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7 年 07 月 06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何不吃蛋糕?

這晚跟移居奧地利的老友利用WhatsApp通電話,他剛歎完咖啡及吃了一件Sacher Cake(薩赫蛋糕)回家,是晒命啊,真要命!

兩次到維也納,都流連Café Sacher,為的是吃那件聞名的Sacher Cake。老友知我喜好,有一次回港,人肉速遞了一大個來。幸好Café Sacher做的Sacher Cake較乾身,亦由於較乾身,存放時間可稍長,方便寄送及讓遊客作手信。郵寄蛋糕?是的,店子會替客人以精美木盒裝載,寄往世界各地。

幾個世紀以來,奧地利蛋糕在歐洲非常有名,嫁予法皇路易十六的奧地利公主瑪麗亞.安東妮曾被傳過一句「名言」:「法國人民沒有麵包吃,何不吃蛋糕?」其實史書沒有記載,歷史學家相信是當時憤怒的農民把話塞到她嘴巴出氣之作,但足以反映她不受歡迎,諷刺她無知。令人想起中國古時晉惠帝看到人民捱飢抵餓便說「何不食肉糜」,語意上如出一轍。

梁家權攝

奧地利蛋糕的確受歡迎,Sacher Cake更是名牌中的經典,而經典往往出於歷史的偶然。時光回到一八三二年,薩赫(Franz Sacher)只是宮廷裏寂寂無聞的糕餅學徒,有一天王子宴客,卻遇上大餅師患病,薩赫臨急銜命頂上。他苦思整夜,想出以兩層朱古力蛋糕夾杏甫醬,再在蛋糕上蓋硬朱古力塊,他本來只求過到骨,卻沒料到王子吃過後讚不絕口。事實上,我覺得它與別不同,杏甫醬是關鍵。

這款蛋糕的美味名聲不脛而走,薩赫決定自立門戶開一家小店,並以自己之名為蛋糕命名。不用多說,薩赫蛋糕聲名大噪,餅店愈做愈大,他後來買下了一家歌劇院拆建為酒店。這家歌劇院Theater am Kaerntnertor也大有來頭,貝多芬第九交響樂《快樂頌》一八二四年首次公演,正是在這家歌劇院。

還記得在維也納時,好像很多地方都有Sacher Cake賣,但老友說只有Café Sacher最原創。Café Sacher的蛋糕盒子刻印了“Das Original”(原創),字背後有一段辛酸官司。事緣薩赫家族有人在另一餅店做同樣的蛋糕,並標示「原創」,薩赫先生不服告上法庭,纏訟三十年,至上世紀八十年代終裁定,任何人都可以做Sacher Cake,但只有薩赫先生店子的出品才准許標示「原創」。

現在幾乎只有上午才不用排隊輪候入座,其他時間都要等。等半小時是等閒事,若在正餐之後及復活節、聖誕節、新年等大時大節,沒一句鐘休想入座。老友這晚即使離午夜僅餘一小時左右關門,仍是全店滿座,而且九成是遊客,他等了一會才滿足口腹之慾。雖然此店比一般咖啡廳消費貴約一倍,但想將經典吃下肚,錢財是身外物,首先要有耐性和腳骨力。

十月將再往維也納,怎可能不去Café Sac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