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時事速報 2017 年 07 月 01 日

「團體」濫用制度霸場 康文署場地成「搖錢樹」

政府鼓勵市民「日日運動身體好」,然而預訂康文署體育場地難過登天,有人更利用「團體」享有優先訂場之便,將公共設施打造成無本生利的「搖錢樹」。

一名自稱早年在外國考獲羽毛球教練牌照的男子,成立一個運動總會再以團體名義包攬多個康文署場地,在網上美其名是開班教波,收取每人五十至二百元不等學費,若以四人成團計算,每場約淨賺五倍利潤。但記者放蛇發現,該班大部分時間是學員自顧自搓波,教學成分存疑。凸顯康文署對「團體」定義模糊,隨便成立一間公司或社團組織,即享有訂場優先權。

同時,記者直擊排隊黨「全副武裝」在各區體育館外漏夜霸場的盛況,體育場地爭崩頭可見一斑。

「林教練」當日訂了兩個羽毛球場,場租共一百零二元,連同記者二人共九人使用,收入共六百五十元,他兩小時淨賺五百四十八元。

為堵塞炒場漏洞,康文署早年將個人名義預訂場地的時限,由三十日縮短至十天,使市民每次只可預訂最多十日後的場地時段,但團體預訂依然享有優先權兼限制較少,而且署方對「團體」定義模糊,任何註冊為「協會」的有限公司,均可被視為享有上述特權的團體。

有人看準商機,成立自稱「體育組織」,藉此大量預訂體育場地。其中,自稱為一間「運動總會」創辦人及總教練的林姓男子,常以「教練」自居。根據該會社交群組資料顯示,會方每月向康文署預訂四個分布於九龍及港島的羽毛球場、共約十個時段供學員使用。純借場打波每兩小時收取五十元;若參加兩小時的「專業羽毛球速成訓練班」,每人每堂索價一百至二百元不等。記者遂聯絡該名「林教練」,訛稱想邀請他為十多名同事搞羽毛球訓練班。他即自薦素有教授團體班的經驗,更力銷一千八百元一天全包套餐。

「一堂兩小時,包場、拍、波、人,不過現時最大問題是場地,九龍區最難訂。如果你們人多,可向我借場,但上堂前要預先付全額費用,盡早決定,訂場極困難!」記者藉詞先報讀「特訓班」試堂。

自稱擁有羽毛球教練牌照的林姓男子當日遲到,着記者先落場和「波友」搓球,他則急忙辦理「攞場」手續。

 

特訓hea教

康文署規定預訂場地的人士,必須親自到場其同伴才能進場,但林教練當日遲到,記者與其他學員仍能輕易進場,顯示該「攞場」規定未有嚴格執行。

林教練電話中着記者與會員邊搓球邊等。他當日預訂兩個羽毛球場,按康文署的收費,總場費是一百零二元;但連同記者當日有九名會員使用,記者兩人是特訓,其餘七人純打波,總收入六百五十元,扣除場費淨賺五百四十八元,利潤逾五倍。

未幾,林教練現身即急不及待收取學費,自我介紹說:「教了十幾年,有十幾個不同的體育教練牌照。」之後,他着記者二人自己搓球,他則與其他「波友」搓,一搓就是兩小時,期間只有三數次走過來「矯正」記者的打球姿勢,「特訓」成分存疑,但他仍沾沾自喜說:「我常和葉姵延(港隊成員)打波!」

落堂後,記者向他索取學費收據,他即鬼鬼祟祟地說:「一般我們羽毛球班都不開收據。」其後記者以短訊再向他索取收據、團體課程報價單,及教練牌照證明文件,他一再推搪後才草草以短訊撰寫收據和報價單,但欠公司蓋章。

他續稱,「我所有教練牌照均留在美加。」他補充指自己二千年於溫哥華的「Vancouver Badminton Association」考獲教練牌,惟記者無法找到與此名完全脗合的組織紀錄。

為了預訂康文署的體育場地,市民、團體出盡渾身解數霸場,卻成為自稱體育「團體」趁機搵錢的門路。

 

林教練為人高調,曾參加求愛電視節目,力銷自己擁有十幾個體育教練牌照。

 

林教練的體育總會社交群組,貼出未來一個月的課堂時間表,顯示該會霸佔不少康文署場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