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0 年 05 月 18 日

玩公投 擁躉唾棄 公民黨成最大輸家

經歷長達十個月醞釀、發酵再催谷的「五區公投」運動,最終慘淡收場,投票率不單破盡回歸以來最低紀錄,推動運動的公民黨、社民連更加嚴重受創。

據本刊了解,今次公投慘敗,除了兩黨高估實力、錯判形勢外,這場政治騷起動以來,彼此就互相猜忌、各自為政,一直擔心被撬票倉的公民黨,幾乎所有選舉工程都沒有讓社民連參與,兩黨成立的公投聯合委員會,社民連核心最後連會議亦不出席,嚴重影響選舉協調,直接拖低投票率。

公民黨今次可謂最大輸家,陳淑莊港島區得票因加得減,公民黨的溫和鐵票保守估計流失二萬票,而社民連前主席黃毓民,在無對手下竟然要真告急,得票更是五人中最少的,顯示激進的公投遊戲,連泛民陣營亦起大反彈。

李柱銘全日傍住陳淑莊在港島區酒樓掃票,這位茶客一見避之則吉,場面氣氛極尷尬。

面對極度冷淡的補選氣氛,公民黨周日一早已出盡「明星牌」、「告急牌」催票,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公民黨黨魁余若薇等,全日四出各區拉票,天主教香港教區前主教陳日君樞機,更專程由羅馬返港投票。

多位泛民政治明星傾巢而出,但可惜補選投票率最終只得一成七,不但與公社兩黨最早定的五成投票率目標相距甚遠,連「基本盤」的兩成票都不達標,而作為公民黨票倉據地的港島區,得票數字更加響起最大警號。

公社黨五子死撐公投勝利,對四十萬泛民選民沒有投票警號視若無睹。

港島流失三成票

代表公民黨出戰的陳淑莊,今次得票十萬零三千張,看似比○八年夥拍余若薇的八萬二千票多,但相對其餘四區,今次每名候選人得票都比上屆多一倍情況下,陳淑莊的票只微增兩成,公民黨這一票倉可謂相當危險。

一名私下替公民黨拉票的泛民核心向本刊透露,陳淑莊得票實際是因加得減,估計只有七成是公民黨本身的鐵票:「阿牛、社民連的公投鐵票應該有一萬多票,何秀蘭亦有近萬票過畀佢,民主黨雖然不撐公投,但馬丁號召下,相信仍有一、兩萬民主黨粉絲將票投給陳淑莊,左扣右減下,陳淑莊自己的票其實只得六萬,換言之,公民黨今次於港島區不是多兩萬票,而是不見了兩萬票。」

余若薇心知港島區唔輸得,為陳淑莊催票可謂催到喊。

拒讓社民連幫手

港島區大量選民離棄公民黨,從選舉拉票日過程中亦清楚可見。周日全日,陳淑莊在李柱銘、陳方安生、余若薇三大泛民巨頭全程相伴催票下,沿途食盡「檸檬」,不少市民都對他們避之則吉,場面極之尷尬。

「公民黨由始至終疑神疑鬼,驚社民連撬票,不肯找社民連助選,有如此得票率已算偷笑。」有社民連核心向本刊大爆內幕,原來兩黨由公投起動不久,已發現彼此很難合作,各有各的選舉盤算,公民黨更處處提防社民連,除了幾場造勢會外,所有選舉工程都沒有與社民連協調,直接拖低投票率。

九龍東是今次選舉氣氛最冷清的選區,梁家傑得票比上屆好彩「多一倍」,但其實今次完全多得社民連暗中相助。

梁家傑於選舉過程中一直拒絕社民連站台拉票,還是找「自己友」李柱銘可靠一些。

猜忌陶君行搶票

社民連成員透露,梁家傑的票相信有三萬票是社民連撐公投的鐵票,但合作過程其實相當不愉快。有地區人士說,梁家傑一直擔心社民連借機搶票,有關公民黨九龍東的所有選舉工程部署,不單沒有向社民連通傳知會,對社民連亦處處迴避,黃毓民與陶君行過去兩個月,曾先後三次到九龍東舉辦居民大會總動員公投,但身為這區參選人的梁家傑竟然不出席。

梁家傑亦不願社民連的成員參與他的宣傳工程,一個月前梁在九東發起一次大型造勢會,造勢會前一晚才通知社民連主席陶君行。據了解,公民黨連港島區亦怕社民連撬票,投票前夕,社民連秘書長季詩傑一直請纓為陳淑莊拉票,但亦遭拒絕。

社民連核心表示,公民黨於港島寧願找被社民連視為有離心的阿牛助選,亦不願找該黨新紥秘書長季詩傑,明顯是怕買少見少的中產票被季詩傑分走,據悉,今次補選部分留於港島幫公民黨助選的社民連成員,拉票期間被投閒置散顯得相當冇癮,有成員甚至向總部要求調回九西幫毓民以免浪費人力。

黃毓民於九龍西得票其實甚低,一度更要傾盡全黨力量告急搶票。

白韻琴似乎特別受九西街坊歡迎,首次參選竟取得一萬六千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