以摸酒杯底多見面,他說:「一套四隻酒杯,希望日後我兩公婆,同麥師傅兩公婆,可以相約把酒言歡。」

既然和氣收場,兩位師傅還即席將原本打算用來打官司的訟費,捐作慈善用途,各人分別捐出十萬元予香港紅十字會成立的「黃福榮傳愛基金」,以和為貴,聯手行善,做到真正化干戈為玉帛。

有指能夠平息兩人的風波,不少好友曾居中調停,像李丞責身邊好友黃柏高和何麗全便對兩人多番勸諫,李更鄭重向各方關心的朋友致謝,「聽完佢哋指點,都覺得真係退一步海闊天空,處事上可以有更大進步空間。」

麥玲玲和李丞責認識十多年,名副其實老朋友,兩人都非常有心,麥玲玲買了一尊彌勒佛給李丞責做禮物,希望對方可以像彌勒佛笑口常開,包容天下。而李丞責就送上酒壺酒杯,希望日後他和太太可跟麥玲玲夫妻四人把酒言歡。

逾十載恩怨情仇

同行如敵國,玄學界兩大出名風水師李丞責和麥玲玲,更由當初的共同搵食變成爭拗不斷,再由原本的口舌之爭變成互告誹謗,險鬧上法庭。

兩人恩怨追溯至上世紀,有指九九年本來老友鬼鬼的李丞責和麥玲玲合作寫專欄,惟李因事忙叫麥代筆,但隨着麥名氣上升拒絕代筆,結果李因脫稿被網站停止合作,麥指隨即被人致電找晦氣。

○七年二月,李丞責和圈外女友譚佩麗結婚,在洲際酒店舉行百萬婚宴,有指李本打算請TVB一班小生花旦錄製短片,但有傳麥玲玲卻叫無綫好友高層曾勵珍出面阻撓。未幾,有雜誌爆出麥玲玲在電視節目《人傑地靈》中睇錯羅庚,有人暗示放料人是李丞責,兩人積怨升級。

○八年,麥玲玲和農夫合唱rap歌,有傳李丞責彈麥「唱功唔好」,及後李與金牌大風合作的玄學棟篤笑擱置,麥即反擊說:「唔好一邊做,一邊話人囉!」之後李丞責暗寸麥玲玲和蘇民峰爭位上電視,麥亦暗示對方經常現身《都市閒情》。

誹謗官司事件簿

風水師行內競爭激烈,透過傳媒互相批評的兩大玄學家李丞責和麥玲玲的爭拗升級,始於今年初李丞責被胞弟李星瑭大爆家庭糾紛,兄長中三T唔分錢之後,麥玲玲對李丞責為人所作的一番評論。

今年二月十二日,《忽然1周》刊登了一篇名為《大內密探玲玲發》為題的專訪,麥玲玲在訪問中批評李丞責「EQ低」,用粗口罵人,為人虛偽不專業,又形容他是「傻傻哋」。

四月二十三日,李丞責發律師信要求麥刊登道歉啟事,麥在五月六日透過律師拒絕要求,重申她所說的都是合理的評論,同時亦在五月五日出版的雜誌《FACE》重申該立場。

五月十二日,麥玲玲收到法庭傳票,指李丞責已正式入稟高院要求她就誹謗賠償,禁制她再發放涉誹謗的報道,並要求她刊登道歉啟事。

五月十三日,麥玲玲在報上聲言,已向法庭表示會提出抗辯,並打算於兩星期內反告對方誹謗,即李在另一篇報道中暗示她不專業。

在四月二十三日李丞責發律師信,就麥玲玲接受傳媒訪問時,指他EQ低和用粗口罵人一事,要求麥玲玲刊登道歉啓事。

麥玲玲於五月六日透過律師拒絕要求,並重申她所說的都是合理的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