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有情有性 2010 年 05 月 18 日

白韻琴

白韻琴,原籍廣西桂林,美國三藩市天主教大學傳意系畢業,三藩市州立大學進修廣播系研究院。 外號白姐姐的她是港澳及廣東沿海八到八十歲都談論的人。由她策劃主持的電台、電視節目均開風氣之先、領導潮流、膾炙人口。她主持的電台節目《盡訴心中情》,創每晚百萬人收聽,千人打電話傾訴的紀錄,是香港廣播史上空前絕後成績。 其著作數十冊,中港歐美極受歡迎,雖封筆多年,仍活躍於政商、文娛、財經界,善於妙論人生,鞭辟入裏,令你微笑、大笑。

換妻心態與生活藝術

歐洲旅遊,吾伴總要全程租車,他藝高膽大,拿着地圖到處去,連米蘭那幾條圓圈蚯蚓形八陣圖街道,有五七條長如水蛇卵的義大利街名,都難不到他。

可笑的是,有次車開到臨巴黎市區附近一樹林區,他覺得寧靜青葱,要停下歇息,我因為工作曾在巴黎居留九個多月,所以告訴他此處不適宜,他不予理會,熄匙養神,很快,就有男女一對開汽車經過,男的敲車窗問:

「Vocnez-vous Changer?」

趁吾伴養神未回應,我搖頭擺手,用單字法文表示不願意,如此這般一下子打發了好幾對,吾伴開始不滿,「嚴厲」教誨:「你甚麼都未弄清楚就回絕……」

「你知道他說甚麼嗎?──『要不要交換(妻子)?』這兒是巴黎的換妻集聚處,你睜眼看看來敲窗的人,身邊都載着另一女士,給你『看辦』是否願意換換,你想參加這法國遊戲?」我忍不住笑。

曾經在巴黎某樹林區見識到「換妻遊戲」的阿Paul,常以此開玩笑:「烏里烏想妻?」就是法文的諧音,「你要不要交換(妻子)?」

「甚麼?」開了七八個小時跨國公路,本來閉眼休息的吾伴,馬上睜開眼睛,見到另一架車又上前來,馬上打火開車,急急離開,竟然還有幽默感嘴巴不饒人回我一句:

「現在太累,下次把你換走,讓我脫大難。」

此後,Paul一句說得琅琅上口的「烏里烏想妻?」就是前述那句法文的諧音,「你要不要交換(妻子)?」

很多人奇怪,自己的妻子,怎麼可以同別人交換?於是,有人說,這種換妻行為,其實是欺騙行為,因為很多人都會叫一名妓女,裝成是自己妻子,然後帶去大樹林交換區,結果,雙方以為淫了別人妻子,結果只是妓女的交換。

可是,熟悉這種「社會行為」的研究者說,即使真有這種租賃妓女事件,都少之又少,因為一般換妻者大都是中產或以下階層,上層社會顧慮太多,生活也比較繁忙多姿采,不願輕易犯險,沒有找尋這種刺激的必要。中下層如要找妓女代妻交換,未必願意付出這頗昂貴費用,因妓女由接客到完事,可能只需一兩小時,即使一天只接一兩名或接不到客人,平時開工一天收入也有以百計法郎(或歐羅),換妻行動卻是整晚整天甚至一星期,不是一般藍白領或中產所願意付出,因這種交往不一定光是性交,也有談心事或做做日常瑣事的時候,換個妓女出去或回來,行不通也不實惠,主婦與妓女給人的感覺是不同的。是嗎?

梁家輝常幽默爆燈,「朋友妻,咪走雞」掛嘴邊,但似他口講愛泡妞的人,往往不是真正的行動派。

為甚麼妻子和丈夫都可以換出去呢?結婚的時候,不是甜蜜相愛矢志不移嗎?在港聞版報紙上,即使老夫老妻,或少夫老妻、老夫少妻、年輕夫婦,都可以因爭風吃醋,大打出手搞出血案,擲兒女刀刃紅,如果他們看開點,或者向法國人學習,即使不公然換妻,也可隻眼開隻眼閉,給對方一點空間,或者考慮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為自己解決困難,給個人增樂趣。

這不是要叫人換妻,而是想從所見所聞,及在巴黎居留時,與當地同事去了解法國人生活藝術,他們是世界上最崇尚民主自由國家,對國民福利也很優厚,所以,部分人覺得生活沉悶,就用自己的方法,為個人的生活添姿采,離婚沒甚麼大不了,換妻也不是問題,各人頭上一爿天,到處楊梅花各異,要多施不同的肥料,說不定開出不一樣的花,異花綻開,興趣齊來,凡事可以用逆向思維考慮,不必完全聽孔孟之道,因為,此一時也,彼一時也,窮則變、變則通,不滿現實,考慮下如何轉軚吧,那時梁家輝喜歡取笑一些男士,幽默爆燈:

「朋友妻,咪走雞。」

「唔理老定嫩,最緊要自願。」

「唔理好定醜,最緊要就手。」

「多情而無信,慷慨而善忘!」

給你一個貼士,掛在嘴邊愛泡妞的人,不是行動派,反而唔聲唔聲,嚇你一驚!沒人知道,而不傷害他人的事,你可以選擇。