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投資就是生活 2017 年 07 月 08 日

周顯

一條貪威識食、練精學懶、先使未來錢的廢柴,從小學到大學都未曾畢業過,畢生沒有做過正經事,因為投資失敗,所以便要寫投資專欄來騙錢。

不能把虛擬和現實混淆了

我常常幻想,假如我是超級富豪,將會怎樣怎樣豪花,又將會是一件多爽多爽的事,但當然了,這幻想只是在無聊時份,想想好了,因為這非但不會在現實出現,甚至連講出來,也會被人恥笑。

在香港,以前查實有人把自己的幻想,在現實中照單執行,就是九龍皇帝曾灶財,他在整理祖先遺物時,發現清朝政府曾經把九龍城封了給他的祖先,因此他自稱是「九龍皇帝」,經常在家中附近塗鴉,以「宣示主權」。

如果把這種幻想放大來看,其實看小說、看電影,往往也有把故事的角色混入現實裏頭,假設自己就是超級英雄,浪漫愛情故事中的主角。心理學說,這種「移情作用」,是人類作為最高級的生物,所獨有的能力。又說,當我們作出了「移情幻想」,也是一種發洩,會把壓力放鬆,這好比希臘人看悲劇後的「karthasis」,意即「洗滌心靈」。

到了今日,虛擬世界並不止於心靈,網上世界也提供了另一個和現實生活完全不同的空間。網上隱身、鍵盤戰士,往往和真實的身份完全不同,這也是一種心理上的發洩。

最有趣的例子是,梁頌恆和游惠楨兩人因宣誓事件,端的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問題在於,「支那」一詞,在網上虛擬世界,尤其在年輕人熟悉的一些網站,本是極流行、所有人均接受的潮語,為甚麼在現實中、在公開場合上講出來,非但並沒得到大部分人的拍掌,反而被打成為過街老鼠呢?

一位高登仔說出了玄機:「其實高登仔要負責任,成日開口埋口支那,梁游又咁向左走向右走on勁喺大庭廣眾度用支那一詞。除咗喺高登,我真係無見過人喺正式場合用支那一詞,除咗有個日本仔,不過人哋嘅身份地位都有番咁上下,講完都無事。梁游就鸚鵡學舌、沐猴而冠。」

在這個世界上,在不同的場合,要講不同的話,這正如粗口不妨在朋友間大講特講,但在公開發言,就要慎言了。梁游是連這樣簡單的道理,也搞不清,因而把私下大講特講也無妨的話,作為公開場合的宣言,以為這可招來拍掌,卻反惹禍上身。

當然了,暗中講不恰當的話,也可能會自招麻煩,例如鄭松泰議員,被錄音一段侮辱選民的話,又是另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本文的主題,並非勸告讀者要現實一點,我從來不會勸人放棄理想與幻想,只是勸告大家,現想和幻想,在有需要的時候,必須與現實分開。我空閒時,也喜歡幻想,幻想自己是來自光之國的鹹蛋超人,幻想地球明天便要末日,幻想時光倒流,諸如此類,但我當然不會像曾灶財般,把幻想當成真實,更加不會效法梁游……我碰到憎恨的人,絕對不會當面罵他的娘親,只會在背後大講其壞話。

游惠楨(圖)和梁頌恆在立法會宣誓 時用上的「支那」一詞,其實在高登仔裏面十分普遍,只不過今次用在不適當的場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